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受到了一种卸去重负的宁静和安适

【明慧网2002年1月4日】我是一名高级工程师,大学毕业30多年来一直工作在科研第一线,取得了一些成绩,多次获得不同等级的成果奖。我还曾代表中国大陆参加国际考核和学术会议,并赢得了荣誉。象我这样一个工作在科研第一线的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会成为法轮大法弟子呢?为什么一听李老师的讲法就象着迷了一样立志要走上修炼的道路呢?这是因为法轮大法是最博大精深的真正的科学,是洞彻一切的宇宙真理,具有超常的神威,象磁石般深深吸引着每一个具有善良本性的人。听了李老师的讲法,看了李老师的书,使我对于社会上的许多原来不理解的问题都能够理解了,从而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

过去我总感到做人很累、很苦,生活在人世间,几十年风雨坎坷,经历了各种不顺利的环境,不公平、不合理的事情,心里总是不平衡,烦躁不安,内心深处始终都在为探寻人生的意义而困惑。

我们实验室原来还有三位同事,因放射性实验工作对健康损害较大,他们自己找门路先后调走了。由于经费困难,没有补充人员,我成了光杆司令,实验室的所有工作都落到了我的肩上,我一个人苦苦地支撑着。实验室的条件十分简陋,每次做实验都存在包括发生爆炸和中毒在内的多种危险,并且工作时间很长,做实验时就象打仗似的精神高度紧张,丝毫疏忽不得,所以每完成一批样品数据我都象患了一场大病似的浑身难受。实验室的经费也是一项很伤脑筋的事,象我们这种为基础学科服务的实验室如果不是由国家负担经费是很难维持的,而我们实验室不仅开展工作的全部条件自己负担,还要上缴给研究所运行费等,为了解决经费问题,我不得不多方奔走,开拓实验样品来源。

每天实验室的工作已忙得我精疲力尽,回到家还要承担全部家务。我的丈夫自1993年以来身患多种疾病,其中支气管炎经常急性发作,并且越来越严重,加上原来的高血脂导致的脑供血不足,整天昏昏沉沉,中西药吃了都不管用。我对他的病思想上压力很大,日夜担心加上工作的操心与烦恼,只觉得内外交困,生活得好累好苦。

1993年3月,单位同事好心地向我丈夫介绍法轮大法。当时,炼功点正在放李老师的讲法录像,因为丈夫耳聋听不清楚,我就陪他一起去听。没想到,我一听就着了迷,李老师讲的使我对过去一系列疑惑不解的现象和想不通的问题都开始明白了,尤其是逐步认识到做人的目的是返本归真,明确了为达到这崇高的目的一定要顺应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并放弃各种常人的执著心。回顾过去之所以活得太累是因为执著心太强烈,搀杂着个人对名利的追求,不顾客观实际地去争去斗,给自己带来了无尽的烦恼。

学了大法之后,我的心渐渐从名利的争斗中解脱了出来。我在常人社会中奋斗了大半生,如今已开始步入老年,如果不是开始了大法修炼,我可能还在为生活而挣扎。现在得到了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我怎么能不珍惜呢?从此,我在工作和生活中用大法作指导,排除名利等执著心的干扰,凡是遇到大小矛盾之事,都努力保持安详平静的心态去对待,处处忍让。比如,1995年评职称时,虽然我的科研成果很突出,但仍没能评上正研级高工,心里十分不平衡。虽然所领导已通知我下一年一定给我解决,我还是耿耿于怀。修炼后,我想通了,名利是身外之物,我现在是一个修炼的人了,应该顺其自然,不能再为了追求名利和别人去争去斗。还有一次,某大课题负责人承诺要承担我1996年的课题运行费,但后来他又毫无理由地推翻承诺,答应的运行费一分都不给了,导致我当年从7月开始工资只能拿60%了。若不是学大法,我肯定会去找他评理,质问他为什么出尔反尔,不讲信用。可是,我修炼了,对此没有放在心上,坦然处之,避免了矛盾。正因为我从内心深处逐步淡化了名利的执著心,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感到了全身心的轻松与解放,思想得到了净化,炼功时很容易就进入入静状态,不象学大法前那样时刻为工作中的困难、为家庭、为名利而烦躁不安。我的工作效率也大大提高了。丈夫和我一起开始修炼大法,他的身体很快就得到了净化,健康状况和学法前判若两人。

法轮大法使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感受到了一种卸去重负的宁静和安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