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1年8月8日】看了很多同修的文章,深深为他们的正信和正念而感动。但是每次当我想把自己的体会写下来时,都会有干扰使我无法动笔。

我是文革前出生的,在文革中长大,从小就学了一整套的斗争哲学,学会了写大批判的造假、瞎联系文章。父亲是很喜欢各种气功和佛学的。家里有很多气功书和佛教经书。我曾经试着读佛教的经书想达到四大皆空,修炼到彼岸去,但根本无法修炼,因为心里有太多的杂念。也许是还有一点佛性在,在工作中我不同流合污。到了90年代,公司的领导都喜欢拍马的和跟他们一块儿进包厢的业务员,而我都推脱了,所以就被排挤到了另册。后来又换了公司,那里的领导更是拼着命把公家的资产往自己家转。我出国2年后,那个厂就倒闭了,但每任厂长都大大地发了。虽然我觉得社会风气不好,但自己也渐渐地学会了顺着潮流去捞钱,思想也就慢慢往下滑,自己还以为是成熟了。

就这样在黑水中趟了十多年,我终于感到无聊和不应该去适应堕落的工作环境,于是到了美国留学。在美国,99年3月有幸得法。当我拿到《转法轮》后,当晚我一口气看了大半,第二天早晨就看完了。从这本宝书中,我解开了许许多多的迷。包括从前的一些气功名词,佛教名词,以及在大学里看的许多关于失落的文明的疑团。我突然发现人的生命原来还有真正的意义。于是就追着给我书的大法弟子要学功。炼功才一个星期就出现消业反应,因才得法,心中有些怀疑。那些弟子就带我去集体炼功点炼功,还看了老师的法会上讲法录像。当天下午,消业反映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从此坚信大法的神奇。

以后很快就遇到了4.25风波,但我相信老师说的,而且我自己以前长期在共青团兼职,对于XX党的说谎宣传早有了解。99年6月,我有幸在芝加哥见到了尊师,我当时只觉得非常慈祥的场,自己却一句想说的话也想不起来。

我毕业来到一个南方小城,之前那里没有一个弟子。等我到了那里,很快又来了一个老弟子。不久就有人来学功,于是学法炼功点很快建起来了。有了一个大法弟子群体,大家可以互相帮助互相促进。两年来,我们从大法学员慢慢成熟到大法粒子,又成为正法弟子。在修炼中我出了慈悲心,看到别人的痛苦会流泪,看到国内大法弟子的壮举我感动的泪流满面,而从前,我根本不会在意别人的痛苦,看悲剧电影也不会伤心,甚至一听是悲剧,就根本不去看了。我的执著心更是一个一个暴露出来,又一个一个在考验中去掉。有时过关没过好,还要补一次。正法修炼来不得半点马虎,每一部分都要扎实修好才行。洪法和讲清真象工作也在其他地区的弟子帮助下,逐步展开。

我的天目是关着的,前额总是一块黑的屏挡着,所以我没有象其他学员,可以看到法轮看到其他空间的殊胜景像。但是我过的关却不少,也许师父认为我不需要天目看见也能修吧。只有在这次7月华盛顿DC法会上,我天目突然看见了许许多多的佛、菩萨披着红色的袈裟盘腿整整齐齐地坐在一片明媚的佛光下,他们胸前都有约一尺直径的法轮在转。这只是我在自己层次上看见的,其他弟子看到的更壮观殊胜。

感谢师尊给了我们如此伟大的佛法,给了我们参与正法的荣幸,这或许就是我们千万年前下来当人时立下的誓约。就我而言,何时正法结束,能否圆满,何时圆满都已经不在我脑海中,我只愿为大法再多做一点,再努力一点。

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