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心升华了,工作更出色了

一个年轻教授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1年7月19日】我是某学院院长、教授、博士导师。我在走上法轮大法修炼之前,尽管在常人社会中有一些所谓的成就,但几十年来在常人洪流中免不了争争斗斗,为了名利情而喜而忧,所以弄了一身病。前几年也学过几种低层次气功,但由于心性没有提高,并且还给人家治病,搞得身体越来越差,关节炎严重到膝盖都不能下蹲。自从94年下半年有缘接触到法轮大法以来,我被李老师所讲述的宇宙真理、生命真谛震撼着、鼓舞着,很快就转变了观念,身体得到了净化。在以后的学法炼功中,我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了大法的法力所在,以及师父时时、处处、事事对一位真修弟子的帮助和爱护。

一、转换观念,才能真正地体悟大法

李老师指出:““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我和其他一些知识分子一样,开始觉得有些地方太高、太玄,简直不可思议。但是,我没有因为几句话、几个地方弄不明白或觉得太玄,就起了怀疑、犹豫之心,乃至抵触情绪,从而放弃已经送到眼前的、万古难遇的机缘。我当时换了一个角度想问题:我虽然在常人社会中有一点成就,可是在更高深的领域里,我一无所知。我不能用我肤浅的知识对未知领域妄下断言。既然李老师讲出的高深的道理我还不能完全理解,可是我认为“真善忍”这三个字好,我就先按这三个字起步去做吧!所以我就一边听法看书,一边开始炼功,很快就学进去了,而且越学越能理解老师讲的法理,到第五期班时,我已基本上彻底转换了观念,并决定坚修法轮大法。我从思想上根本地扭转过来了,李老师就给了我很多很多,在第五期班上以及随后不长的学法炼功中,我身上一些多年不愈的老顽症奇迹般的好了。如果我当时用第一种方式去对待大法,因对几句话或几个名词有疑问就自以为是地怀疑大法,有缘而不悟,那么我可能至今还陷在常人的泥坑中不能自拔。

二、不执于求,才能学法得法

一些知识分子学大法,就像李老师所说的:“就是把大法当作常人中学习理论著作的方法来学......,这对于修炼者的提高是有阻碍的”。我开始也走过这样的弯路,认为要把老师在大法中讲述的高深的内涵都要字里行间弄明白了才能往下学。如什么是宇宙成住坏,什么是空,什么是单元世界等,座谈时大家争论得很激烈,有的学员甚至提出要写信给李老师,请求解释得清楚些。看到有的老学员在看其它一些方面的参考书,我也保留了一些,有时还翻一翻。通过学法提高,同时在李老师的点化下,我终于明白了这样学法不行。老师这部大法是结合着各个层次、甚至是无比高的法在讲,有的东西暂时不明白是因为层次不够,你修炼提高了不就明白了吗?于是我果断地放下架子、面子,放下探求知识的执著,并在反复通读大法的基础上,开始背书,采用不执于求的态度去学法,我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真正学法得法,身心不断升华的玄妙境界。

三、向内去修,才能勇猛精进

在常人社会中我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专家教授,又是在得到国家成果奖后走上院长领导岗位的,所以免不了年轻气盛、主观武断。我在院班子里是最年轻的,其它成员资格都比我老。在我学大法以前,和一些成员关系比较紧张,由于争斗心、面子心放不下,处理问题分歧很大,而且在矛盾前都是埋怨指责对方,一度弄得很僵,曾经向上级诉苦,不想做院长了。后来学习了《转法轮》中“业力的转化”、“提高心性”等章节后,才真正开始明白我们这个法门要在各种磨难、各种矛盾中去自己各种不好的执著心和欲望。每个不好的心都要放下,没有什么常人中那种以功补过,什么三七开等等。所以真正开始向内去找,一步一步地去检查自己不符合真善忍的言行和争斗心,一件事一件事地去忍。开始忍得很难受,这里面经历了许多刺激心灵的磨炼和一次次摔跟头摔过来了,才慢慢地能够做到不动心,平平静静地忍,心态真正变得祥和起来,不知不觉能够在处理问题时考虑对方,由于我的这颗心放下了,所以整个班子的气氛也祥和起来,在领导班子讨论问题,做什么决定时,我充份尊重每一位成员,尽量不去主观拍板,而是发挥民主决策,顺其自然。以前我对谁都不放心,大小事都想包揽,都想说了算,整天忙忙碌碌,但由于带着不好的心,结果适得其反,往往吃力不讨好。修炼大法后放下不好的执著心,不仅从许多琐碎事中解脱出来,能够腾出许多时间来学法和从事科研教学工作,还使班子团结增强了,气氛祥和了,有了凝聚力,领导全院师生办成办好了许多事情,几次受到学校表扬,还被评为省文明单位。

四、放下常人之心,才能不随波逐流

李老师告诉我们:“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分,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地保持着和常人一样,”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对自己如何在常人中维持最大限度的生活与工作状态进行了思考。我认为作为一名修炼者时刻都要保持一颗向上的心,以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这样才不致于在常人社会中随波逐流;但同时还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在任何环境中都要做好。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我把作为一个学院院长几乎每隔几天或天天都可碰上的吃吃喝喝、唱唱跳跳、吹牛拉关系、收礼送礼等常人热衷的那一套逐渐都放下了,省下来的这些业余时间我主要用来学法或做一些白天没做完的本职工作。一年多过去了,我没有随波逐流,有没有影响我做好院长工作呢?没有。有的事反而做得更好。为什么呢?因为大家感受到一个真诚、善良、大公无私、办事公平合理的领导比一个吃吃喝喝、拉帮结派、自私自利的领导更好更重要。同时我总结了在修炼大法前后自己和单位经历的一些大事和要事,成功与否,确实不都是靠吃吃喝喝、争争斗斗得来的,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当我放下各种不好的执著心顺其自然去做时,往往是无所求而自得,该办成的自然办得很好。举个例子:我是学校职称评委会成员和自然科学基金评委,要知道,高校教师申请晋升职称和申请项目经费竞争是很激烈的;在修炼大法前,每次评审时为了帮助自己单位的老师尤其是关系好一些的、给自己送礼的人达到目的,一到评审期都忙得不亦乐乎,上窜下跳,找这找那,甚至会有意无意地去伤害别人,几天睡不好觉。95年评审期,我按修炼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搞地下活动,不伤害任何人;同时劝说本单位教师把工作做在平时,材料搞好就顺其自然,不要到处去请客送礼,勾心斗角,我自己更是决不收一份礼。我怀着一颗平静的心参加评审,结果是:不争不斗,顺其自然,我院晋升高级职称人数在全校各院系中是最多的;省基金评审结果:我参加评审的学科项目中本院教师命中率也是全校最高单位之一。

修炼以来,我努力按“真善忍”行事,以慈善、祥和之心待人,身心升华了,工作更出色了。我的转变也使很多人看到了大法的威力,从而加入修炼者的行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