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正法修炼的一些认识

【明慧网2002年1月14日】关于如何理解什么是正法修炼以及如何理解并处理好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的问题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围绕自己所遇到的一些事情做了几次交流。其中有一些体会现在写出来,如有不妥之处希望得到指正。

最近我们几个人在一件有关于正法的事情上碰到许多魔难,我们都能认识到这件事情对正法洪法讲清真相是很有意义的,没有为私为己的因素,都是最正的。我们也都能认识到是有旧势力的干扰。但究竟应该怎样去做则有不同的看法。这也涉及到如何深刻理解师父所说的: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有人认为我们就应该在这个过程中精进实修提高自己的心性,在去执著心的同时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如果我们符合了法对我们的要求邪恶就没有空子可钻。但也有学员认为就像师父在美西讲法中讲的:“我们大法弟子所承受的痛苦、所承受的魔难,我告诉大家,不只是针对个人修炼,是有高层生命借着学员有业力和提高为由利用低层败坏了的生命进行迫害从而考验大法的因素,其实对正法来讲都是破坏。”如果我们认为我们必须把提高心性作为我们维护大法的前提条件就恰恰给了邪恶干扰和破坏的借口,没有全盘否定邪恶安排。

经过交流我们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安排去正法讲清真相是没有任何先决条件的,虽然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最后的人心和执著,但这些都应该在助师正法中破除,就像师父说的:“在史前历史过程中也一直在按照正法时期弟子的伟大造就着你们的一切,所以安排中当你们达到一般圆满标准时,在世间还会有各种常人的思想与业力,目的是一边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在讲清真相中为你自己的世界圆满而收集可救度的生命,圆满你们自己世界的同时也就是在消去你们最后的业力,渐渐去掉人的思想,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还讲过:“圆满是大法弟子的修炼结束,正法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圆满对于大法弟子来讲只是个回归的时间问题了,而正法是留给未来的。”(《什么是功能》)所以我们现在认识到从根本上我们是为正法而造就的生命,是有别于其他生命的,我们将在正法进程中圆满我们的一切。

师父说:“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在劳教所,就是因为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分不清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对师父在《道法》中讲的:“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也不能很好理解,不能以法为师向内找,反而破坏了自己对法的正信和坚定,而在怕心和求安逸之心带动下邪悟的。我从劳教所出来后,曾因为给大法造成的侮辱而愧悔的难以自拔,后来经过学法认识到是有因为私心而患得患失的因素,而私贯穿宇宙很高层次。和其他弟子交流时,有走过弯路的学员说:当时他有一念,就是不管过去做的再不好,也不管将来会怎样,现在不是还有人身在吗,还有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好,就去证实大法。就象师父说:“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当我真的能够把自己当作一个正法弟子时我发现真的就能把这个私心去掉。我也认识到只有把自己无条件的投入到正法中去才能真正不断圆满自己,从私心当中跳出来,修成无私无我的正法正觉。

前一段时间我也曾出现消病业的表现,我也能认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因为腿疼得很厉害,尤其是早晨起床穿衣都很困难,炼功打坐都受影响,但到炼完功发完正念就会好一些。正好明慧网上登了一个西方学员的体会,他也出现周身乏力疼痛并影响晨起炼功,他认识到有邪恶干扰的因素,认为不是师父安排的那一部分而是因为邪恶干扰破坏的就决不能接受,后来他经过发正念清除邪恶,破除了那种干扰。但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不能分清哪一部分是师父安排的,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正法修炼弟子师父好像不应该给我安排这样的消业方式,如果我接受这样的消业,那么邪恶就会借着我有业力没完没了的干扰,这怎么能行呢。但转念一想如果这确实是师父安排给我消业的,我不承认,业怎么消呢?因为认识上不清楚,所以发的正念也没力量,腿也就还疼。后来经过学法渐渐认识到其实我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停留于个人修炼的认识中,所以仍执著于个人的一失一得,其实也还是私心做的怪。而更重要的是这影响到我以法为师。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况下就是要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从而维护大法。个人的提高与圆满就在这过程中。”(《建议》)师父给我安排提高的路怎么会和法中讲的不同呢。我认识到师父正是通过这件事使我更加明白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怎样真正做到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当我明白了这些的时候我觉得正念强大得没有任何阻碍,第二天早上自然也就不再有消业的表现了。

我们在一起交流时也谈到怎样理解师父说的:“这场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我是根本就不承认的。”(《建议》)和“我说我在反过来利用这个旧的势力的安排。”(《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是不是有矛盾,是不是就是对我们的考验了呢?我们认为不是。就像师父说的:“最根本上讲你们还要在破除旧势力迫害的过程中建立起伟大的威德,回归到你们的最高位置”(《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所以我们认为作为正法弟子在修炼中所体现出的一切以至将来的圆满恰恰都建立在破除邪恶的旧势力安排上,因为我们是正法弟子。而这些邪恶的旧势力的种种表现能够允许它存在,正是利用它使我们在清除邪恶中能够确立为大法弟子。也就是说邪恶之所以让它存在就是为了利用它,清除它。

那么是不是不承认邪恶安排我们就是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忽视了向内找了呢?也不是这样的,师父说:“因为在正法中,每个阶段都是给将来不同的历史时期在不同状态下留下来的检验、考验,这是一部留给宇宙历史的伟大的法。”(《在2001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讲法》)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们必须是最正的,是同化于真善忍的,是纯净的,这样情况下发出的正念才是最有力量的,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所以我们应该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纯净自己才能真正承担起正法弟子的责任。有一个学员讲过自己做的一个梦,说是梦见一个魔追杀他,他就念师父给的正法口诀,但不起作用,他就找自己是不是有怕心,他发出一念:不怕他,清除他。瞬间他就看到从自己身体发出无数法轮充满整个宇宙,那个魔就消灭的无影无踪了。我前几天因为一些小事返出怕心,我就想不承认邪恶的安排,可就是觉得那个邪恶实实在在的在那里。后来我认识到我是真善忍构成的,这怕心不是我,当我发正念清除这个怕心时,我发现一切都变了,只是一些幻化出来的假象。我现在知道了,没有扎扎实实的修炼自己,所谓全盘否定一切邪恶安排只是一句空话。我们认为师父讲的话是法,决不能只简单的当作常人的行为准则来做,应当仔细体味。明慧上有一篇体会文章,讲的是现在的魔都非常狡猾,甚至装做促进正法的面孔进行破坏,就需要我们更加清醒理智的对待。

总之,我们认为作为正法弟子他的一切都得是站在正法基点上的。

以上都是我们一些个人体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5/1842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