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路


【明慧网2001年6月15日】二十多年来,心里一直有慕道之心,接触了许多的道法,总觉得混沌不清,不知所学。频自问:「我怎么回家?何处是我家?」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不禁泪流满面,悲从心起,回家的归路真的是遥不可及吗?

九七年十一月底,接到登山山友的来电,告知法轮大法。当我接触到《转法轮》后,看到书上所述「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深深震撼我的心灵,这与我以前所学的截然不同,才知道:人的最终目的,是返本归真。我那心中的迷惑顿时如拨云见日豁然开朗,忍不住喜极而泣,如获至宝;于是报名参加了黄埔新村九天班的学法课程。

我自幼体弱多病,婚后先生常说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是在吃药。但是我的偏头痛、飞蚊症、心跳急促、自律神经失调、腰椎旋转、慢性骨盆腔炎、子宫肌瘤、水瘤、肾小盂变形等,一直未见改善,让我对中、西医都失去了信心。也练了许多种气功,依旧如此,心中充满了失望与无奈,甚至觉得人生乏味,苦不堪言,殊不知这是业力所致,不是吃药、打针就可以好的。学法一个多月时,由于眼睛的酸涩,每天只是读几页,未料身体却渐渐地起了变化,原本经常性的头痛,反应更剧烈,甚至呕吐,但是大吐过后,头也不疼了。泌尿系统也开始净化了,刚开始反应强烈,我知道这是在为我净化身体,过病业关。再怎么难受也要挺下去,把那颗心放下,认真读书、打坐、炼功,直至第五天,整个人似乎脱胎换骨。清晨,一睁开眼,觉得这个世界好美好美,轻飘飘的感觉,背也挺了,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当然从此也告别了好几个抽屉的药品。

在心性上的体验,是与先生之间原本对立、尖锐心态的改变。在三年前(也就是尚未学法前)一夕之间,我们由一个小康家庭,竟然转变为负债累累;这对我而言,简直是晴天霹雳。我把这一切全归罪先生「外行人包甚么特殊工程,弄得如此下场」,心中只有怨恨交织,彼此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糟,夫妻之间无话可说,各走各的形同陌路;学法后,我才懂得要「真正」的站在他人的立场为其设想,我试着以先生的角度去思量:他,也是为了这个家在打拼啊!而且我突然发现到,在修炼的这一路上,我应该好好的谢谢我先生,因为他让我从安逸中真正认识到人生的残酷和现实,如果没有这一段坎坷的经历,我可能无法深刻的体悟学大法后的喜悦和改变。因为「法轮大法」让我能从自身角度,对他人尖锐的批评,转而在面对逆境时,能以无私的胸襟包容、面对。这才很惭愧的发现,以前的自己只是一味地责怪别人的不是,老师说:女性的就应该柔。以往我老是咄咄逼人,得理不饶人,那么强烈的执著心,不正是要去掉的心吗?因此,我打从心底认真改变自己的态度,修正自己的言行,更加温柔体贴,除了做好妻子、妈妈的角色外,心中那股怨恨之气也随之云消雾散了。

十八岁的大儿子学了大法之后,读书更加认真,主动乐于服务,把吃亏当成乐,在班上素有阳光男孩之称,连老师对他都称赞有加;十三岁的小儿子也跟着学习大法,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个炼功人。这些转变,都是始料未及的,我深知大法已在他们的心中萌芽,我对他们更加信任与放心!

在不断学法中,更感于大法之洪大,心态上也越来越踏实。每当遇到矛盾挫折时,依法尽量往自己的内心去找,扪心自问心性是否有偏差?处事是否公正?待人是否诚恳?自己是个学法的人要不贪、不求,凡事以平常心处理,依此心态总能解决困难。常庆幸自己是何等幸运,能欣闻宇宙大法,更要好好珍惜,以法为师,真修、实修,早日回到我梦寐思念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