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7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初三学生,在邪恶的逼迫下签名,做了违背大法的事,现在声明作废。

刘长亮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够,不能时时发出正念,按照法的要求修自己,人的观念很强。2000年,在邪恶势力的强制下,在常人情的执著心左右下,我曾两次违心地向邪恶写了“保证书”。当时抱着人的侥幸心理玩文字游戏。心想“保证书”上我可以不提大法一个字,对他们来说只是有个交待,让他们过得去,我又不背叛大法。特别是第二次,在一些学员邪悟的影响下,写了“不练功”的保证。就这样我一次又一次地没过好关,一次又一次地错过了机会。心性没得到提高。相反助纣为虐,纵容了邪魔。

李老师讲:“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这是对大法的侮辱。”(大法坚不可摧)

我第二次写完“保证书”回家后,心里特别难受,彻夜不眠,我自己打自己好几个耳光子,我哭了,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第二天我立即回到办事处,找到还没有出来的功友,对他们讲了自己的感受,希望他们一定要坚持住,否则,后悔也一切都晚了。

象李老师讲的:“当他们明白过来时,马上会从新去做作为一个大法学员此时应该做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后来我又积极投入到助师正法工作中去,并加强学法修心,提高自己。

李老师讲:“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在强迫中造成的,重新开始走入正法中来,那么就会加大魔难过关。”(建议),后来,我经历了更大的考验,我基本用一个大法粒子,一个修炼人的心态走过来了。跟上了师父的正法进程。

以前只觉得关没过好是自己根基所致,层次所限,心性不高,强为也不行,慢慢提高吧,反正坚修大法心不动。

学习了老师的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使我感到这事非同小可,这不是小问题,是对大法的侮辱,是对大法的犯罪。

李老师讲:“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

“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大法坚不可摧)

为了助师正法、揭露邪恶、打击邪恶、铲除邪恶,我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对邪恶的“保证”全部作废!那是被强迫所为,是违心写的。是人心指使下写的,是神志不清时被魔钻了空子。我现在心中有法,我清醒了,我永远做大法一粒子,助师正法,坚修大法心不变,直至圆满。

铲除三界内一切邪恶,铲除世间一切邪恶,铲除思想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坏东西、坏思想、人的观念,正世间的法。还李老师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大法弟子的自由和名誉的清白。

大法弟子 蒲娟萍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个得法比较早,可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的大法弟子,挖其根源,由于我对世间的执著太重,对邪恶的怕心太大,直到现在始终没有走出去正法。特别是我的几个家人因修炼大法,在监狱关押期间,他们死也不写"保证书"。可在公安人员事先写好的家属"保证书"上,我极不情愿又很违心的以家属的名义签了名。这就是向邪恶妥协的行为。现在我郑重声明:在"保证书"上所谓的签名和以前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利于法轮大法的言论和行为统统作废!

在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关键时刻,慈悲、伟大的恩师还在等待,我要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珍惜这万古难逢的修炼机缘,我要认真学法,放下一切执著心,去掉一切怕心,排除一切干扰,踏上正法除恶的征途,勇猛精进,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挽回以前对大法造成的不良影响。

大法弟子 杨福深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97年5月13日有幸得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极大,难以言表。自99年7月20日大法受到不公正待遇,我的心一直被深深地刺痛着。2000年7月份,我和几位同修到外面公开炼功,几天以后被派出所拘留,由于学法不深,当时想与其被长期关押,不如写个假“保证”,出去向世人讲清真相。于是就写了“不去北京、不外出练功”的保证。

师尊在《大法坚不可摧》中讲:“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

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的惭愧,这是对大法的侮辱、对大法的亵渎。我现在严正声明,在派出所所做的“保证”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宇宙真正的护法神和保卫者,用最正的纠正一切不正的,不叫邪恶有机可乘。兑现自己千万年以前的誓约。

大法弟子 施德英 2001年7月10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99年我曾向街道写过"在政府不允许的情况下,不到外面炼功"的话;由于怕心,2000年在单位领导面前又口头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给自己已证到的抹了黑;2001年在得知家属代我向街道做了什么书面保证后,我没有去要回或声明作废;在邪恶势力的淫威下,家属多次向街道说了不该说的话,可我又没有坚决抵制。这一切无疑是在助长邪恶势力的气焰。

学习了师父的《大法坚不可摧》经文,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庄严声明: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在修炼中,由于怕心和学法不深,自己和家属代我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行为及言论全部作废,绝不给邪恶空子可钻。今后我一定遵从师父教诲,做一名师父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张月霞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人的根本执著,没去掉的不好的观念,导致自己不能真正认识法,也就很难真正完全地站在法上去看问题,在遇到劫难时走向了邪悟。又由于一些所谓天目开得清楚的一些人过去讲的一些违背法的东西自己没能及时悟到,而听进了心;同时对师父这次正法没有强烈地认识到是绝对的严格,绝对的正,致使自己虽对邪悟存在疑虑,但在劳教所这个无理的强制的邪恶环境中还是没有悟回来。

从劳教所出来后看到了师父写的“窒息邪恶”和“大湖区讲法”后,我才猛醒,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与苦度。

我在此严正声明:
1、过去在劳教所以及在劳教所外所言、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废。
2、家人帮我所做的一切“保证”等言行作废。
从今后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陆大法弟子:曹辉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于98年6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是一个常人心很重的人,修炼后,我身心得到了净化,并严格地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看淡了世间的名利,我决心一修到底。

我于2000年2月22日进京上访,证实大法,讲清真象,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期间,这些恶警为了达到强制转化的目的,它们软硬兼施,给我放诬蔑师父与大法的录像,读破坏大法的邪恶材料,对我实行残酷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折磨。在这种欺骗性的高压迫害之下,由于自己对法没有达到坚不可摧的正信,在神志不清时被所谓地强制“转化”。

解教后,回到家中看到了师父最近的几篇新经文,如《建议》、《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等等,知道自己邪悟了,干出了破坏大法的魔所干的事。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坚定实修、真修的大法弟子,对不起被我欺骗的所有的人。

我在此郑重声明:凡是我在强制转化中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在此我也奉劝那些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不要再这样干下去了,不要再充当邪恶的工具了,这样你会遭到报应,甚至会给家人带来灾难。

今后,我要从零做起,坚修到底,重新走到正法的洪流中去证实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揭露邪恶,铲除邪恶,溶到大法中,同化大法,去完成大法一粒子的所应该去做的一切,走好最后一步,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捍卫大法。

大法弟子 曲军 2001年6月25日


声明

我是法轮功弟子,几次邪恶利用工作人员找我签名,不签名就抓走,一边签名时在想:签名是假的,坚修大法是真的。

现在我悟到:学法不深,这不是修炼人做的事情,大错、特错,签名就是被邪恶所利用,给大法造成损失,所以我要郑重声明:以前所签的名,全部作废!
助师世间行。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今后要在我修炼的路上走好、走正每一步。我要再一次向宇宙声明:以前所签的名,全部作废!还师父一个清白,还法轮功一个清白!

张晓萍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们学法不深,一些执著心放不下,被邪恶钻了空子,所以在过关时没能全过好,在邪恶的逼迫下,为了应付邪恶,违心的写了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话,虽说不是真心的,但也给正法带来一定损失,通过学法明白后,感到深深地痛悔。在此,我们郑重声明:过去我们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东西一律全部作废。正如师尊所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现在我们对大法更加坚信,今后一定努力学好法,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紧随师,在正法中坚实地走好每一步,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做一个无愧于师父、无愧于大法的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王宝露、许宪莲、黄桂玉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以前因学法不深,悟性太低,在过关中,在邪恶势力的逼迫下,伤害了两位功友。这可耻的悲剧,使我的心永远不能平静,我的心在沥血,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难受。我愧对师父的教诲,在此请求师父原谅,诚恳的向两位功友赔礼道歉。

因为放不下人的执著,圆滑过关,写了不该写的东西,给修炼留下污点,为了弥补过失,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听从师父的教诲,跟上正法进程,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所说的一切(保证书、决心书)作废,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刘凤英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主意识不清,在劳教所期间,主动接受邪悟,做出了对不起师父和破坏大法的事情。通过师父的点化和大法弟子的帮助,我现在痛悔到极点。我也真正明白了,是师父的洪大慈悲给了我第二次机会,挽救了即将毁灭的我。我现在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期间所写的“悔过书、揭批材料、现身说法、道歉”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修炼,紧随师父正法进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弥补造下的罪业。

王春梅、吴春梅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99年江泽民邪恶势力非法取缔法轮功后不久,当地政府派人到我家搜书,并拿出一张写有诋毁大法和“保证不炼功”之类的纸,叫我按手印,当时我因为对邪恶势力有怕心,就在纸上按了手印。

现在我认识到,这是对师父和对大法的污辱,是犯了天大的罪,为此我严正声明,那张纸上写的一切内容都不是我的本意,统统作废!今后我将在证实大法、讲清真象与救渡世人中,加倍努力,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 王柏英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汤小华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天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以来,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受到严惩干扰,为此我们声明,在任何时间、地点,所说、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修炼原则的话(包括保证书)全部作废。因为是在高压强迫下做的,并不是我们自己的真实本意,事后深感痛悔,师父慈悲又给了我们一次珍贵的机会,我们要特别珍惜,今后要坚修大法,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杨玉清、吴桂凤、王红、赵成芝、齐尚云、李研、李小杰、李克、吴玉红、董文祥、董昊、齐玉芳、洪君伟、刘香春、崔国华、门玉林、沈桂珠、沈桂杰、左成香、张旭光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2000年7月份,因进京上访,后到镇政府,声明以前写的“不练功”保证书作废,要求恢复大法名誉,还师尊清白,后被拷打,承受不过,违心地写了“悔过书”,心如刀绞。后来学了师父的经文,明白了导致自己不能正悟的几个原因:比如有怕心,抱着侥幸心理对法的认识不足,对人的根本执著,也没有放下生死,人的所谓聪明想要圆滑过关,怕吃苦等等。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给大法造成损失,也是对大法的侮辱。从我写下了“悔过书”之后,没有一天不盼望着堂堂正正修炼,做师父的真修弟子,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在此我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一切“悔过书、保证书”作废,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范秀娟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6月21日派出所半夜到我家敲门,半小时我也没开,后来他们找我儿子回来把门打开了,进屋就开始抄家。我丈夫患有脑出血和脑萎缩,他被吓的病情复发。他们什麽也没找到,就强行抓我到派出所逼我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写,他们就让我儿媳代写,并抓住我的手强按手印,我回家后心情非常不安,我声明:“保证书”和手印作废!

大法弟子 石贤英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在1999年7月22日以后所写的“保证书”是被迫而写的,所说的“不炼了”也是被迫而说的,是违背自己的心愿的!我虽然没有放弃修炼,但它给大法和师父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这是自己的怕心,执著心的表现,是学法不深所致。现在声明一律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勇猛精进。

大法弟子:于立业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我过去因学法不深,不坚定,让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不符合修炼人的事,交出了书,写了“悔过书”和“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书,用人那狡猾的心理欺骗了自己与大法。

后来经过学法和看学员的心得,“方知失去的是什么”,那种心情真是追悔之极。

现在郑重声明,在过去无论任何场合、任何时间,说过、做过的不符合修炼的事,全部作废。在师父以无法想象的慈悲赋予我们的最后机缘中,做一个大法粒子应做的一切,跟上正法进程,助师世间行,圆融于大法之中。

大法弟子 王伟 2001年6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现年63岁。1999年我因去北京证实大法后被非法带到公安局,然后又被送到“洗脑班”强行转化、罚款,由于人的一面太重,存在怕心,没有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顺应了邪恶,给自己心中造成了极大的痛苦。邪恶让我填“转化表”,我不填,他们就代我填,有时是我爱人替我填。填完两天后才告诉我,我听说后很气愤、很着急,这都是我学法不深,有意无意的助长了邪恶。通过近来学习师父的经文,我明白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一定要有正念,不能向任何邪恶低头。现特此声明,以前无论谁代我填写的一切表格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认真学法,抵制一切不正确的因素,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坚修大法到底,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 徐秀珍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原来学法不深,在被邪恶之徒长期关押、毒打、带镣、跪砖、不给饭吃、引诱等手段下一些学员被迫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向邪恶妥协,给大法造成严重影响。现在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让邪恶钻了自己不坚定的空子。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正一切不正的。现郑重声明: 过去一切对不起大法的言行,“保证书”等全部作废,坚修大法。

大法弟子:常卫斌 王麦池 谢国强 谢来义 王敏征 郝现中 潘秀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22邪恶迫害大法以来,自己学法不深,有怕心,由别人代替向单位写过“保证书”,自己在派出所写过“保证书”,交过大法书,他人代替向政府写过“决裂书”。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及别人代替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潘家君 2001年6月18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刘春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几年来慈悲的师父给了我很多很多,在难中师父救了我,而我没能为大法做些什么,我对不起恩师。今年5月份以来,邪恶强迫我们大法弟子填所谓的“转化表”,我单位十几个领导围着我连骗带吓让我填表,我不填,他们就把我的家人叫来,家人说:“是不是我从三楼上跳下来你才写”。领导们说:“你要不填我们没法向上边交差,他们还得把你带到“转化班”去强行转化,还得和单位要钱,我们还得让两个人陪着你,而且“转化班” 什么招术都有,你能承受得了吗?”因学法不深,我不知道能否承受得了邪恶的“洗脑班”的种种酷刑,在怕心的促使下我不情愿地填了表。那不是我的真心,填表的时候我痛哭流涕。由于我的软弱,给大法抹了黑,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痛悔不已,不知哭过多少次。为了挽回损失,我特此声明我填写的“转化表”作废。我要修炼法轮大法,从今以后我要继续向世人讲清真相,坚定地维护大法。

大法弟子:李连荣 2001年7月3日


声明

99年7月23日,当时因为学法不好,配合了邪恶迫害大法,我交出了能使自己修圆满的《转法轮》等大法书籍和炼功带。通过学法深感对不起师父,我要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高娃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修炼者,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许多常人执著心没放下,因此在邪恶的逼迫下签了“不练功”的名字,这些并不是我本人的意愿!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现在我认识到了严重性,在此声明我在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张玉珍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元旦前夕,因进京上访,后到镇政府,声明以前写的“不练功”保证书作废,要求恢复大法名誉,还师尊清白,后被拷打,承受不过,违心地写了“悔过书”,心如刀绞。后来学了师父的经文,明白了导致自己不能正悟的几个原因:比如有怕心,抱着侥幸心理对法的认识不足,对人的根本执著,也没有放下生死,人的所谓聪明想要圆滑过关,怕吃苦等等。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给大法造成损失,也是对大法的侮辱。从我写下了“悔过书”之后,没有一天不盼望着堂堂正正修炼,做师父的真修弟子,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在此我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一切“悔过书、保证书”作废,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李艳华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本人坚信法轮大法,今年3月被强行带入“洗脑班”。在诬蔑、诽谤、如不转化就送劳教的高压邪恶迫害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执著太重,所以被邪恶所利用,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做的事。事后,后悔莫及,非常痛心,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金刚不破的伟大的神。

大法弟子 孙丽萍 2001年7月12日


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7.22期间准备去上访,半路被截回。当时想"一切要符合常人的状态",写了“不上访、不进京”的保证,并为了迷惑警察,好有一个安静的修炼环境,就交了一本书。

现在觉得当时做得十分错误,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因此严正声明当时所写的“保证书”作废。今后努力多学法,多做些大法工作,“以法为师”,力争做一名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孙秀英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陈玉 2001年6月24日


声明

我在洗脑班被殴打,暴徒并逼迫我承认“错误”。所说的、所写的全是假话,一律作废。那不是我心里话,是我所不承认的。我没有任何过错,我进京上访也无过错。上访是我们公民的自主权,完全是自愿的。在“洗脑班”上要我遵守纪律,我没有错,在真理面前决不会向邪恶低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法轮佛法是高德大法,无论什么手段,怎么镇压,迫害都改变不了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能万菊 2001年7月11日


声明

我是法轮大法弟子,邪恶势力几次强制我不许炼功,让我签名,因我学法不深,我想不就签个名吗,那也是假的,最近我接到老师的新经文,我悟到了,我已经做错了,对大法损失很大,现在正式声明,我以前签的“不练功”作废,挽回对大法的损失,坚修大法,助师世间行,走好修炼过程的每一步。

大陆弟子:张桂芹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各种原因,我们所写的“保证书”或“悔过书”等,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们错了,我们宣告所有写的或说的全部作废。现在我们认识到大法修炼的严肃,我们严正声明:我们一定坚修大法,积极参与正法,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陈继平 史悴霞 石秀花 王凯钥 薛顺奎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2000年7月16日上北京上访回来后,在镇政府拷打下我承受不住,再加上对家人的惩罚(打得我丈夫3个月不能干活的情况下),我违心地写了“悔过书”。从那后我天天心如刀割。今天我向全宇宙众生,向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严正声明:我说的和写的“悔过书”一律全部作废,坚定修炼,一修到底。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邓淑英 2001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去北京正法,在高压迫害下,被判劳教,由于执著心放不下,被魔钻了空子,被迫写了“保证书”之类的东西,现在严正声明,凡是以前所说的、所写的、所做的不利于大法的一切,以及家属为我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投入正法洪流,充分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王云凤 2001年7月12日


声明

我是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修炼期间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走好修炼的每一步,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孙洪田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许兰华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2000年7月16日,进京上访被抓回后,经不住拷打,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当时没有想到师父说的,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而是在过关中认为自己就这些承受能力,顺从了邪恶,没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被怕心左右,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通过进一步学法,我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我不能失去这千载难逢的机遇。我声明我所写的一切“保证”作废,坚修到底。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季素娥 2000年6月30日


声明

弟子在正法期间,由于不肯放下人的根本执著,走向了邪悟,写下了“决裂书”和“保证书”。现本人严正声明:我对自己的行为深感痛悔,过去所有对大法有不利影响的行为和言辞一律作废。

今天求得师尊原谅,弟子在今后法正乾坤的道路上,多学法,更好地做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

大法弟子 李妍 合十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期间,街道居委会人员和警察到我家收书和师父法像,当时由于学法不深,悟性跟不上,怕心很重,没有保护好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回想此事,痛悔不已。还有在压力下违心地做的笔录和在“保证书”上签字,现严正声明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化兰 2001年7月6日


声明


99年7月22日因学法不好,配合了邪恶交了大法书籍、也随口声称“不练功了”。现声明一切言行作废,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马桂云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修炼不精进,很多执著没去,当邪恶迫害大法时,我没有按照修炼人的心性标准去做,做出了很多错事,由于怕心没去,违心的写了"保证书、悔过书"之类的东西,还被邪恶勒索了2000元,这都是邪恶迫害造成的,也与自己的怕心和邪悟有关,给大法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我深表痛悔。我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做、所写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本人一定加倍弥补,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 王志强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声明自己过去因为怕心与不放的执著,向邪恶妥协而写的“保证书”以及交书一事作废。虽然不是个人真心所为,但已经给大法抹黑,今后一定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重新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赵伟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常人的执著心太重,做了大法弟子太不该做的事,现在郑重声明:以前无论在任何情况下作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言行(我写的及家属写的保证书及书面材料)一律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心不动,积极向世人讲清真相。不负师尊慈悲苦度,加倍弥补,紧跟师父正法进程,除尽邪恶。

大法弟子:史玉凤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

大法弟子:柴旭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7月20日以后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由于没放下常人的执著心以及怕心太重,亲朋好友问到:“你还学不学法轮功”?说出了违背修炼人心性标准的话:“不学、不练了。”现在想起这话不配做大法弟子。对不起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慈悲的师父的一番苦度。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所说全部作废。跳出人的观念,放尽人的执著,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先他后我,正念、正觉,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邓修义 尹贵芬 2001年7月13日


严正声明

自7月22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我因学法不深,曾交过大法书籍,多次写过书面保证及口头保证“不炼功”等,现在郑重声明:以前的所有“保证”作废,坚修大法,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程艳红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说过“不炼功了”,书也交了,讲法带也交了,事情过后,我后悔莫及。从现在开始我又炼法轮功了,因为法轮功太好了,我坚决修炼到底,跟师父回家。今后加倍弥补。

闫长海 2001年6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初,因学法不深,有执著和怕心写了“保证书”,现通过学法悟到了它的严重性和危害性,特此声明:所写过的一切“保证”作废!跟上师父正法进程!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孙淑云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于2001年3月26日被骗到单位,强行送到“洗脑班”被转化的。由于我学法不深,心性不到位,没有放下人的根本执著,从而让邪恶钻了空子,做出背叛大法、背叛师父的事。我现在醒悟了,因此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上所写的“决裂书、揭批材料”等全部作废。我要重新回到正法修炼中来,把握住这万载难逢的机缘。今后加倍弥补。

侯世敬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刘源新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两次邪恶利用工作人员叫我签名,不签就带走,当时我想:坚修大法心不动,签个名,迷惑他们也就是了。学法还是不深刻,被他们利用了,作为一名修炼者,做了不应该做的事,太错了,给大法带来了严重的损失,现在我要向全世界声明:签名作废。现在我要加倍弥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今后在修炼的路上走正每一步,助师世间行,留下自己的威德,最后还大法、师父清白。

张淑文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2001年3月7日在某劳教所的“洗脑班”,由于自己强烈的执著和怕心,被“转化”了,但是我内心深处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因此我郑重声明在“洗脑班”所写的一切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负面的不好影响,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李志军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上接受了帮教的邪悟,一时对大法失去正信、正念,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痛悔不已。现在我严正声明,所有违背大法的所作所为(包括别人代写的悔过书,内容不详)全部作废,坚定修炼,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李瑞华 2001年6月4日


严正声明

公安人员强行将我送进劳教所强行“转化”,强迫我写的“五书”全部作废,特此声明,坚修大法心不动。今后加倍弥补。

大陆弟子:李国铭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的迫害下,说“不炼了”,只是说修,这是错误的,修炼是不能分开的,我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以前在看守所写的“保证书”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张森 200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月22日以来,在各种压力下,神志不清时写的“保证书、悔过书”等一切不能证实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从今以后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做真修弟子。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佟先春 2001年7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我单位与当地片警串通设下骗局,强行将我从家中带走到劳教所,强行“洗脑”,由于自己法学的不好,动了常人的情,主动接受了邪悟,相信了谎言与欺骗,使自己做出了违背师父和违背大法的错事,我非常后悔,深感痛心,我郑重声明,在劳教所里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彻底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证实大法,跟上师父正法的进程。

徐书琴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被迫在邪恶们制造出的东西上按了手印,不符合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标准,今后我将不配合邪恶的任何安排,加倍弥补,抹去自己修炼道路上的污点,作一个纯正无瑕的觉者。

大法弟子:张淑芹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公安非法关押期间,所写的各种书面与口头“保证”全部作废!因为那不是我的心里话。那是迫于邪恶压力,加上对人情与物质的执著而写出的假话。因我个人的动摇而给大法带来了侮辱,我痛悔之心难于言表。我严正声明:我真正选择的只有一条路——做一个金刚不动的大法粒子,铲除邪恶,坚决正法!
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闫旭光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因学法不深,我在99年7月底,曾在公安部的“六不准”上签了名,后又在99年11月拘留期间和在派出所关押期间为情所动写下了“不集体炼功、不去北京上访”等一些违背大法的书面保证,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现严正声明:我过去一切不符合正法修炼的言行及书面“保证”一律作废,在“助师世间行”中,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真正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 何玉荣 2001年6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没放下常人的执著心以及怕心太重,做出了违背修炼人心性标准的错事,向邪恶妥协、低头、写“保证”、骂老师,自从这样以后,心里一直难受、痛苦,不配做大法弟子,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对不起慈悲的师父。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行为全部作废,重新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朱友霞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大法认识不够,曾在家人写的“保证书”上签了字,这是学法不深造成的,让魔钻了空子。现在我严正声明:违背大法的一切所说、所写全部作废!勇猛精进,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揭露邪恶,跟上师父正法进程,真正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大法弟子 安柏春 李颖萍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在“洗脑班”上做了不该做的事,向邪恶写了“保证”。虽然不是真心写的,不是我情愿的。但由于自己还有执著、怕心,在威逼下被迫做了违心的事。对不起伟大敬爱的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上所写的保证作废!以后一定更加坚定正念,坚修大法,紧跟正法进程,主动讲清真相,在正法修炼中走好每一步。

大法弟子:李清新 2001年6月28日


声明

自1999年7月22日以来,在政府职能部门的高压迫害下,由于学法不深,一时困惑,违心地做出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情,现在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坚修大法,永不动摇。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陶希华、陶爱华、陶富华 2001年7月12日


声明

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在环境的带动下,做了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声明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宫志莲 2001年6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刘源媛 2001年6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怕心,表面说“不练功了”。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说的全部作废,重新修炼,跟上正法进程。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张新英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7.22以后,基层领导写好了保证书:“不炼功”等,让我抄一遍并签名,当时为了完成任务,向上级交差,心想这不是我的本意,我该怎麽炼就怎麽炼。现在明白这是向邪恶妥协,我声明:“保证书”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声明人:崔洪范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许多常人执著心放不下,因此在邪恶的逼迫下,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做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这些并不是我本人的意愿!,在此声明我在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李凤珍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自7月22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因学法不深,被后天观念所左右,曾口头保证“不炼功、不学法”等,现在郑重声明:以前的所有“保证”作废,坚修大法。

大法弟子:崔玉梅 杨守志 朱西琴 施贵荣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是95年得法的老弟子,由于对人的根本执著未去,在今年4月份回国期间,面对邪恶的考验时,未能用正信、正念过关。严重损害了大法的形象,愧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现严正声明,一切有违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从今后,我要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来严格要求自己,时时保持正信、正念,学法修心,加倍努力,赶上大法的正法进程,发出一个大法粒子最纯正的光芒。

纽约大法弟子:蒋山华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不论在任何场合、任何环境下不符合修炼人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黄秀华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精进,又由于有放不下的执著、怕心,在99年7.22以后,在邪恶的迫害中,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还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在这里我再一次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废。精进实修,跟上师父正法进程。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徐桂珍 梁淑范 杨立峰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2000年进京上访,被关进监狱,长期关押。因学法不深,写了“保证书”,声明作废!自己在压力下交了书,违背了修炼人的原则。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师父太慈悲了,给我们悔过的机会,我决心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 康爱民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以前在我神志不清时所说、所写都不是真的,是假的,是在政府的高压下所做的。特此声明作废。今后,我永远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 张爱荣 刘汉香 张守峰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自己以前所有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的进程。

大法弟子:李崇微 2001年5月20日


严正声明

去年我因做大法的事被公安局抓走。但是由于学法不够,悟性差,在亲情的带动下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学了师父在北美大湖讲法和新经文后,我痛悔莫及。现在严正声明:我和家人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多学法,紧随师,加倍弥补,努力向世人讲清真象,跟上师父正法进程,除尽邪恶。

大法弟子:袁桂华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曾是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大法弟子,在高压下,头脑不清时被邪魔钻了空子,迷失了方向,走入了“邪悟”,背叛了大法。通过学法明白后十分后悔。今天,我特此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现身说法”以及所有不能证实法轮大法好的“材料”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坚修到底,加倍弥补过去造成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黄玉娟 2001年6月24日


声明

今年3月,邪恶之徒让我进“法教班”。当时我听说进去了要烧师父的书,再有听的和看的也都是反面的东西。所以我怕把握不好,又想到这么好的宇宙大法实在不忍心去糟蹋。所以我说“我不炼功了”,事过之后,我很后悔,真不该这样做,既然这么好的宇宙大法我应该一修到底才对,所以我现在声明:以前所做,所说通通作废,以后我要“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 刘爱香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单位的压力下,我写了“保证书”,并交了大法书,对不起伟大的师尊,我痛悔莫及,声明“保证”作废!今后一定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者。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徐丽清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坚信、坚修法轮大法。以前说的对大法不利的话及签名,宣布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高庆珍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从现在开始跟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从新走上修炼路。以前向邪恶的妥协一律作废,特此郑重声明。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张玉兰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因为怕心和不理智,写了“不炼功”,或“悔过书”之类的东西,我是不情愿的,非常后悔,现严正声明:所写的一切不符大法的东西作废,坚定修炼。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刘瑞华 2001年6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压力下在看守所及派出所所做的笔录、所写的“悔过书”及“保证书”,以及在“转化”期间所说的一切全部予以作废。因为我是不情愿的,对此我深感内疚。决心在以后修炼中一定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在讲清真相中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纪占武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曾于2000年12月,前往北京护法,后来在过关时没有守住心性,被接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3个月,在释放证书上签了名、说了“不炼”的话,这是因为学法不深,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深感痛心,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特此声明,以前所写、所说不利于大法的话作废,今后将更加努力学法,加倍弥补过失,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李国书 李国华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不论在任何环境、任何场合,所说、所写的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一切行为全部作废,坚定修炼,紧随师尊,跟上正法进程,心永不变!

大法弟子 李东军 2001年6月10日


严正声明

各位同修、善良的人民群众,你们好!

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给了我悔过改过的机会。我现在声明,以前写过的“决心书、保证书”作废。今后我要坚修法轮大法,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进,跟上师父正法进程,早日回家。

声明人 郭福成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所有所说、所写对大法不利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跟上正法的进程。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张美英 玄兴兰 泮敬花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7.20后政府派人到我母亲家调查时,我当时在场,未看办事人的记录,为使办事人早点离开,就在急忙中替母亲在记录上签了名,现声明此声明作废,坚修大法永不变。今后加倍弥补。

声明人:周平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派出所逼迫的情况下,违心写了“悔过书”和说了“不炼了”的话的,不是自愿的,实际我一直在学法。我要做一名合格的弟子,本着“真善忍”的标准,加倍弥补,我郑重声明以前写的所谓的“悔过书”和“不炼了”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

大法弟子:张兴文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身心受益很大,却在怕心的带动下,做出了对不起大法和伟大师父的事,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为了挽回损失,我特此声明,原来写下的“保证书”之类的东西一律作废,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者,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戴淑芳 刘长芝 李爱云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对法认识不深,曾经签过“保证”,交过书,经过学法,老师经文之后,我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现严正声明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事全部作废,重新投入正法的洪流中,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张丽英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悟性低,在这场邪恶迫害中,没有起到一个大法弟子应该起的作用,说了“不炼了”的话(同时声明我妻子对外说“我不炼”的话)全部作废,真正做一个大法中的粒子,起到一粒子的作用。

刘树国 2001年7月8日


严正声明

声明我向政府写的“保证书:作废。我当时不应该向邪恶低头,给大法造成严重损失,是师父慈悲,让我清醒过来,又回到师父身边。从今以后我要用正念清除邪恶,助师正法,跟师父回家。

大法弟子 李德宽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所有所说、所写对大法不利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跟上正法的进程。

大法弟子 刘振香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因进京证实大法被抓,长期关押在看守所,由于学法不深,写了“悔过书”,严重违背了大法,现声明:“保证书、悔过书”作废!

大法弟子 张春杰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常人的执著心太重,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单位组织签名活动中让别人代签了名字)配合了邪恶,对大法不利,在这里我严正声明,此签名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的进程。

大法弟子:邓晓丽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的根本执著未去,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上交了大法书,并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现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事及文字作废,坚定修炼。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张永莉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95年修炼以来,深深体悟大法的威力及内涵,但在江氏邪恶的迫害下,没能证实大法,反而在怕心的作用下写了“保证书”,作了违心的事,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为了赶上正法进程,为了千万年的等待,我特此严正声明,在迫害下所写的一切作废,重新走入正法中来,作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代书梅 王云环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执著心、怕心,做了不该做的事,在邪恶欺骗下签了名。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全部作废。以后一定按法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要加倍弥补,跟上师尊正法进程,修去一切执著,跟师尊回家。

大法弟子 李秀芳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所说的一切违背法轮大法的话或写的“保证书”,现在正式声明全部作废,并重新坚修大法。

大法弟子 季燕玲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扎实,在高压和邪恶的诱惑下,被迫写了一些对大法不利的言论,现在声明以前所写、所做的不好的言论及行为全部作废,重新回到正法行列中来,跟上正法进程,弥补自己的过错。坚修大法,永不反悔。

大法弟子:陈世茹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过去由于学法不深,曾写过"保证书",我现在严正声明,我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加倍补偿,用实际行动助师世间行,做一个合格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刘长云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2后,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曾向邪恶势力写了两次“保证”,特此声明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王玉兰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自从7月20日以来,所说的对大法不利的话,是自己有怕心与人的观念太重,在此声明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 徐文丽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以前邪恶对我说,要为她和她的工作着想,写份“保证”不论真假、是否本人所写均可。内有保证“不在公开场所炼功”以及所盖“指纹”。本人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作废!做一名真真正正、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张斌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月22日后,由于上级政府采用威逼、恐吓等高压下写的“保证书”及有关对不起大法、对不起老师的言语,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 杨素霞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东西统统作废!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自声明时起,严格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坚定修炼。

大法弟子 乔宝娣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和怕心,1999年7月21日我写了“保证书”,我现在严正声明所写的“保证书”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陈志忠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从1999年以后,由于学法不深,在压力面前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陈新权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1999年7月22日后,由于江泽民犯罪集团利用政府部门采用诱骗、威逼、恐吓及武力的一系列高压下所写“保证书”、“悔过书”及有关诋毁法轮大法及创始人李老师的一系列言语全部作废。特此郑重声明。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刘通建 王卫国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执著心所至,在高压下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高凤舞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放不下亲情的执著,我在拘留所里违心地写了“保证书”和“悔过书”,现严正声明作废,加倍弥补 ,做师父的合格弟子。

大法弟子:赵淑芳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写的“保证书”作废,父母代签的“保证书”作废,加倍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紧跟上正法进程。

刘亚龙 2001年7月7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说过、做过、写过违背大法的话和事都声明作废。今后坚修到底。今后加倍弥补。

季维民 2001年7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正月十六在市政府门前参加护法炼功活动,被公安拘留7天后关进区里办的"洗脑班",被邪恶势力所逼,由于学法不深,写了“保证”;在2001年两会期间,再次被逼写了“保证”。特此严正声明,保证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吴秀华 梁玉玲 2001年7月1日


声明

我叫张美芸,因自己学法不深,在99年7.20违心的写了”保证”,在此声明,当时所写的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粒子 张美云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所写有损法轮大法形象的“书面材料”、“保证书”声明一律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坚修大法紧随师。

叶春晖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从4.25以来,在邪恶的强迫下,我说“不学了”,还毁了书,犯下了大罪,我很后悔。以后继续学法,坚修法轮大法。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胡爱凤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在7.20以后,由于执著心,所说、所写、违背"真、善、忍"标准的话,特此严正声明作废!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不向邪恶低头,紧跟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孙英伟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高压迫害下,以前多次写过的“保证书”一律作废,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周天臣、李秀红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中国政府的残酷镇压下,被强迫写下的“保证书”、“悔过书”,我严正声明一律作废,走我自己的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王慧菊 赵桂英 李庆荣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人的执著,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一定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写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 殷玉洁 2001年7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学法轮功已经4年了,在这4年时间里,身体收益,全家受益,对社会上的任何人都百利无一害。自从法轮功被打成邪教,上北京正法,回来所过的关都没过好,违背了大法。从今以后,认真学法,跟着师父走,一修到底。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刘兆芹 2001年7月6日


严正声明


自7.20以来,在压力面前,所写、所说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声明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姜红艳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以前学法不深,在邪恶的迫害下,写了“不炼”的保证书,现在声明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吕风香 李芳兰 李秀兰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在‘十一’不上访”的保证上签了字,是违心的,现在声明作废。从新做起,坚定修炼,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杨玉珍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家被抓到“洗脑班”,在逼迫下,不情愿地在“保证书”下按了手印,过后想起来很后悔,特此声明:本人在“洗脑班”所按的手印等一律作废。

大法弟子:黄启运 2001年6月25日


严正声明

作为大法弟子,在被关押期间所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融入正法之中,加倍弥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渡。

大法弟子:孙政生 2001年7月5日


严正声明

自7.22以来,在政府各部门的高压迫害、威逼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文字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胡才毅、谭汉枝、万起树、王爱华、朱得美、姜少斌、何燕东、陈家玉、匡凤珍、罗良珍、范凡菊、彭峻、熊爱珍 2001年7月


严正声明

"7.20"以后在派出所做的笔录、表格声明全部作废。感谢师父慈悲众生。今后加倍弥补。

孙英涛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以前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保证”作废。今后按照大法法理真正修炼。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周春林 2001年6月25日


声明

我是大法弟子,我写过保证书:“不上访、不串联、不练功”,声明作废,我深知大法好,修“真善忍”没有错,决心坚修到底。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陈桂芹 2001年7月3日


严正声明

去年公安和居委会叫我按照事先写好的“声明”的内容写下来,并叫我按上手印。我今天声明,以上事情,全部作废。我要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孙海荣 2001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2001年在"洗脑班"上做的笔录中,关于上北京上访的问题上态度不明朗(没有明确拒绝),给大法抹了黑,现严正声明此笔录作废。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管凤琴 李翠芝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本人以前所写的一切所谓“保证书”,及所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早日圆满,精进实修为本愿。”

大法弟子 :马玉涛 迟延庆 2001年5月1日


声明

国家从1999年7月份不让炼法轮功,因为当时有怕心,签过名,我现在还在炼,我坚决炼下去。今后加倍弥补。

李凤霞 2001年7月12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所写的、说的,及别人代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助师世间行,决不服从邪恶势力的安排。

大陆学员 王志茹 2001年7月1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有执著心,有怕心,在邪恶的压力下,向派出所交过大法书,违心地写过“保证书,决裂书”,现严正声明以前在不同情况下所说、所写、所做的及别人代替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李艳秋 2001年6月18日


声明

从1999年7月20日至今二年来,我所说违背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做一个真修弟子。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邹莲芝 2001年7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一切签名材料及做的所有违背大法的一律作废。奋力精进,坚修大法紧随师。今后加倍弥补。

大法弟子 张洪才 2001年7月4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