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坚定与修炼的成熟中走向伟大的圆满”(译文)


【明慧网2001年6月16日】 师父好,大家好。

自从去年我在日内瓦作了心得交流发言后,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

因为我是在1999年10月,也就是在中国(江泽民)政府开始邪恶镇压后得的法,所以几乎修炼一开始我就在洪法、揭露邪恶。开始时我并不太清楚为什么要做大法工作,我甚至不太清楚什么是修炼,我只是觉得我所做的是对的。然而我只是习惯性地做着,有时甚至是很努力地做着大法工作。问题是,我是带着很多常人观念在做,特别是带着很重的欢喜心和显示心。这些执著心在去年夏天表现得很严重,给我带来了很多的麻烦,但是我并没有从中意识到其背后的原因。由于带着这些执著,我总是想着如何去洪法,而不能静心学法炼功。

师父经文《走向圆满》发表后,我读了好几遍。我想我是真修的,没有根本执著,我意识不到我的欢喜心是如何危险并藏得有多深。此时我还和过去一样向外找,而不是向内找自己的根本执著。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由于我在向内找根本执著上做得不好,结果一个大难降下来了。也是由于没有发现和放弃根本执著,在难中我还不能够用高标准来清醒地要求自己。

在2000年5月我和我相知已久的女朋友结了婚,但到夏天快结束时我的心却要承受不住了:因为突然之间我们的婚姻出现了危机,她似乎要跟我离婚。更不幸的是,在难中我不知道如何把握自己。

我当时立即向外找,带着抱怨,痛苦和自私去谴责别人。我当时不想放弃的执著是男女之情,性和欲,对家庭的美丽的梦幻等。更坏的是,由于执著不放,我在所谓的“向内找”的过程中也悟偏了。表面上我承认我有显示心和欢喜心,别人也给我指出过。但是我认为我之所以有难,是因为我用了太多的时间出去洪法和揭露真相等。因为没认识清楚,我认为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多呆在家里将事情平衡好。事实上这是邪悟,因为我在维护应当去掉的执著,而不是在维护大法。我带着错误的想法,向外去找答案。师父在《转法轮》(第9讲“ 清净心”一 节)中说到“而炼功恰恰走偏,走了邪道了,就是指人向外去求”。

在这此后期间里,我在学法炼功中经历了很强的干扰:我总在考虑自己的处境,自己痛苦的情绪。在炼功中我甚至失声哭泣过。但是我仍不断向外找,希望别人能教我如何做。我继续不断地向外找不向内修。当时我做得如此之坏,仿佛是在让邪恶势力把我从大法中拉开。逐渐地,我去参加集体学法的次数在减少,我偏离正法进程越来越远。

最后到了9月份,许多学员准备去参加纽约法会和联合国会议。我用法来找借口,如“不要走极端”,“先考虑别人”,“符合常人状态”,“学校开学了”,但是这些都是在断章取义地理解法,都是悟偏了,结果我错过了法会。开学第一天,我去学校里发现教室没有人。我去学校图书馆读明慧网,当我在读一篇文章时,我突然强烈地意识到无论如何我要去纽约。我立即找到另一位学员盘算当晚就动身。我穿上西装,打好行李,走上了正途。

一到纽约那里,可能是因为有许多学员,那种纯洁环境的能量场使我醒悟,我想起我为什么在这里:我要助师正法。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法会和集体学法的环境常能使我清醒和坚定起来,但回到常人社会后,我的决心就又开始减弱了。我现在意识到这是因为我依赖于外在因素。学法时我感到同样的情况: 当我不清楚或碰到麻烦时,在学法中我的想法会慢慢静下来;我现在知道这是法的力量。从某种意义讲,我不能向内找,发现我之所以不清楚的原因,去掉它,静下来,然后再学法。现在这么做了之后,我发现这是我学法的最好方式,因此我能够更好地利用时间来学法。师父说,“心不静学法是没有用的,静下心来学。”(《猛击一掌》)

让我回到我在去年9月在纽约的所为。当时我的思想还很乱,我仍在不断地让别人帮我解决问题。我在这里必须说,所有和我交流的学员能做的只能让我更清醒地看清自己的内心深处。去掉执著还得靠自己。

这时我进一步发现,我不仅有对妻子和对家庭的情和执著,我还执著着想如何去改变别人的生活。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在我的想法中, 我把人的愿望和法理混在一起,这一点在劫难中强烈地表现出来。我曾经试图用法来改变别人,包括说服妻子去修大法。我总在向外找。我再三试图用人的思维方法和法中的话,来说服她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但不可能。

在纽约,一个功友建议我让我妻子看李老师的9天讲法录象。我开始意识到我的执著了。我决定当时什么也不做。我渐渐清楚我必须放下一切执著,包括对妻子的和那美丽梦幻的执著。我要在大法中坚定地提高。我又想起来对于走不走出来这一问题,我在很久以前就做出了抉择。想到这里,我心中不再犹豫。

我要坚定我的决心,最大限度地放下执著。我也要让她知道这一点。这或许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法的伟大力量正过来了一切,包括在这特殊时期的我和妻子之间的关系。在放下情和对挽救婚姻的希望后,我的心中只有真善忍。在祥和的心态下,我告诉她我想和她一起在家里开个9天班,她同意了。我不再劝她去做什么,我也不想强迫或拉人来学。然而她却在9天里一起和我坚持看师父的讲法录像。

随后所有都和谐了!在难中的2个月中我曾变得虚弱,在难中的2个月中我曾在执著和真修中犹豫着,在难中的2个月中我不能根本上坚定;然而,最终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我放下了执著选择了正道,我又回到了修炼环境中,我跟上了正法。现在我的妻子也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大法修炼者。

师父在《道法》一文中提到:“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 我现在意识到如果我更努力地向内找发现自己的根本执著,并在消灭思想业和魔时能更加坚定的话,这些磨难并不一定会加得那么长,甚至可能根本不会发生。如果这样的话,我或许能很快打破旧势力的安排。

现在我已经能更清楚地认识到我刚学法时的根本执著。我的根本执著之一是, 我有一个错误的观念——我觉得我能改变别人的命运。后来我进一步找到这个观念的根子。在学大法前,所谓的“高层生命”告诉我一些东西,从而灌输给我一个危险的想法。那就是,我是不同的,我是一个从另一个宇宙来的神;我应当在这里履行我的使命,尽管我不清楚我的使命是什么。我想我所悟到的是对的,这就是为什么在得法前,我就曾想找一位师父来帮我提高层次,从而我能因此履行我的使命。我刚学法时就有这个执著——我试图来利用师父的大法来做我想做的。

这个观念几乎导致我在一个时期自心生魔。但通过坚定学法,我已经能清楚地认识到这个根子上的问题,并从根子上将它撕开,然后轻装前进。师父说:“做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得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得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转法轮》第9讲《大根器之人》一节)。

我现在认识到,作为一名修炼者,如果我不能发现我的根本执著,我就不能真正在实修中提高。在去掉根本执著后,其他各种人心和执著的想法才能真正被去掉。在《为谁而修》中,师父说:“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

现在,当思想业来时,我用正念积极地消灭它,在意识上清楚它们是旧的肮脏的东西。因为它们是反对大法的,所以不配在新的纯洁的宇宙中存在。这个正念能灭除许多邪恶,正是“一正压百邪”。(《转法轮》)

我在此断言,我将要清除所有反对大法的邪恶因素,即便这些因素可能曾经是我所容许存在的。我也要否定所有在我根本上还不清楚时做的和说的所有东西。我断言我将在大法修炼中保持绝对的坚定。我将坚持实修和消灭邪恶,并永远维护宇宙的法。

我现在已经真正地坚定了,从心灵深处知道了我之所以容许那些动摇我的想法存在。我过去之所以对自己能否修炼这点上产生怀疑,是因为那些隐藏深处的我对大法的怀疑。师父在《环境》中说:“对法本身还不能坚定是修不了的。”

我仍然有执著要去,我知道我仍然会犯错误,因为我还在修炼。与过去不同之处是,我现在是大法中的一个金刚不动的粒子,我和我本体中的每一个粒子都知道我能克服修炼道路上的任何障碍,清除需要清除的任何邪恶,真正融入正法的进程。

最后,我想读一首师父《洪吟》中的诗。我只学会了原诗题目中的中文,所以我在这里只好用一个非正式出版的英文本:

登泰山

攀上高阶千尺路,
盘回立陡难起步;
回首如看修正法,
停于半天难得度。
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进去执著;
大法弟子千百万,
功成圆满在高处。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1年5月加拿大渥太华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