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王大妈识字记


【明慧网2002年1月12日】七十多岁的王大妈有个习惯,每日清早起来要到附近的公园转悠一圈,舒展舒展筋骨。公园里有一群人,不管天寒地冻还是刮风下雨,总是一开门就进去,也没有多余的话,聚在一起就跟着音乐开始炼功。王大妈已经注意他们好久了。

这一日一大早,王大妈又来到公园。她心想:“我天天瞎转悠,何不去学个功呢?可不知人家要不要我这个老太婆?”
王大妈来到那群人炼功的地方,看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就开口问她道:“大妹子,你们这炼的是什么功呢?我来学学行吗?交多少钱?”
老太太说:“我们炼的是法轮功。欢迎你来学,法轮功义务教功,不收钱。”
于是王大妈便跟着这群人炼起了法轮功,也风雨无阻地坚持着。

炼了一段时间后,当初教她炼功的辅导员告诉她说:“炼法轮功不但要炼动作,更要做好人,修心性。师父的书《转法轮》就是讲怎样才能做好人、修心性的道理,我们除了炼功外还应该看师父的书。”
王大妈说:“哎呀,快别提看书了。刚解放时我倒是参加过扫盲班,可到现在还是字认得我,我不认得字。你们怎么炼我就怎么炼呗,做好人我知道,不用看书了。”
辅导员没再说什么,几天后又告诉王大妈说:“大妈,这几天我家里放老师讲课的录像带,每天中午放一讲,一讲两小时,一共九讲。你愿意来看吗?”
“录像带?那好啊,那我能看,那我去。”

第一讲看下来,王大妈逢人便说:“哎哟,老师讲得怎么那么在理啊!句句说到我的心窝里!我真是越听越爱听!”
第二天是王大妈亲家七十大寿的日子。一家人在饭馆包了席桌,王大妈坐了首席。大家刚要举杯为寿星祝寿,王大妈突然想起:“糟糕,今天该听第二讲,我怎么给忘了!真是老糊涂了!”
王大妈放下酒杯,对亲家说道:“亲家,对不住了,我有特别重要的事,马上得走。回头再把礼给您补上。”说完起身就往外走。
儿子追到门口,跺脚道:“妈!多大的事儿!您倒是吃了饭呀!”
王大妈一招手,叫了辆出租就上了车,回过头来对儿子叫道:“我不饿!”

看完录像回到家中,王大妈觉得有点累,就倚在炕上睡着了。
睡梦中王大妈看见两个跟录像片中一样的大法轮闪着光的从窗外旋转着飞进来,对着她的脸部就飞过来了,然后在她脸旁边旋个不停。
王大妈醒来后,发现自己左腮旁的肉瘤又红又亮地肿了起来,看起来好不吓人,却又不疼不痒。这个肉瘤有鸡蛋大小,长在那里已经八年了,虽然一直没有发展,但实在有碍观瞻。王大妈从来不敢剪短发,为的就是要用头发勉强遮住它。
王大妈没有声张,心想反正也不疼也不痒,干脆等看完九讲再说。

第三天,王大妈看完第三讲回来,又靠在炕上小憩。睡梦中似乎又看见两个法轮。一会儿觉得肉瘤处有点痒,就迷迷糊糊抓起手绢擦了一把,然后又睡着了。
王大妈醒后,捡起地上的手绢,发现里面有团非白非黄象元宵大小粘乎乎的东西。王大妈莫名其妙,不知这团东西从何而来。无意中一照镜子,王大妈惊奇地发现:肉瘤没了!一点也没了!原来长肉瘤的地方除了皮肤稍有点松外,什么异样也看不出。
儿子下班回来,王大妈一把拉住他说:“看看我这瘤子!没了!什么痕迹都没有就没了!就算是去医院动手术,怎么也得缝几针吧!看看!看看!什么痕迹都没有!还不是我炼法轮功炼的?”
儿子看着王大妈的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赶紧打电话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姐姐。街坊邻居奔走相告,王大妈的房间被挤得水泄不通。

第四天,王大妈喜滋滋地继续去看录像,看完后问辅导员道:“你说的《转法轮》那书写得跟录像讲的一样吗?”
辅导员说:“一样,《转法轮》就是根据老师讲法录音记录下来的。”
“哦,知道了。”
回到家中,王大妈对儿子说:“儿啊,妈求你个事儿。你去给我买本炼功的书,名叫《转法轮》。”
“妈,您又不认识字,炼功就炼呗,买书干嘛呀?”
“你甭管,我就是要这本书。你得给我买来!”
“好好好,给您买!”

儿子买来《转法轮》,王大妈喜不自胜,一把将书抱在怀里。
中午趁家里没人,王大妈坐在炕上,将书打开看来看去。但除了书中老师的照片和法轮图形外,确实一个字也不认识。
王大妈着急地想:“这可怎么好呢?这么本宝书,我却一个字也不认识。”
王大妈急了好一阵。一日,她抱着书朦朦胧胧地睡着了。睡梦中见到《转法轮》中的字五颜六色,漂亮得很。王大妈欣赏了一会儿,突然看见这些五颜六色的字闪着金光,一个一个飞到她脑子里。
王大妈醒过来,回想起梦中的情形,叹了口气又将怀中的《转法轮》打开。
怎么回事儿?这回书中的字王大妈一个一个全认识了,好象跟他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似的。
王大妈手举宝书大声朗读,一口气读了三讲,真的跟录像中讲的一样!

儿子下班回到家中,王大妈又一把抓住他说:“儿啊!妈认字了!《转法轮》中的字妈全认识了!”
“您?认字了??”
儿子无论如何难以置信,顺手将手中的晚报交给王大妈说:“那您将这份报纸念念看。”
王大妈接过报纸一看,傻眼了:报纸上的字她一个也不认识。
儿子刚要笑她,王大妈不甘心地赶紧又打开了《转法轮》——书里的字她还是个个都认识。
王大妈长吁一口气:报纸不认识不要紧,《转法轮》能看就行!
后来大家终于发现了,王大妈认的字搬不了家:字放在《转法轮》里,她个个都认得,《转法轮》她能从头读到尾;字放到别的地方,她一个也认不得。就这么稀奇。
再后来王大妈的儿子、孙子,还有好多街坊邻居都跟着王大妈炼上了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