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夜幕降临时


【明慧网2002年1月10日】又一个三层楼房窗户里的灯亮了。这种六层的内销房不知从90年代的什么时候起悄悄地爬遍了A市。一排排的很难区分,灰沉沉的总是给人感觉用了太多的水泥,绿化地带像是敷衍了事几笔带过。

天刚暗下来。家家户户溢出炒菜的油香。从窗口望进去,墙壁上折射出电视屏幕五颜六色的闪光。这是一个人人盼望温馨的时刻。盼望归盼望,窗户里人的实际心情在这时是很难捉摸的。喜怒哀乐中透露了白天的生活。

李刚进屋后没有马上换衣服。他环视了一下再熟悉不过的陈设:一张铁框架双人床,写字桌上的电脑,19寸的国产彩电,书橱...用的到的都不缺,用不到的都没有。相形之下,显得饱满高大的是那个五层的木质书橱。摆的整整齐齐的书是李刚与文秀的共同骄傲。书橱的中间一层放了一些镜框照片。透过窗子,可以看见暮色中小孩相互追逐的身影。

李刚脱去外衣,显出结实魁梧的身材。平时永远乐呵呵的李刚,这时浓眉微收。坐在沙发上望着黑暗的厨房,李刚心里惦着文秀。打开电视机,换了几个台,马上又关上了——电视节目的内容与李刚此时的心情相差太远了。

文秀去了北京。李刚走到书橱前,拿起在张家界旅游结婚时的合影照片。当然,文秀这次不是去旅游。真正的原因李刚清楚。李刚两眼有点模糊,两年前与文秀初遇的情景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1997年初秋的一个傍晚。暮色苍茫,李刚驾驶着吉普车沿郊区公路赶回公安局。李刚当刑侦警察已有三年了。接到的大案不断,许多案件涉及到上层,非常棘手。不过,今天的调查还算顺利。

前方不远有一伙人在晃动。好像有人在挥手拦车。李刚把吉普开到跟前停下,急忙下车,发现路西一辆“东风”汽车斜卧在玉米地里,路东一辆小车四轮朝天卧在路旁,有两三个人从小车里托出一个头部鲜血淋漓的男子正在往公路上抬。是一起严重车祸。

“还有几个?赶紧一块抬上来。”还没等他们说话,李刚已把车门打开,让他们把伤员直接放在前座上。

“不清楚,情况紧急,你赶紧走,救活一个是一个,后面的再截车。”众人几乎同声说道。

事不宜迟,李刚跳上车。“请问司机同志,您贵姓?”李刚启动油门,寻声望去:一位20来岁的姑娘,齐耳的短发,红彤彤秀丽的脸上淌着汗,好像是那位带头拦车的人。

李刚一手扶伤员,一手把方向盘,来不及多说,一路直奔县医院。将到县城时,伤员才发出呻吟声,断断续续地告诉李刚,他们是A市供电局来B县支援施工的,车上共有五个人。到县医院后,李刚为伤员挂了号,送进急诊室,向医生说明情况后,马上开车去A市供电局报信。单位很重视,一面组织车辆、医护人员奔赴出事地点,一面派人带钱前往医院。李刚见他们安排得迅速、妥当,就回局子,洗刷完车就回家了。

类似的紧急场面,李刚经历的太多了。非公务义务救人也不是第一回。在他看来这天只不过又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李刚从小爱打抱不平,又生来聪明精干。在警校无论是擒拿格斗还是计算机无一不是名列前茅。当了警察后,开始钻研武术内功。大约半年前,刑警队的同事都知道他开始专一炼法轮功。从外表看,李刚好像文静了许多。

一个月后,A市供电局和B县供电局两个单位的领导,拿着锦旗来到A市公安局表示感谢,并当场给李刚五百元作为奖金,说:“你做好事也不留姓名,让我们找得好苦啊!”原来,他们找不到李刚,也找不到那位拦车的姑娘。后来找到了那位姑娘。不知有心还是无心,姑娘抄下了李刚的车牌号。

“作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在那种情况下抢救伤员是天经地义的。这钱我不要,就请你们把它交给希望工程,救助失学儿童吧!”李刚对名利看得很淡。

他们还告诉李刚:那天李刚送去抢救的伤员叫张魏。刚把他拉走后,其余四个伤员被抬到公路上,那位姑娘和在场的人到公路上拦了十几回车都没拦住。那些司机不但不停车,还猛踩油门硬往前冲,对路边躺着的伤员根本不屑一顾。那位姑娘急得眼泪直流。后来好歹拦住一台小出租车,他说拉不了,只好求他把车停在路中间,这才拦住一台大车,把伤员拉回来。由于延误了抢救时间,有一位刚到医院就撒手人世。

李刚沉默了。他为死者、更为那些司机感到难过。至于那位姑娘,李刚对她怀有极大的好感。后来,李刚知道那位姑娘也对他难以忘怀。又过了几天,张魏夫妇领着孩子来到李刚家,一进门就喊“恩人”,说他当时伤势很重,如不及时抢救早就没命了。他一面叫李刚救命恩人,一面千谢万谢。李刚握住他的手说:“不用谢我,是法轮大法、是我师父让我这样做的。凡是法轮大法弟子,在那种情况下都会这么做的。”张魏热泪盈眶:“那就谢谢法轮大法、谢谢你师父吧!但愿天下司机都是法轮大法弟子!”

后来李刚得知,那位姑娘叫文秀,是一所全国重点大学的应届毕业生,当时正在B县为毕业论文作调查,那天乘车路过现场。

一个星期后的周末,在一个公园,也是李刚参加集体炼功的点,两人第二次见面。文秀通过李刚了解和开始学习法轮功。他们的约会以后经常在公园集体炼功之后。两颗善良而真诚的心越来越贴近,越来越毫无保留地互相敞开……

李刚把照片放回书橱,拧亮了厨房的灯,开始自己做饭。电话铃响了。李刚拿起电话。

“李刚,文秀到北京信访局为法轮功申诉,人没进门就被扣了。现在转到A市驻京办事处。我会尽力照看好她。你要不要来看看……”是李刚在警校的一位老同学的声音。毕业后辗转去了北京公安系统。不久前听说已经升了处长。

“谢了。”李刚沉思了一下,知道一场真正的磨难刚刚开始。“我今晚马上到局里把手头案子整理一下。如果来得及争取夜里就出发……”

收拾整理完文秀和自己该用得上的东西,李刚又看了一眼他们的这个家。李刚每次离开家外出,文秀和他都认为他会回来,会凯旋而归。文秀已有6个月的身孕。这次她不在了。李刚也不知何时再能踏进这个家门。李刚很清楚他将要面临什么。但他知道他会回来,会同样凯旋而归。他是去救人。文秀也是去救人。当初他们由救人走到了一起。今天他们为救人先后走出家门,又将在一起。

没有那种游子恋家的忧怀,也没有那种走向不测征途的担心,李刚心静如水,关灯,锁门。李刚明白,他是走向夜幕以后的黎明。

那个三层楼房窗户里的灯灭了。天已完全黑了。夜幕中,家家户户差不多都吃完了晚饭,正围坐在电视机前看有线频道上一部最有名的电视连续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