谐和街1号:大法的威力使我的家庭和睦(译文)

【明慧网2001年9月8日】我家在加拿大某地谐和街1号,我相信这是老师的一种点化,我想告诉大家大法的威力是如何给我家带来和睦,尤其是大法如何改变了我父亲,而他不是大法学员。

我的孪生兄弟和我在三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母亲看到我们在健康和习性上的良性变化,也随后开始修炼。这使父亲感到有点被忽略了,他认为如果人要想寻找人生的真谛或修炼,那肯定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因此,带着这种扭曲的观念,父亲把我们修炼法轮大法当作是对家庭以及他提供的生活的一种侮辱,而且在整个城市,我们是唯一积极活动的学员。父亲尖刻地说没有其他人想学,并说他都不好意思对别人说我们修炼,要我们小心谨慎以免损害他的生意。

他时常干扰我们修炼,而且抱怨说我们花太多时间读《转法轮》和组织洪法活动,在此期间他讲了许多不好的话。记得当中国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时,多伦多的学员租了一辆巴士,去渥太华向加拿大政府请求帮助,我兄弟和我立即搭上去多伦多的公共汽车同他们会合。临行前没有正式同父亲商量,因此回家时他非常恼怒,已把我们房间里的大法书籍和资料拿走,我们原以为他都给扔了,结果发现在车库里,他大吼大叫并威胁我们。

我当时感到父亲永远不会理解我们和支持大法,产生了这一观念,我想他不是一个好人,而且他只是为我们的洪法工作制造干扰。他对我说我对他不再亲近和热情,因为我不再同他一起度过时光,他觉得就好像失去了女儿。我想他就是不理解我们所做事情的重要性,花一天时间陪他是一种浪费,但我自己又树立了什么榜样呢?这是在讲善吗?老师不是告诉我们在任何环境下要做好人吗?我难道不应该也救度他吗?如果我每天不给他时间,又如何能期望他理解我们的所作所为呢?

我认识到花时间同父亲在一起的重要性,于是又重新开始做一个女儿。和他见面时我会给他拥抱、亲吻,我还与他开玩笑,甚至“戏弄”他,问他头晚冰球比赛的情况以及他工作如何忙,我坐下听他谈论准备如何修理房屋。当我兄弟和我都从大学回家时,我们在后院同父母一起游泳,然后去吃冰淇淋,租电影回家一起看。在父亲节,我们全家用一整日骑自行车出游,中午吃中餐,我们一起做传统和有益健康的事情,父亲甚至又重新叫起了我“小家伙”。一天晚上,我们集体学法后回家,我兄弟跑下楼去,母亲问他为什么这么急,他说要在父亲睡觉前说“晚安”。我跟着他,跳到父母的床上,就象小时候那样,父亲笑着把我们推开,并开玩笑地把我当作脚垫。

现在的时间是何等宝贵,每分钟是如此重要,为什么我兄弟和我花时间做常人的事呢?因为我们也想救度我们的父母,重要的是让我们周围的人理解我们所作的事。我们的行动彻底改变了父亲。

过去他经常威胁我们说要告诉每个人我们是XX,因为我们脱离社会不再做常人的事,他曾说不值得同我们交谈,但现在却帮助我们洪法。

现在他经常这样讲:“我知道你们做的事非常好,迫害很可怕。”有一次,他同我们一起去参加“法轮功之友”的晚宴,事后他告诉他的朋友我们作了多少工作,是多么有条不紊,所有的重要人物都在那里。他说他的确留下了深刻印象,看见我兄弟、朋友和我背下中文歌词并在台上为观众演唱,他很兴奋,甚至站在椅子上快乐地拍照,我经过他桌旁招呼他时,他会问:“你们俩准备再唱一首吗?”

他对每个人变得更耐心、更和气,当我们告诉他我们请假去参加法会时(尽管我们是在校的学生),他不再冲我们叫喊。

中国发生自焚事件时,在澄清真相之前许多报纸都没正确报导。父亲去工作时,发现他的老板兼合伙人和其他同事已从报纸上把文章剪了下来,放在他书桌上说:“解释一下,我们知道全市法轮大法联系人是你的姓氏。”这是我父亲最担心的事,即我们的修炼会影响他的生意,但你知道他怎么回答?他向大家澄清了事实,并解释说这只不过是一派谎言。他能这么做是因为我兄弟已在前一天晚上花时间向他说明了一切。

告诉我们的家人所发生的事是非常重要的,因而他们能感到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我知道有个学员不告诉他夫人任何事,因为她不理解和不同意他修炼,那名学员接受一家当地报纸采访后甚至不把文章给夫人看。我想,如果他说:“亲爱的,看一下报纸上这篇关于法轮大法的出色文章,我非常高兴社区的人会这样支持,我们所做的事情的确能改变局势,这对我来说意义太大了。”这样,他夫人也许会感到自己是其中一分子,从而变得通情达理一些。

我也听到有的学员讲不要在家人身上花时间,只做大法的工作,他们认为这意味着已放下了对情的执著吗? 我们做的每件事不都是大法的工作吗,花时间同家人在一起不也是大法工作吗?洪法活动是极其重要的,但我想如果忽略在家庭环境做工作,这也是有漏。

有一次我父母在邻居家打牌,邻居说中国的人权状况变成了“酸葡萄”,因为在新闻中出现得太多,我母亲说:“不错,新闻中的确出现得太多,但那是因为中国的人权状况没有变化,因为中国在世界的另一边,你可能认为同你无关,但如果这事发生在加拿大,影响到了你,你的感觉就会不一样。”我父亲接着补充道:“是的,我现在明白了你应该保持压力以做成每一件事。”他现在不再抱怨我们在这些事情上花费时间太多,甚至给我们出主意。

我父亲除了支持大法,他甚至对修炼大法产生了兴趣,发生了我以前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他开始读大法书籍,让母亲教他炼功。

这是大法的威力,我希望我们能做得更好,救度我们周围的人,不漏下一个人。

老师讲:“我知道大家很辛苦,你们要工作,要学习,有家庭生活,有社会活动,同时呢还要照管家,干好工作,还要学好法炼好功,还要去讲清真相。难!”(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

我们希望将来家庭会怎么样?我们应记住在自己所做的每件事情中都会产生影响,我们应该善心对待每个人,我希望我们都能让我们的家庭环境友好和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