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弟子:到天安门正法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2年1月9日】在去中国前大约一两个月,我得知一些海外弟子准备到天安门正法。当时我不知是否应该去,我面临两个选择:留下来照顾家庭,抓紧学业;或去中国北京天安门直接面对邪恶,参与正法。我想一切随其自然吧,去与不去都是安排好了的。直到以后,我才认识到如果不去,将会是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离做决定的时间越来越近,直到去前一星期,我还是拿不定主意,两个选择似乎都有道理。虽然我尽量保持着一种平衡,但我知道这是很脆弱的,因为我有太多的执著。

一天下课后,我感到自己心态很纯很正,我仿佛感觉到我手接触的墙,我呼吸过的空气,以及我穿的衣服都处在这纯正的正念之场中,但我还是不能完全确定我是否应该参加天安门正法。我给一名要去的弟子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去中国要办的手续。我终于进了车准备去办手续,但一些人心又把我留了下来。我在车旁徘徊了几次,我意识到:最终做决定的时刻就要到了。第二天,我和一个朋友到一家中餐馆用餐,向她弘法。当我们吃完后,我得到一个签语饼(FORTUNE COOKIE),上面写着:不要等待,买张票,参加那不同寻常的旅行。于是第二天,我开了两小时车到旧金山,申请了签证。

踏上中国的土地,我发现接触到的人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戒心。我对没有和他们及时讲清真相很难过,但我不想在天安门正法前出现意外。我只是希望他们主动接触我,了解真相并生出正念,对我们的行动表示出理解和支持,因为这对他们的未来是有好处的。

我浑身充满了能量,我每个整点发正念十五分钟,其间做五套功法。我和大家一起听师父新出的讲法录音。然后我们象旅行者一样,带着随身听,一边听师父讲法,一边登长城,参观紫禁城。

11月20日,我们把自己的东西整理好,存放在机场的行李寄存处。之后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绕着广场发正念。就象是一个整体,我们从广场的各个方向聚向一起,照了一张合影。亚当(ADAM)用中文说:发正念!几位同修高高举起了“真、善、忍”大法横幅!

我闭上双眼发正念,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一柱蓝白相间的强光从我们头顶直冲下来,瞬间充满了整个广场。或许在那一刻,那个空间中的一切,从上到下全被正法完毕。一切是那样的真实。

当我听到周围警察开始抓人打人,我念师父教给我们的正法口诀。不久,我被抬上一辆专门用于抓大法弟子的警车,我看到警察连拖带拉地把加拿大弟子泽农拖到警车围成的圈里,凶狠地打他。

我不停地喊:“你定!”警察们惊呆了。我不知道是否是我把他们真的定住了,一位瑞士来的女大法弟子对我说:“冷静点儿,这样对他们好。”一个善德巨在的觉者,一个宇宙大法的保卫者怎么可能发怒呢?我意识到我面对的警察们被吓坏了。我或许是他们获救的唯一机会,我应以慈悲之心对待一切事物。师父在《正法与修炼》中讲到:“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最后的常人之心。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清除。”

从那时起,无论我遇到谁,我都能以一颗纯静的慈悲心面对。我很幸运,在我迷惑在某一层次中,停止不前时,有同修和我在一起,并帮我挖出了自己深藏的执著。我们不停的向警察弘法,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帮助他们摆脱邪恶的控制,用自己的纯正和慈悲归正他们变异的观念。

我看见警察将克里斯(CHRIS)的手从车门上拉下来,将他塞进车内,把克里斯的手弄破了。我跑过去帮克里斯站起来,我挡在他和进入车里的警察之间。在我们的无限慈悲下,警察甚至不敢和我们目光相对。

在这次正法过程中,同修的正念不断地鼓舞着我。我很高兴见证同修们在世间证实师父的宇宙大法。有一次在监狱里我们大家默默发正念时,我看到一个美丽的法轮出现在我们面前,看护着我们,法轮美丽不可言表,象色彩缤纷的钻石一样不断变幻着光彩,同时我感到法轮在我的丹田处强有力地转动,一切都是那么如意。

(发表于2001年12月佛罗里达法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4/17731.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