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子集中营效仿纳粹欺骗国际社会的真相


【明慧网2001年7月19日】“马三家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窒息邪恶》)。今年5月22日联合国人权组织调查小组进驻中国马三家子教养院专门调查所谓中国法轮功“案件”之事,都是在江泽民集团的事先安排下进行的,他们所见到的一切都是骗人的假象,都是不法狱警们事先安排好了的。他们用欺骗的手法愚弄国际人权组织,其手段和当年的纳粹集中营接受国际社会调查时的表演如出一辙。

在调查小组没来之前,狱警们就把床头卡、胸前卡都集中收缴去,安排的被调查者都是一些背叛大法、投靠邪恶的人。当调查小组成员要求调查没转化的学员时,狱方早有准备,特意找来从外观上看上去不象受迫害很深的所谓的“未转化”学员。而且他们在回答记者的问话时,也都经过事先的安排,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事先都有布置。当调查小组成员要求再调查其它房间的学员时,狱警们就禁止他们再往里走,说那里边是库房。其实,绝大多数的坚定的大法学员都被隐藏起来。五、六十人被关进一间房间里,关上门,本来天就很炎热,又不通风,致使有的大法学员中暑,呕吐、昏迷、恶心,还不让出声。因为暴徒们“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理性》)。有几名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一大早就被包夹人员送上汽车被秘密地转移到了更隐蔽的地方去了,出了大院,送到别的大队去了。

为了应付国际人权组织调查小组的调查,食堂故弄玄虚,挂上食谱板,上面写着从5月21─5月27日一周的伙食:每天两顿细粮,中午两个炒菜。确实在检查的当天中午是两个菜,晚上也是细粮,可是第二天情况就变了,晚上就是苞米面大饼子了。

调查小组进驻马三家子调查是专门被安排到女二所二大队调查的一部份投靠邪恶的人。女二所一大队、三大队及女一所,及男队大法弟子等等都没有被调查,二大队只是一小部份人被调查,这都是事先安排的。在马三家子教养院里也有少部份男大法弟子,大约有20多人。他们大多是在99年底以前被抓进来的,有大连、铁岭、沈阳等辽宁省的大法弟子,他们坚定大法修炼,勇敢捍卫宇宙真理,邪恶之徒恨得要死、怕得要命。男大法弟子同刑事犯关押在一起,他们吃尽了苦头,遭受到种种非人的折磨,他们中有彭庚、冯刚、刘庆明等。由于他们长期坚持宇宙真理,捍卫大法,坚决不转化,不决裂,所以他们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子。马三家子不但有男大法弟子,而且这些男大法弟子非常的坚定。由于他们吃不饱,伙食中长期缺乏营养,加上折磨,他们在田地里被强迫劳动时,经常昏倒在田间、地头。

女大法弟子也经常被迫下田地里干活、拔草,年岁大的(60岁以上的),体弱多病的,如高血压、心脏病等,也都参加拔草,而且每天劳动时间超过12小时。有个年岁大的学员,身患高血压、心脏病,在田里拔草昏了过去,是别的学员背回来的。在室内被强迫劳动时(做手工艺品)也经常做到夜间11至12点,学员的手指肿起很粗,狱警们却说:不干完活,谁也别睡觉。

在吃的方面,学员经常吃不饱,早上苞米面大饼子也不熟,中午大米饭窜烟,糊味薰人。菜呢,大部份是汤,不够吃就多加水,有时连咸淡都没有,更不用说调味品了。食品的卫生更不用说,有一次早饭,竟发现大饼子里面有一只大死苍蝇。早饭稀粥不够就加凉水,吃不饱是经常的。

在住宿方面,由于学员多,分上下铺,两张床合并住三个人。有一次来检查,还特意把其中一床被拿到外面晒一晒,以蒙蔽检查团。后来搬到楼里住时仍然是上下铺,上铺的学员上下铺时没有脚蹬踩,而且上铺的床边没有护栏,以致有位学员睡觉时翻身不慎掉下来,磕了个鼻青脸肿,鼻梁骨骨折。

在女二所二大队四分队有一名大法学员由于不屈服,被邪恶之徒捆绑打翻在地上,造成腰间盘突出,下颌骨骨折,腰部严重损伤,每天上厕所都由包夹人员搀扶,走路特别困难。在一分队一名大法学员被打成轻度脑震荡,第二天起床,不能叠被,头抬不起来,恶心呕吐。

狱警经常利用魔变了的叛徒狠毒地打大法弟子,有时一连六、七天不让睡觉,而叛徒则可以轮班睡觉,白天夜里轮流倒班,被折磨的大法学员则要承受几十人的围攻、打骂、冷水浇头。

有一名大法学员因为不背30条就被刑事犯打得死去活来,从室内打到院里,打手嘴里还骂着、叫喊着。

看电视不许看其它节目,可笑的是“五一”节期间中央电视台演《西游记》,狱方说是大毒草,不许大法学员看。狱警们还经常背着学员翻学员的私人用品,不经本人同意擅自拿。在物价方面,擅自抬高物价,而且90%以上的商品是假冒伪劣产品,如香皂、牙膏、手纸等等,比市场价格高出一倍到几倍。如40-60页的软皮日记本,市场价格0.80-1.00左右,在马三家子教养院的小卖店里竟卖3.00元一本,硬皮日记本市场价2元,那里卖4.50元。象香皂中什么舒服佳、力士等都是假冒伪劣产品。

以上这些事实只是马三家子教养院的部份真实写照,还有许许多多......我们的目的只是把那里的真实情况讲给世人,呼吁世人和我们一起制止江泽民集团的法西斯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