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医学院学生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

一位中医学院学生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1月20日】我是1996年下半年开始走进大法修炼的,原某中医学院学生。99年5月开始,学校千方百计地干扰我炼功。2001年2月我申请退学,学校半天就为我办好了离校手续,还退了我半年学费,只差户口一项需要去派出所,一时办不下来。这样我一边等着办户口一边找工作,希望能养活自己。但这时学校却通知我家人要他们把我领回去。这时我才发现学校太卑鄙了,我在校迫害我,我离校要用它们的逻辑继续控制,我没有回家。

当时我有一个朋友叫李雯,为抵制学校迫害出走,假期的时候她自己留在学校,年后我回来时发现她失踪了(现在已经知道,被送洗脑班),另有一个年前被抓,关在东风路桥东分局拘留所,警察们扬言不妥协就劳教,这就是江泽民独裁统治下的恐怖主义,经常有人突然失踪。这两件事使我悟到江泽民一边杀人放火一边叫人视而不见,这就是在破坏人的善念、破坏人的道德标准,而人没有了道德,它的目的就达到了。我希望通过自己的付出使情况发生变化,当时有大法弟子要去北京护法,我决定也去。

当时XX党正在开所谓的两会,“610”恐怖组织派了许多特务在火车站蹲坑,抓了好多人(刘书松就在那天被抓被迫害致死),但是特务不认识我,我顺利到了北京。在天安门打横幅时被抓,在天安门分局,警察问,炼功几年了?我说好几年了。又问来过北京没有?没有。警察说怎么现在才来?可见旧势力也认为修炼人应该走出来,而一旦修炼人真正走出来,宇宙中又没有旧势力的位置了。警察又问,叫什么?大法弟子?我一直在想自己算不算大法弟子,问到这个时我不知怎么说,被邪恶牵着走了。警察以我没有身份证为名,毒打了我一顿。我带了一张IC卡,它们查出后把我送到当地办事处。办事处的人又毒打了我一顿。

回来后我的住处被发现了,派出所伙同“610”把我们抓走,非法拘禁。可笑的是暴徒们居然把我的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没收上交给了公安部,我实在想不通收音机能起什么作用,邪恶真是丑态百出。几天后,可能是害死人命(刘书松)压力较大,我们陆续给放出来了。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刘书松已死,但它们谈到刘书松时若无其事,好象什么也没干过似的。

父母把我接回了家,刚进门派出所的人就来了。这样从4月初开始,我一直流落在外。现在我正在为向世人说明真相而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