让我们大法弟子都能做到——"踏着真理如意而来"

【明慧网2001年5月6日】我始终这样认为,真正地从理性上、从法上、从心性上去交流,是不会带有任何负面影响的。这种交流只可能让大家看到、感受到大法的殊胜与伟大;只可能使大家更加堂堂正正的修炼;只可能让大家更加理性的认识大法、更加明白正法修炼与普通修炼的区别、更加在法上勇猛精进。他不可能在人的头脑中产生任何害怕的因素或者什么思想业的干扰。我自己的亲身修炼与对大法的正信,在与学员的交流中从来没有过一丝让人留下负面因素的痕迹,他完全是唤醒大家本性上、更高境界上对大法的正信。那种对一定能铲除邪恶的正信,具有排山倒海的力量。

在与各地学员的交流中,我看到有许多人学法不够,很多时候是用人的一面来理解大法,而不是从理性上来认识。邪恶势力安排的这场针对大法的迫害,对大法弟子的考验真是无情的,过去师父一再要大家抓紧学法,在"再去执著"经文中师父是心急如焚的对弟子们说:"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那个时候我们能理解师父说的话吗?我看到许多学员证实大法的事没有少做,可是修炼不仅仅是用我去过北京、我也发了说明真相的资料,就能够衡量我们是否达到了正法修炼圆满的心性标准。旧宇宙的邪恶因素正是利用我们弟子对大法认识的不足从而钻我们的空子来破坏大法,考验学员。我们对大法的正信使我们的主意识变得无比的强大,他使得我们明白这种对大法的正信能够改变那个空间场的物质因素。我的状态就跟师父在大湖区讲法中说的真正的大法粒子的状态是一模一样的,因此我不知道所谓"转化"为何物,内心里对人充满了慈悲,不单单是人不可能转化我,那些在压力下被转化了的学员,那些所谓开着修却乱悟的人,当我一听到他们的情况就要去见他们时,那种心性中是没有一丝担心和害怕的,没有一丝为私的,全是慈悲。人间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动得了我对大法的正信。在我的正念中,对那些还不能堂堂正正修炼的学员,我要让每一个见到我的和听到我的声音的学员,都能迅速在大法中堂堂正正修炼,而且是不带任何强制的,不带任何害怕的痕迹的。这一切我做到了。这种力量是排山倒海、压倒一切的。我经常跟学员交流中谈到那种"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心态。我觉得我能回报给师父的,就是和我认识的学员们一起都尽可能的在大法中提高。

我到过一些地方,来交流的学员全是从来就没有出来过的,或是7.22以后就表态不修了的。当地的老学员觉得他们还能出来交流?太不可思议。来交流的人不多,却带了上百个与他们同样的学员走了出来。我听说他们中只有一个到达了天安门,而且没有任何魔难,其他全部出家门就被抓了。这对邪恶势力的打击真是致命的,苦心经营了两年,用尽了各种手段,却连他们认为都不是学员了的人都走了出来。而且那一个到了天安门的学员用正念去跟大家交流,更加坚定了他们在大法中修炼。我见了许多曾经向邪恶势力表态的老学员老站长,通过在法上理性的交流,他们全都回到了正法修炼的轨道上来,而且非常好的做着大法粒子该做的一切。

我们去掉了人心,但我们可以利用人心,可以把人心看得更透。报纸上说"要把什么什么建成法轮功攻不破的堡垒",我觉得这就象是狐、黄、白、柳在做最后的哀号,非常可笑。我跟市长、科学院的院长、宗教事务局的局长等等高官和学者交流过(在正常时期我非常尊重他们),每一次我都把他们的思想打到我的手心里,无论他怎么变也就那么大一点。我交流过的人,没有不对大法敬佩的。

其实我们很多学员被变异的思想干扰带动了还不知道,被各种"安全"掩盖了这种变异物质。因为在这种环境中生活得太久,邪恶势力确实是非常非常的邪恶,以至很多学员由于学法不深而受影响,再加上学法少,干扰更大,也想不到怎么去向内找自己的问题了。其实就是正念、正信与多学法。我们在做着宇宙中最伟大、最殊胜的事情,邪恶势力的破坏性宣传,加上那些变异物质在你头脑里演化成好像你在犯罪一样,演化成好像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在上电脑而且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盯着你一样。脑袋里装多了这种邪恶,就促使你的这种干扰更大。为什么邪恶势力总是用办转化班和劳教来威胁大法弟子,除了它们太邪恶之外,就是我们学员心有执著,心有害怕,而不能"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不知道大法弟子在任何一个环境中,只要是从正法的角度出发,都能很好的用正念铲除邪恶。

大家在明慧网上看到了迟来了三个月的"法度众生师导航"一文,我觉得这篇文章就是告诉大家,大法弟子只要心存正念正信,在任何一个环境中都能有效地铲除邪恶因素。在"泰山顶上的法会"一文中学员们谈到了如何用本性和神通来正法以达到铲除邪恶,谈到了为什么要把邪恶势力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用正念打回去,从而铲除邪恶因素,而不能一味从个人修炼提高的角度去消极承受,否则会使得邪恶对你自己和其他大法弟子的迫害更加疯狂。

许许多多老学员已经如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所说的那样在做了。单纯地从个人修炼提高的角度出发,现在已经使越来越多的学员感到难于承受了,思想业、怕心、似乎没完没了的难,心中在乞求着师父早日帮助解脱,一些人感到自己一个人走路都很困难了、筋疲力尽了,还要去帮助别人?还要去背一个人、几个人?在去年六月,看到那么多大法弟子被长期关押,无法炼功学法,受尽邪恶势力的迫害,我动了一念:我要炼功来加持他们、帮助他们。没想到炼功时我一打手印,洪大的慈悲源源不断地从内心里涌出,而且化作了对整个人类的洪大慈悲。此后我几乎一炼第五套功法就流泪,我悟到这是大手印中的法的体现,他促使我怀着这种对人的洪大慈悲去北京证实大法。

从看守所出来后,我从法中悟到应该调动自己修好的一面来帮助自己、同时帮助那些正做着各种证实大法的学员。于是我发出正念:"我所有的护法神和我修成的生命体要制止邪恶势力来干扰我;要阻止邪恶势力迫害正在证实大法的弟子,要保护大法弟子们的安全"。在一次证实法的行动中,我发出排山倒海的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们成功!"我感受到整个地区都布满了纯正的能量场,大家全都顺利安全地完成了所要做的。在一次去见一个害怕躲在家里的站长时,我发出"纠正这个空间场"的正念,同时又从法上与他交流,短短几句话、几分钟就迅速使他明白过来。又一次听说有从监狱里出来的人邪悟影响了很多人,我强烈要求去见她时,学员都怕我被她所影响。我说这是没有可能的事,邪的怎么可能影响到我呢!在去的路上我心里静静的对师父说:"师父!我相信我对法的正信、对法的证悟和强大的主意识能够帮助他们转变过来,但我仍然请您帮我打掉她那个背后的邪恶因素"。在正悟与邪悟的较量中,我运用我证悟的法理让她们自己看清她们所说的一切的问题与错误,把正的展现给她们看一看。

后来我去某地说明真相,我觉得应该启悟人们明白的一面,而不应有邪恶因素来干扰我,得道者多助。我在上网时,我相信我强大的功足以安全地让线路畅通。我看到电视上播音员以及其它坏人污蔑大法时,看到明慧网上登出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时,就是打出强大的正念:"打出佛法神通铲除邪恶势力!"结果我看到很多被那些东西控制的播音员换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大法弟子能不能从正法的角度来衡量一切,能不能从不同层次、不同境界来参与正法的问题。我也发现许多学员不能解脱和超越自己从而去帮助别人,就是从个人修炼提高的因素中考虑太多了,局限了自己的境界从而局限了自己的能力。我觉得我有说不尽的能力,可惜自己目前没有三头六臂,力所不能及。可有个学员说她知道有警察抓我们弟子时,她就想如果他(那个警察)还有救,她就用功能托个梦给他,告诉他迫害大法弟子是要遭最大的恶报的;如果他没有救了,就铲除邪恶。她说她学法的时候心里也想着读给在监狱里的学员听,这方法对我很有启发。正念不是坐在那成天瞎想,他是修出来的、自然的正念。师父在"忍无可忍"经文中早就发出了不同境界对邪恶的"总攻令",也告诉我们应该怎么样做一个护法神。有个天目看得到的学员跟我说:"我对着邪恶因素发出正念——炸掉它,那边就像原子弹一样真把它炸掉了。"让我们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做到——"踏着真理如意而来"。


大陆弟子
2001/3/31/,2001/5/4/修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