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护法、正法经历

【明慧网2001年6月8日】2001年5月23日上午10点左右,天安门广场我们几位大法弟子打开横幅并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们师父清白”等。黄色的条幅红色的大字“真善忍”高举过头,在人群中格外醒目。当时天空是晴空万里红日高照,警察和便衣都躲到广场上仅剩下的几处阴暗处去了。大法弟子心生正念一身正气,收起横幅并在向周围的群众讲明真相后,堂堂正正地向人民英雄纪念碑方向走去。

当走到广场中部时,警车从后面快速追上,并强行将我们三位大法弟子分别拖上警车。后据群众讲有一个穿广场摄影点标志夹克的年轻人(暗线?),招来警车并告之弟子的穿着,致使弟子被抓。

 
几位弟子被毒打的伤痕照片

警车将我们三人拉到广场派出所后,又粗暴地将我们拖到2楼,分别铐坐在走廊的铁椅子上,进行盘问是什么地方来的。其中有四名警察在逼问我们地址时对我们进行了拷打。三个是年轻警察。年龄分别在25~30多左右,在询问时突然用脚踢大法学员的身体和腿并用手打耳光。被打的男大法弟子年龄59岁满头白发,两位女大法弟子年龄也在45岁左右。我们在遭受毒打时还不断的向年轻警察讲述真相,讲述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使暴徒的魔性有所收敛。

另一个干警大约40岁左右身高165上下有点胖,在傍晚七点多,来拷问我们。他恶魔附体失了控一样,轮流疯狂毒打我们三名大法弟子。他打人只用脚去踢去踹。踢头、踹脸、踢腿、踢铐坐在铁椅子最边上的女大法弟子的腰背部(踢坐在中间的腰背部不方便)。大法弟子们向他善意的讲他也不听,越发疯狂。他见踢踹不能使大法弟子讲出地址,就从办公室里取出一个黑色瓶子,里面不知装的什么药水,轮流扳扬起大法弟子的脸往嘴里灌药水,灌不进去,就往鼻子里倒,往头上浇。嘴里还不停叫:我叫你长功,我叫你长功。药水散发着浓烈刺激的味道,浇在脸上烧得嘴唇鼻子周围火辣辣的痛、口干舌燥……,当时的痛苦真是不能言表。

铐坐在铁椅子一边的女大法弟子被踢踹得坐在地上,头上被倒得全是药水,此恶警怕药水烧伤手,用横幅包缠住女大法弟子的头,将她又从地上提了起来,继续踢踹。就这样在派出所走廊内我们被轮流毒打了近一个小时,一办公室的门才打开,出来一干警说道:算了算了,别打了别打了,此恶警才住手。

我们三位大法弟子始终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地址,抵制了邪恶的进一步迫害(如知道地址后,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现对法轮功的株连政策会连累到当地的政府、公安、居委会及单位和家里亲属等)。第二天晚上我们三个就被分别无罪释放。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安门广场派出所犯罪警察及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分子即将受到审判和惩罚。(大陆弟子根据口述整理2001年6月7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