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三号”获新生

【明慧网2001年8月17日】我是一名普通女工,家有四口人,靠工资生活,虽不富裕,倒也快乐、和谐,可谓美满幸福。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1994年6月,我得了“红斑狼疮”。这是血液顽症,一经确证,等于登上“死亡列车”。爱人领我住遍市内各大医院,治疗无效。狼疮侵袭了内脏,使我的双肾高度受损,心脏波逆转,腹部胀得鼓鼓的,大小便排不出去,周身浮肿,高烧不退。西药治不好,化疗、针灸无济于事,去一家专治这病的中医院,药量一次次加大,病情却一天天加重,致使我倒下,长期卧床不起。

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全都花光了。亲朋好友,能借的都借到了。旧债没还,无法开口借新债。即使有了钱,各种医疗手段都用过,再也无医可求、无药可救了。1995年春节,别人家欢歌笑语,我家却愁云密布。见此情景,我产生死的念头。于是,吞吞吐吐想要嘱咐爱人几句。谁知他竟从微弱的话语中听出了弦外之音,急切地说:“你可别胡思乱想呀!……我求求你,千万要熬得住啊!”就这样,我活无进路,死无退路,处在生死两难的境地。

在这艰难的时刻,爱人单位职工集资帮我们走出困境。我爱人不管年不年,拿着这笔钱没买鱼,没买肉,而买了一麻袋中草药和上千元的中成药,死马当活马医。可是,旧病未愈,又添新病-“硬皮症”。我想看看自己,全家人都不给我镜子。自己挣扎着够到镜子一照,我惊呆了:这是我吗?整个脱像了,面部萎缩得皮包骨,嘴抽抽,眼窝深陷,目光呆滞,头发枯黄没剩几根,真好比一具木乃伊。难怪别人不忍看这面容。还熬什么呀!我再次萌生了死的念头。

就在这绝望的时候,我有幸接触了大法,绝处逢生。我的邻居严婶是大法弟子。她送来了大法弟子学法心得交流会的录音给我听。他们学法后身心的神奇变化吸引了我,我也想试一试。我向严婶借法轮大法的书看。其实,两年前,我刚患病时,严婶曾借给我一本《转法轮》,可能当时机缘未到,没看进去,就送了回去。这次翻看《转法轮》,只觉得这本书怎么这么好,越看越爱看。三天看完一遍,又从头看。仅一个多月,一连看了十多遍。老师讲的法理深深触动了我的心灵。过去,我不堪病痛折磨,想寻死解脱。老师说:“唯一真正要寻找你舒舒服服的没有病,能够达到真正解脱的目的,就唯有修炼!”我明白了修炼是寻求解脱的唯一途经。我再也不愿消极沉沦了,我要修炼,我要返本归真!

决心修炼后,我奇迹般地起身,离开了久卧的病床,从三楼到二楼严婶家学功了!半个月后,我鼓起勇气走下楼到炼功点上和大家一起炼功了(以前上下楼都得爱人背)。我三套动功都能随着做下来。炼功后,还可以往家买菜,一开始只能拿一、两斤,逐渐地十多斤的大西瓜也能抱回家。在修炼中我按照老师告诉我们的道理努力提高心性。我曾先后捡到象啤酒瓶嘴那样又粗又大的金戒指和金耳环。虽然我很需要钱,可我没动邪念,都交还了失主。

随着学法和炼功的深入,心性的不断提高,我的身体在快速净化。我恢复了120多斤的体重,全家人也恢复了往日的欢乐。邻居们都说:“这法轮大法把要死的人都炼成这样,可真是好功法啊!”

1997年4月1日,我终于骑上自行车上班了。几年前,单位的同事来看我,都以为是最后一面含泪走了,并把我排上了“死亡名单”中的第三号。如今,单位领导和同事都大为震惊,围着我不解地问:“是什么灵丹妙药使你起死回生?”我激动地告诉他们,是李洪志老师和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