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弥漫着皮肉烤焦气味


【明慧网2002年1月23日】

一 被抓进团河劳教所的大法学员一进门由二、三十个警察进行电击,整个场所是被电棍放出的蓝色火花和弥漫开来的皮肉烤焦气味充斥着。

二 电完后进消毒室,强迫每个人反复大喊‘报告’直至你声嘶力竭为止。

三 分到班里后,一个大法学员由三四个刑事犯叫做‘包夹’的管制,他们可以随时打骂学员,进班后先让背‘二十三号令’ ,背不下来的不准休息,罚做深蹲起动作,直至背下来为止。

四 三、四十人用一个厕所,每天一次只给5—7分钟,刑事犯优先,大法学员几乎轮不到就被赶回,所以学员只敢吃一点点东西维持生命而已,因为没处去厕所。这样有很多人便在裤子里。劳教所调遣处卫生极差,近半数的人长疥疮、长虱子、烂睾丸。

五 调遣处的所有大法学员凡行走必须抱手、低头,以至有的人颈椎变形,转到劳教所后脖子还抬不起来。

六 一个东北四十岁的大法学员从调遣处往外抬的时候就已经被打死了,抬到医院还给打吊针,作假录像(这是调遣处的一个处长不经意透露的)。

七 从调遣处转到劳教所的大法学员,不写背叛材料的倍受摧残。把脑袋夹在腿里塞进铺板下是常有的事,还有时用胶布之类的东西把嘴和头包紧长时间塞到床铺下,有个东北学员叫鲁长君被压在铺板底下双手抱头扎在腿中蹲着,铺板上压一个人,结果脊椎骨被压劈,造成高位截瘫,半边脸被打得青紫,眼球充血,惨不忍睹,后下肢肌肉萎缩,三天后精神恍忽,生命垂危,才被转往医院,并威胁他不准说实情,只准说是打架造成的,几经周折家属才知道了真实情况。张艳芳被按在草地上用电棍电半天,有个东北的学员叫朱宣武的被打得一瘸一拐,平谷县有个叫张久海的大法学员被打死过去又被用凉水喷过来。

八 迫于社会舆论的压力,劳教所不得不改变手法,采取‘高强度洗脑’的车轮战术,不让大法学员休息,熬垮人的精力,摧残你的意志,再不屈服的推进所谓的‘小号’,小房只容一个铺板的空间,人被捆在上面只供窝头和白菜水,过春节亦如此,用劳教所二大队长的话说:‘转化好的标准是:不仅写转化材料,还得打人了,骂人了才算转化好的标准’。

北京团河劳教所整个是把好人整成魔鬼的魔窟。非要把学大法后修成高境界道德高尚的人,给强迫变成打人、骂人的流氓。难道这是江氏统治下的目的与做事的标准吗?正邪不分、倒行逆施!靠骗局和拳脚改变不了人心,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9/182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