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的路上前进着:一位前县政协委员的修炼护法历程

【明慧网2001年6月3日】我从小就有肠胃病,随着年岁的增长,越来越厉害。自45岁开始(现65岁)常年肚子痛,憋得晚上12点前不能躺下睡觉,不能坐矮座儿,常年不想吃东西。四十年的三叉神经疼无人能治得了,折磨得我痛不欲生。为了治病,与中医、西医打了四十年的交道,以至见了医生就头疼。病痛最厉害时整宿整宿不能睡觉,在院里转悠,几天几天疼得连一口水都不能喝。体质又弱,一年四季感冒一个接一个,真觉得活着不如死了好。

在1998年2月2日我借到了一本《转法轮》。这本书我越看越想看,只觉得句句话打到我的心里,透进我的骨髓。由于我的身体太弱了,看一般的书不能超过15分钟,再看就头疼、恶心。可是我看《转法轮》两天就看完了。往年越到过大年时越不想吃东西,可是我看《转法轮》时却越看越想吃,三顿饭一顿接一顿还饿得不行。看完书紧接着看老师的讲法录像。刚看完第二讲的那天晚上,热得我不能入睡,在腊月里象过了一个闷热的夏夜(当时刚下过雪),后来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彻底净化身体。第二天清早,我去散步。奇怪,我的身体没有了重量,好像要飞起来。肚疼、三叉神经疼一切病从我的身上飞走了!真体会到一点病也没有的美妙。几十年医生治不了的病,我从看书到看录像只4天功夫就永远不存在了!神话,神话!这就是神话,神给人做了事说出来就是神话。人可能不相信,但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实。

可这么神奇的高德大法,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却敢不自量力地大肆诬蔑、诽谤,对全国亿万大法弟子以种种见不得人的手段进行迫害。在2000年2月就因我不放弃“真善忍”,在家炼功,公安局从家中把我抓去,非法拘留30天。又借口说2月份是28天,超两天得交两个月的伙食费,把我辛辛苦苦攒下的、准备给儿子结婚用的血汗钱8500元全搜刮去了。在2000年6月份派出所所长从我家无故抄走了一本大法资料和一本大法书,又非法罚了我200元。

事过没几天县政协副主席找到我说:“你是县政协委员吗?”“是!”“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还炼!”“上级已把法轮功定为XX,你为什么还炼?”“就因为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你敢反党?!”“我不是反党,只是善意地讲事实真象。”“你翻案!”“这不是翻不翻案的问题,正的就是正的,不是由谁说了算的。”“你要政协委员,还是要法轮功?”“我只是修炼‘真善忍’,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让我做这种选择?”最后,我写了“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一定炼好法轮功”,并要求县政协向上反映,重新调查法轮功,和平解决法轮功的问题。

在2000年7.20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我又被乡里非法扣留4天。其间教育局有人找我,谈话内容和县政协大同小异。最后问:“你要法轮功还是要工资?”我的回答还是一样,就这样教育局把我830元的退休金全部非法扣除,一分不给。修炼“真、善、忍”有什么错?为什么公安局把我家搜刮得倾家荡产,教育局又断绝我的生活来源?像我这样因坚持说真话而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何止千万?!如果想以此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那不仅达不到目的,而且只会让修炼者更加坚定,让被欺骗的世人更加看清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真象。

2000年12月28日,因怕我们依法进京上访,警察又把我从家中抓到乡里,非法关押。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集体绝食4天抗议这种无法无天的犯罪行为。邪恶势力就又把我们弄到县看守所非法拘留45天,致使我们全家在春节万家团圆之际饱尝骨肉分离之苦。此外,乡政府还对我进行过2次非法扣留,每次4天4夜。他们还几乎全年对我进行非法监控,有时一天到我家三次无端骚扰。

但“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知道了人生真义的大法弟子是会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到底的!现在我对大法越来越坚定,和大家一样做着大法弟子应做的一切,在正法的路上前进着!

大法弟子陈志坚(化名)2001年5月17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