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马三家


【明慧网2001年7月15日】我是辽宁大法弟子。1999年10月上旬去北京护法,在北京和功友们交流时被抓,被送回所在地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因在看守所绝食并坚定修炼,后被送到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后期,由于我的执著心加上学法不深,向外求,向外看了。总认为别人都对,自己没有了主见,听信他人,迷失了方向,逐渐走向了邪悟,给大法带来了很大的损失。这是一个真修弟子绝对不应该走错的路。

我于2000年4月份保外就医回家,重新学法和看录像,学其他地区的讲法书和经文,当我真正认识到自己走错路的时候,泪如泉涌,痛悔不已。我打开师父的照片,向师父真诚忏悔:师父啊,您还能不能要我这个犯下大罪的弟子啊,弟子错了,我不能离开大法啊…这时我就感到一股暖流涌入全身,我悟到是师父在用洪大的慈悲鼓励我,给我悔过改正的机会。心想:师父啊,弟子再不能迷糊了,在修炼的路上一定要清醒,不管什么大风大浪,一定要坚修大法紧随师。

我在2001年6月初,听说马三家向国外记者开放,并说没有男监这种谎言,当时还没有马上悟到应该早日揭露它们的丑恶面目。我现在悟到了,作为一个真修弟子,一个宇宙大法的一粒子,是宇宙的保卫者,揭露邪恶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现在我就把自己在马三家的亲身经历写出来。

1999年10月29日,我被关押到马三家劳教所。住的是三层楼房,一层是警察办公住的,二层三层都是大法弟子,当时每层都有50~60大法弟子,我住到三楼二室。当时我就想:大法弟子这么多,都能住下吗?过几天听二室队长说,大法弟子来了,才叫男犯搬出去的。我才知道我们住的其实是六大队的男劳教所,男犯搬到离楼房3、4米左右的尖屋顶平房去了。我在室内经常看到楼下的男犯出来倒垃圾。因为六大队没有院墙,离住房300米左右就是稻田,有时我在卫生间就能看到有40~50名男犯在报号排着队出工,去稻田里干活。有一次,我和功友在楼房的后院扫雪,我看到男犯的家属来探视,有的男犯在他住的平房隔着窗户和家属说话。马三家有个一大队叫女一所,六大队的楼房住上了大法弟子才被叫为女二所。

2000年9~10月,我去马三家女二所看望功友两次,那里的环境没有变化,也没有围墙,男犯还在。以上是我看到的真实情况。我们大法弟子是讲真话的,如不真实,是大法法理所不容的。怎么能说没有男监?幼稚的谎言只能欺骗不知情的外国记者罢了。

下面再说一下马三家对大法弟子邪恶迫害。

马三家是邪恶的黑窝,1999年10月29日,大约有100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到马三家女二所,所长叫苏静,三楼还有个叫王大队长的,最凶恶。我住的三楼有五个监室,每个监室由一个队长管,还有两个女犯看管。刚开始她们叫功友们学犯人的监规,功友们不学,只学法背法。后来为了争取炼功的环境开始绝食、炼功。二室的队长说,你们炼什么功啊,到这里来是给你们洗脑来了,就得服从劳教所的管理。功友们不听邪恶的摆布,早上起来炼功,白天背法。恶警们开始迫害大法弟子,记得我们的第三天的早晨,五个室的大法弟子都冲出门来在走廊里集体炼功,炼完功就背《洪吟》,然后分别互相到别的室交流。恶警们把男警察叫来十多个,然后就开始拳打脚踢,揪头发,不让在一起交流。不管岁数大小,它们照样打。从那以后,男警察白天两次,夜间两次到女室察看,看谁炼功就开始打。半夜时有功友起来炼功,女犯就恶毒的打,每天都能听到犯人打功友的声音,有拳打脚踢的,还有电棍的声音。女犯看谁带头炼功,就报告队长,上班后就把带头的功友叫出去,用电棍电一个多小时。有的功友绝食十几天了,男警察们就按着灌食物,还有绝食一个多月的,一直插管。

记得在11月中旬,功友江伟、刘凤梅带头炼功,被好几个女犯毒打了10多分钟,队长上班后,又把她俩叫去,几个队长用高压电棍同时电江伟的脚心和身上,这样折磨了一个多小时,刘凤梅被带到外面冻了一个多小时,再押到队长室挨电棍,她们都被按倒在地上受着非人的折磨。女二所的恶毒凶狠的行径,每天都发生,这样的事情多数功友都承受过。它们不断地把带头炼功的功友调到女一所劳动去。

12月份以后,大法弟子不断地增加,每个室安装了广播,早上5:30叫功友们起床走操、练操,谁不听就被叫到外面毒打、上电棍或体罚,白天坐着硬塑料小凳子,两腿支在脑前,不让动,不准说话,听播放迫害大法的流言蜚语,往功友的脑子里灌,强行转化。恶警们开始是恶毒地打功友,后来又伪装成一副和善的面孔,目的还是为了转化,软硬兼施。

12月中旬,我被调到一大队女一所,那里有三个分队,每个分队有20~30多名大法弟子,和女犯住在一起,早五点刚过就得起床出工,一天出工16~18个小时左右,吃的是玉米面窝头,菜汤是清汤寡水,中午吃的是大米饭一个菜,根本吃不饱,就这样吃不好睡不好的。女一所主要做服装,流水作业非常紧张,有的活没干完晚上10点多拿到宿舍不睡觉也得把活干出来。记得功友朱会梅,快60岁的人了,是农村来的,她给两个机手当半检,女犯总是说她这干不好那干不好,还大骂她,刁难她,她和我讲:我的心在流血啊,我这是学大法了,我要不学大法,我都有不想活的心了!平时还受队长和犯人的强行转化的恶言恶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谁也帮不了谁。还有一个叫李桂兰的,也快60岁的人了,在紧张的劳动和精神的压力下,有些承受不住了,上工时她经常哭,有时半夜喊叫,队长们经常用电棍电她,折磨她,打她。很多功友虽然干活劳累还宁可自己少睡一会,起来炼功,还没等炼上,女犯就把功友拉下床来带到仓库锁在里边,冬天仓库很冷,功友穿着线衣线裤,一冻就是几个小时。就这样,功友们为了自己的信仰所承受的惨无人道的折磨,是难以想象的。

2000年1月初,听说女二所很多学员被恶警用各种方式进行所谓的转化,接受了洗脑的人还被调到女一所迷惑这里的学员,使一所的功友很多被干扰。我也被卷到其中。接受了洗脑的那些人身体都得了病,又打针又吃药的。没被干扰的功友压力更大了。3月中旬左右,队长们把大法弟子和女犯分开住了,分两个分队,每个分队60~70人,每个分队都有所谓被转化的人,就这样坚定的大法弟子经常被强行的洗脑。

4月份我因病保外就医回家,以后的事就不详了。回家后我依然坚持学法炼功修心性,身体很快恢复正常,回想那段走过的弯路心里经常痛悔不已,没能把法学深学透,没能从根本上认识法,因为执著和怕心,辜负了师父的洪大慈悲与苦度。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也是我生命永远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