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曾被马三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男学员的见证


【明慧网2001年6月11日】我是一名法轮功男学员,曾经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近日有机会重访马三家,想不到刚刚离开不到二个月,“昔日”的马三家教养院就有了很多令“局外人”不解的变化。

走近马三家教养院,这里的大门旁多了一个值班室,还有多了专职的看门人员。往日的院门好似增添了一丝“紧张”,守门人员尽职尽责地“监视”着往来的陌生车辆与行人。马三家教养院已成立了几十年一直没有门岗?是什么时候增加的这一设施?为什么设置?

踏在马三家教养院院内的马路上,如此的熟悉。我与一同关押在这里的其他法轮功男学员曾经清扫过这条马路不知道有多少次。这条街道两旁及马三家教养院院内生活区的垃圾箱都是由我们男法轮功学员负责清扫的,长达一年之久。

沿着街道前行来到马三家教养院院内的“马三家少年教养院”,咦!这里原来焊接在铁制拱形门架上“马三家少年教养院”八个金色的大字如今怎么换成了“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这里原先关押的不满十八周岁的少年教养人员去哪里了?为什么女二所迁移到这里了?“女二所”原先不是在马三家教养院六大队的旁边吗?(注:我在马三家教养院期间曾经在少年教养院内被关押了三个月,这个少教院是新建成的,我们一共34名男法轮功学员在这里曾铺砌过石路和铺过草坪,这是2000年8月的事,不久后我们被转到马三家教养院的新收解除大队。)

继续顺路前行到达了一个建筑工地,这里没有人在施工,楼房刚刚建了一层,这就是由江泽民犯罪集团用了二千万人民币的人民的血汗钱在马三家教养院建筑的所谓的“思想教育转化基地”的场址。但是为什么在冬天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施工准备的工程,如今只构建了一层为什么不继续施工了呢?春天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现在为什么搁置?变得如此冷清?

顺着马三家教养院院内的大道一直往前走约4里路,在路的左侧,我来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原来的所在地,这个真正的女二所与关押普通男劳教人员的马三家教养院六大队(在这里关押了100多名男普通劳教人员)仅几步之隔。一切都没有变,楼房还是原来的楼房,四层还是四层,里面还关押着女法轮功学员。(我去时恰是中午,正好看到一队女法轮功学员正在由外面的食堂打饭回来,她们还穿着统一的服装,我在马三家教养院被关押期间曾经被管教干部带着去过女二所进行过思想交流,所以我知道穿着这种统一服装的是法轮功学员。)唯一的改变是原先挂在这座楼上的女二所标牌不见了,但是楼门上的带有女二所字样的门帘还依旧悬挂着在那里。是什么原因使马三家教养院匆匆忙忙把女二所的牌子移到了少年教养院?是因为这里是关押不了更多法轮功学员了?还是因为有什么其它的原因?

(注:在马三家教养院院内有好几个关押男普通劳教人员的场所,我所见到有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三大队、六大队、八大队、少年教养院、新收解除大队每个单位都有上百名的男劳教人员)

看到上面的疑问,你是否明白这些“为什么?”

如果,你知道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放”了马三家教养院,“公开”接受国外媒体记者的采访,那么你就会明白这一切的“变化”是何缘由。

这一切的“安排”只不过是为了蒙骗那些外来记者,让国外记者采访到假的信息,给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抹粉,掩盖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 的江泽民的罪行。但是,假的终归是假的,真象只有一个。

看到国外记者的报道说,马三家教养院的院长不承认“在教养院内有男法轮功学员”,我真为他的谎言而感到可耻,如此小事都要撒谎,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难道是怕“十八个女法轮功学员被投入男牢房之事”被记者追问不休?怕他们所干的见不得人的事情曝光?

我相信所有知道真象的人都不会给这伙流氓当帮凶,我相信那些来到中国马三家教养院采访的国外记者都是有着高尚的敬业精神的,虽然暂时可能被一些假象所迷惑,但是一旦知道事情的真象,他们一定会如实地把事实报道出来,因为他们不仅要为他们所在的媒体单位声誉负责,更要对自己的人格负责。让我们全世界的善良人们都来关心中国的法轮功群众,他们无辜的受迫害,强制地被“洗脑”,而且被强迫去说谎话。每一个有正念的人都不能容忍这种情况再延续下去,让我们所有有正义的人都来为正义呐喊,让全世界人民再一次认清江泽民流氓集团继“天安门‘自焚’事件”后的又一弥天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