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最后一课?


【明慧网2002年1月8日】

画面出现空镜头.
[画外音] 警笛颤栗地鸣叫着,急刹车的声音。楼道里响起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镜头] 田义的特写镜头,从头部切换到讲台上的教案。
[镜头] 特写,教案从田义手中被抢走。

田义脸色严肃而坚毅。

教务主任:你可以去休息了。(冷漠的)
田义: 不行!
主任: 他们知道了。
田义: 孩子们还不知道。
主任: (急切地)你能不能保证就按教案上的讲,不再发挥?
田义: (点点头)行。
主任: (眼睛一亮)哦?!
田义: 条件是镇压必须被制止。

两人眼睛对视着。主任叹了口气。
主任: 最后一次?

[镜头] 讲台上的教案。
[画外音] 楼道里响起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镜头] 教案缓缓地打开了。四个大字浮现在银幕上:最后一课。

[话外音] 1871年的普法战争中,普鲁士军队占领了法国的这个城镇。
[镜头] 田义的头部特写渐渐淡化为背景,画面出现法国老教师韩麦尔先生斑白的头发。韩麦尔先生坐上椅子,又柔和又严肃地对台下的学生们说:“我的孩子们,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上课了。柏林已经来了命令,阿尔萨斯和洛林的学校只许教德语了。新老师明天就到。今天是你们最后一堂法语课,我希望你们多多用心学习。”

[镜头]韩麦尔先生讲课时的表情和蔼、严肃、恳切。寂静的画面,只有韩麦尔先生讲课表情的画面。

镜头移至韩麦尔先生全身,移至整个黑板。韩麦尔先生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法文大字“最后一课:法兰西万岁!”
[中文字幕] 最后一课:法兰西万岁!

[镜头] 快速切换到田义的手上,在黑板上写下了几个苍劲的大字:最后一课
[话外音] 楼道里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镜头] 在四个大字上连续闪动,间入教室里学生们真挚急切惊恐的目光,突然静极了。
[话外音] 楼道里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镜头] 四个大字占据整个银幕,淡化成背景。银幕出现法轮功集体炼功的场面。田义在讲课。

[镜头] 四个大字占据整个银幕,淡化成背景。4.25的画面,田义在讲课

[镜头] 四个大字占据整个银幕,淡化成背景。天安门前大法弟子证实法。田义在讲课

[镜头] 四个大字占据整个银幕,淡化成背景。学员遭受迫害的画面,田义在讲课

[镜头] 四个大字占据整个银幕,淡化成背景。“自焚”,田义在讲课

[镜头] 四个大字占据整个银幕,淡化成背景。海外大法洪传,SOS的社会支持。田义在讲课

[话外音] 楼道里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到了教室门外,突然定格,寂静无声几秒钟。
[镜头] 田义注视着学生们,学生们注视着田义。镜头从多种角度切换展示。

[镜头] “砰”,教室门被踹开。警察凶恶地冲进来。

[镜头] 田义目不斜视,坚毅的表情,深沉地注视着学生们。
田义:同学们,我提最后一个问题:今天我们学的这一课的主题是什么?

[镜头] 警察愣住了。教室里静极了。学生们都屏住了呼吸。一个眼含泪水的女学生缓缓站起来。
女生平静清晰地:“人类需要真善忍。”

一个男学生腾地站起来。
男生:(洪亮的)我们老师炼法轮功有什么罪?!

[镜头] 几个学生相互对视,微微颔首,不约而同地站起来。
众:真善忍有什么不好?!

[镜头] 更多的学生一一站了起来。警察惊愕,迟疑不前。

[镜头] 天安门广场上,西人集体发正念,横幅在舞动。
西人高喊:加拿大知道,美国知道,欧洲知道,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镜头] 迎风飘动的横幅:“真善忍”

田义欣慰地笑了,转身在黑板上奋笔写下“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然后不动声色地回头望望站立起来的学生们。他读出了孩子们目光中的挽留之意,为孩子们的正义之举所感动。

低头沉静片刻,田义昂起头,旁若无人似地走出了教室大门。望着他的背影,一个刚刚不由自主给他让开路的警察忽然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