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医师:修炼大法 改变人生


【明慧网2001年6月16日】我叫赖建灯,今年53岁,是一个耳鼻喉科医师,在1997年三月得法的。在我这一生中,病业几乎是不离我身。在常人中终日争争斗斗,使自己的健康每况愈下,一年不如一年。到了最近十年左右,健康坏到极点,真不知道日子要如何过下去的时候,得到了大法,才真正的体会到甚么是大法的力量,大法使我的人生起了完全的改变。

我自己是学西医的,对于各种疾病的治疗与其愈后,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我从小的时候起,就遭遇到一波一波的大小疾病。尤其到了近年来,从胃溃疡到胃出血,从僵直性脊椎炎到虹彩炎,眩晕症,坐骨神经痛。这些病业轮番的发作,饱受摧残,治疗也只是暂时的抑压住,并没有完全能够清除它,过一段时间后还是会复发。

第一次虹彩炎发作时,是在一次清明节的前一天,连续假日的开始。红了两天的眼球,突然转变成眼球内部化脓,眼睛强烈的肿痛,除眼睛睁不开之外,视力完全是白茫茫一片,脓细胞充满了眼球,犹如用浆糊涂满眼镜时看物体一样,只见光影不见形体。除了肉体的苦痛外,内心的失明恐惧是无法形容的。化脓的下一步会腐烂,然后眼球整个脱落掉下来就失明了。一天也没耽误,幸好能找到眼科医师,从眼球周围直接打入药物。一般注射打针,只不过是打肌肉、皮下、血管。我是针头直接把药物打入到下眼睑的眼球周围组织内去,每天打,最厉害时一天曾打两次,经过了十几天,痛苦才逐渐的退下去。但是事情才是「还业恶梦」的开始,以后的每年春天是好发季节,动不动就发作,每次发作只能是抑压住,表面上看是平静了,事实上发病的病灶仍去不掉。每到该发作的时间照样发作,而且每次发作都会拖个个把月,每次也是非从眼球周围打入药物不可,否则就不容易压下来。打的是俗称美国仙丹的副肾皮质素,而且是非常大的剂量。

十几年下来被这种疾病吓得坐立不安,谈虎色变。若是这样长期下来,眼睛没瞎掉,也会造成肾脏的问题,可能终至以洗肾收场。同时这个疾病会伴有僵直性脊椎炎,自二十多年前脊椎骨不明的疼痛开始,再加上十多年前的车祸后,到了现在正呈现它的并发症发威的时候。脊椎骨呈现剧烈的疼痛,尤其到了冬天,躺下去会痛,翻身会痛,起床时也痛,躺着不动也痛。出门坐车时,忍受不了柏油马路上的颠簸,须用两手撑起身体,以避免车行的振动,而且还忍受不住车速太快时振动造成的痛,至于说遇到窟窿,或紧急煞车,那是痛得泪都会流下来。真是视出门为畏途。就在家里平地走路,脊椎骨都是痛得走不稳,各种姿势都会痛。

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刚好是在家母病危时。所以初次拿到大法书籍时,也没去想翻动他。又多年来在各种宗教中,得不到正法门修炼,心中总认为这也都是一般的宗教书籍,也就不太在意他。等办完了家母的丧事,一天睡前拿起了《法轮功(修订本)》一看,猛然发现这是不同于过去我在宗教中看的东西,一直看到夜里三点。

第二天又接着看《转法轮》及其他大法书籍,一口气看完了六本其他的书。此时内心感到一股难言的感受。以前看宗教中的东西,虽有层次之分,但是从来没有这么深的感受过。以前会感觉到,好像是自己从泥土里钻冒出了头来,看到了天光,感到世界无比美妙的大。其次再进一步提升到,从土面爬上了高楼,从高楼上往下看,与过去比,觉得以前的认知是渺小了。但是看到大法之后,对于以前的这一切认知,皆感到微不足道,却有从宇宙中,往下看下来的感觉。那个层次不知相差有多少,内心感到多大的喜悦。

此时我才意识到,这是我长久以来,梦寐以求的东西,以前不知道自己所要的是甚么?现在明确的认识到,这才是自己的目标。

到第二年的春天过后入夏,每天在三更半夜会发作的胃溃疡痛才逐渐的减轻到不痛。脊椎炎的痛,也是在一年后,才慢慢的在不知不觉中减轻。以后的时间里,虹彩炎又曾犯过几次,但是随着对大法的认识,我也不再去理会它,动功做不了,我就多打坐,渐渐的晕眩也就在打坐中过去了。

这样各种疾病,经历过许多次,大多数都过去了。两年多来,健康比以前更好。此时也才真正体会到甚么是玄奥、超常的科学,几十年中在宗教里打滚,始终脱离不了病业之苦。自己对疾病也十分了解,吃药也方便,这几年间吃了比别人多几倍的药,然而病业并没有根除,该甚么时候得病,还是得病。现在终于明白,要完全去掉病业,唯有修炼。

法轮大法使我认清了一切恩恩怨怨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自己人生的方针有了指导的方向。因此生活中减少了怨恨、减少了争执、减少了踟蹰、减少了委曲、改变了过去的想法,找到自己的差距,重新再出发,走向更高层次的未来。我珍惜大法修炼,期修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