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天安门公安分局的经历和见闻


【明慧网2001年6月24日】6月10日上午9:30左右我们在天安门打开了“真 善 忍”的横幅,来证实大法的清白;希望世人能觉醒。

在广场打开横幅后未来得及走掉的我还是被邪恶的爪牙抓到了警车上,后被送到了天安门公安分局,并在那里看到了所谓的中国警察的真正形象,看到了这些所谓的“公仆”们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子民的,真切地认清了它们地丑恶嘴脸和伪善面孔,与其说它们是警察倒不如说它们是流氓集团。

在天安门广场我被两名警察强行扔到警车上,到了公安局门口我就是不下车,因为这不是我该来的地方,于是一个警察上来狠狠地给了我一记耳光。邪恶的警察退后两步歇斯底里地踹我一脚,但我只感觉好像只轻轻被点了一下,身体似棉花一样轻。最终我被拖着头发进了邪恶的“魔窟”,并收走了在广场就已被打坏的眼镜,双手被铐着强行押进监号里。在这里我被关押了一天,并受到了不准许上厕所等严重侵犯人权的管制。但这一切挡不住我们“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的正念。

当我正义凛然地进入号里,第一眼看到的竟是一位女同修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样子。她面部被打得整个是黑青色,好像是被惨无人道地折磨数日了,虽然如此,但她精神仍很好。后来得知她每次前来证实大法都是被邪恶之徒打得它们觉得快死了才扔出来。但是这一切都没有能挡住这位大法弟子一次又一次证实大法的坚定步伐。

不久,进来一位50多岁的大法弟子,虽然他受到了如此不公的对待,但是他显得那样的坦然而祥和。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我们看到一个人被拽着胳膊拖进来了,身体是僵直的,我们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到号里之后警察竟然将这位学员重重地摔在地上,警察扔下学员之后就不管了,另外一名弟子过去翻了一下他的眼皮,发现瞳孔已经扩大了。

我被手铐铐了半日,大约在中午时分,我的手铐才被打开。可是我刚坐下不久,那位女学员晕倒在地,头撞到了墙上,鲜血止不住地流了出来。警察见了之后竟然将她拖出号在外面用手铐铐起来了。那位弟子苏醒之后,警察又疯狂地抓起她的头发使劲地用她的头撞墙。大家听到“咚咚”的声音,不知道撞了多少次。我们感到一阵阵的揪心,要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世界上还会有这样毫无人性的警察呢?

这些邪恶的警察,不断地拉人出去审问,不说姓名就打。一个刚刚14岁的弟子被拉出去之后,到了一个地下室,十几个警察轮番地殴打他,一直到下午才放回来,小孩向我们哭诉了一切。

傍晚地时候,号子里又关进来几个人,他们是在街上摆摊和捡破烂被抓进来的,号子里终于关进来了非法轮功学员。可是不久又进来两位同修,他们都被打得衣冠不整踉踉跄跄地被推进了号子。

在门口,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一个劲地向警察道歉,哀求警察放了她,这位20多岁的警察无动于衷。我们看见老太太给警察跪下了:“我家里的老头子有心脏病,把我扣下后他在家里着急,会出人命的。”老太太跪在地上不起来,警察硬是把她拖进了号子。

原来老太太是在街上卖矿泉水为生的,老头有心脏病,全靠老太太照顾。她坐在街上卖水时,警车开过来了,她赶紧躲闪,可是因为年龄大了行动不利索,挡着警车没有及时躲开,警察便以妨碍公务为由把她扣押了。

警察先让老太太在一张纸上签字,老太太赶紧认错签字希望能早早获释。可是签完字之后,警察告诉老太太,你自己承认是“有意妨碍公安人员公务”,准备租个被子,或者打电话让家里送个被子来吧。老太太一听就急哭了。

在号子里,老太太撕心裂肺地不停地哭喊:“警察不要这样,我向你们认错了,我错了,成不?我家里老头子知道我被关押会出人命的呀!”她两手扒着铁栏杆,不停地哭啊,喊啊。我的眼泪唰唰地流下来了,可是警察们在小屋外边来回走着,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两个小时以后,那个警察终于过来了,这时这个老太太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你叫唤什么呀!”他走过来用手指指着老太太的头,恶狠狠地嚷道,“你哭吧,叫吧,反正你已经在纸上签字了,承认你是有意的了,我把你关押一年,搁置你一年,都是合法的。”老太太一听竟然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周围的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纷纷替老太太求情,警察最后终于同意再等两个小时后放人。老太太实在是担心老头子,还是希望能及时地赶回去照顾老头子,警察说:“过两小时(八点钟),我脑子一转就可能又不放你了,我说了算,我想什么时候放你就什么时候放你。”

八点多钟,我们有九人被带到朝阳区派出所(可能是看守所)。在车门口,50~60个警察列成两队,我们每个人都要从他们中间走过,他们每个人都要对我们打耳光,拳打脚踢,没头没脸地痛打。这种情形只有在电影里描写的黑社会里才见过,没想到竟然发生在“人权最好时期”的这个国度里。

当时有个中年男弟子,由于继续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二十多个警察和里面的关押人员团团围住毒打。它们用胶带粘上他的双手,并粘住了他的嘴,打了很久,之后又将他的双手捆在木棍上,使他的整个身体成十字,把他脸朝下扔在墙角并用石头压在背上,使他不能讲话也不能动弹,看着这些残酷的折磨,我们拼命地喊不许打人,他们便冲过来打我们,好几个人也被粘了嘴,捆了手。

当医生对我们检查身体时,我、那名中年男子和另外一位有残疾的学员由于身体状况非常不好而被释放。

经历过了这人间的地狱,想起还在狱中的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我知道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被夺去生命,只要邪恶横行一天,我内心就不可能会平静下来。谁会知道在这片神州大地,在遍布全国的监狱、看守所、劳教所中,有多少善良的大法弟子正在遭受着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呢。我用我的心灵来呼吁:所有善良的人都能伸出你有力的手,给我们以帮助,尽快结束这种惨绝人寰的恶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