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马三家的邪恶


【明慧网2001年8月23日】我因修炼法轮大法,99年两次进京护法正法,被当地非法关押三次,共105天之久。后又被非法强行送马三家劳教。下面把我知道的马三家的邪恶告诉世人。

我被非法关押在女二所一大队二分队,是马三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最为邪恶的一个分队。该分队非法关押着两名大法学员,一个是邹桂荣,另一个是苏菊珍,她们在那种高压酷刑下还坚持自己的正信正念,没有改变她们对大法的坚定。恶警们经常用电棍电学员。邹桂荣、苏菊珍就是被恶警邱萍电得死去活来,皮肤都电焦了。恶警们无法动摇她们的信念,就把她俩交给邪悟的叛徒,这些魔变的生命非常邪恶,它们让邹桂荣、苏菊珍面壁,从早晨一直站到晚上,几天不让睡觉,一天只给一顿饭。看这样不行,就想出另一套方案,每一种方案都要坚持几天,有站着、蹲着、撅着、飞机式、骑摩托车式、倒立,有一次还把邹桂荣倒挂起来。在体罚的过程中,叛徒还要打她。这些体罚对她俩都不起作用,于是就又想出更毒的办法,把人两头叩一头捆上,背上坐人,然后再打。为了不让其他大法学员听到叫喊声,暴徒们把人弄到仓库或厕所去,把嘴堵上。有一次恶警邱萍和几个暴徒把苏菊珍拖了回来,把她拉到沈阳的某医院精神病治疗处,又给开了几瓶药,都是治疗精神病的,一百多元一瓶的药,开了好几瓶,花掉苏菊珍家属不少钱,天天有专人逼苏菊珍吃。

有一次,邹桂荣被暴徒打得遍体鳞伤,衣服上血迹斑斑,暴徒们怕大法学员看到影响不好,马上给邹桂荣换衣服,停止了几天迫害。但邹桂荣吃饭睡觉都成问题,大法学员喂上奶粉,晚上帮她脱衣服,肿得很厉害,样子很吓人的,就这样暴徒也没放过她。等她伤好了还继续毒打。还有一个叫王丽的大法弟子,虽然没受苏菊珍和邹桂荣这样的折磨,但也被电棍电过,还给打镇静剂,现在邹桂荣、苏菊珍、王丽不知去向,已不在女二所了。

还有荆萍被几个恶警打过电过(一、二、三分队队长和值班恶警)。林平和陈健新也被恶警邱萍电过。

王慧被一大队大队长恶警王乃民电得死去活来。恶警们经常在办公室和四防室对大法学员用刑,而彻底背叛“真善忍”的叛徒经常在厕所、四防室和仓库、办公室对大法学员下毒手,有时还给恶警们出主意怎样整大法学员,向恶警打小报告那是经常有的事。可见马三家的狱警想要把人都变得和她们自己一样邪恶和下流。

还有马三家告诉新闻媒体没有男劳教,这是在说谎,欺骗世人。我住的女二所一大队就是六大队男劳教的楼,男劳教后搬到和我们住一个院子的平房去了(18名女大法弟子被送到男监,那是铁打的事实。因为我被邪恶迫害流离失所,前些时候,我来到18名女大法弟子之一的家乡,了解了事实)。我们天天可以看到男劳教从我们楼下过干活去,而且我们倒垃圾是一个地方。

再有外国新闻媒体去采访,看到的都是假象,恶警们把马三家装了门面,留下恶警们比较信任的叛徒留队等候,大法学员都被带走了。

所长苏静收学员家属的钱,还有我们学员家属给学员的钱都要入帐,由一个男警察转入小卖部,但是很多学员的钱没有入帐,不知去向,而小卖部卖给我们的东西要高出市面几倍。

当外人来参观时,看到听到的是一片伪造的“欢声笑语”,没人敢说。而在参观团来之前马三家就把它们认为的不配合邪恶的人物都看起来或转入别处,用铐子铐住,还得由人看着。

当第四期解教大会,也就是2000年12月17日,当邪恶之徒诽谤大法时,场下的邹桂荣突然站起来,高声喊到:你说的不对!这时邹桂荣被身边的恶毒包夹人员痛打了一顿,当时就被男警察带离会场。当时我看到有一镜头对准现场,但新闻播出时没有真实的场面。开完会后,中央焦点访谈的记者来到我们分队要求采访邹桂荣,在恶警的精心安排下,就在我们分队进行采访,当邹桂荣说她在这遭到体罚和酷刑时,邪恶之徒不让她说,最后采访不下去了,不了了之。这一片段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也没放。

这就是被江泽民控制的媒体鼓吹报导的马三家的邪恶。我希望所有被马三家迫害的大法弟子,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来揭露马三家的邪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