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加持下 我正念闯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2年11月18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感谢师父呵护,加持我用正念闯出看守所。

我是2002年国庆节大搜捕中被警察绑架进看守所的。在绑架我时,恶警们扬言说这次定要整死我。紧接着就是连日连夜地突击审讯和逼供。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我想起师父《心自明》中的教诲。于是我就抱定一念:放下生死之念,维护大法。当天我就开始了绝食绝水。同时,静下心来,坚持每天背法,白天整点发正念,夜深炼功,打坐立掌发正念,用大法衡量,清醒认识邪恶迫害的本质,坚持以法为师,指导自己正念闯关。

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说:“师父要挽救一切众生,而邪恶势力却在真正地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毁灭众生。”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师父还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你不叫他死,对他什么迫害都没有用,邪恶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邪恶还要迫害,那师父可就不客气了,师父有无数的法身,而且还有无数的帮助我做事的正神也会直接清除邪恶。我以前不是告诉你们了嘛,你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有天龙八部护法,都是因为你们做得不够,众神都被旧的宇宙法理限制得干着急没办法。”(只可惜当时我对师父的这两段经文记不完整,只能记个大概意思)这时,我就不再感到只是我一个人孤单地置身于四面布满邪恶和恐怖的监牢内,而是沐浴在佛恩浩荡的佛光普照下,投身于历史赋予我们大法弟子的伟大正法洪流中,置身于坚不可摧的大法整体中。更加坚定了我对大法的正信和正念正行,增强了我从内心深处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信心。

我是为讲真相救众生被抓进来的,这是邪恶的旧势力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没去掉的观念、业力强加给我的迫害,这是师父不承认的,我也不承认。作为大法弟子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这里闯出去,讲真相,救众生,跟上正法进程。敬请师父呵护、加持我闯关。接着我又从内心深出向旧势力发出义正辞严的正告:邪恶的旧势力,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情。谁都不能反对,谁都不能迫害,谁动谁是罪!在这以后的10余天里,我每天坚持背法、发正念,以法为师,不断向内找,坦荡过好正法路上的每一关。在审讯和灌食时,“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坚持不回答问题,不给录笔供,不签字,不按手印,时刻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危难之时,请师父帮助,使邪恶的阴谋自行解体。

一次灌食时,一大帮警察围着我,说今天要对我强行灌食。这时,我一面在心中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一面请师父帮助清除邪恶的迫害。反映在常人状态中,我就利用这机会向他们讲清真相,还向他们列举了许多我学大法身心受益后为世人做好事的事例。同时声明我只是炼功做好人被抓进来的,倘若你们真要灌食,如果真有什么后果,你们是要负完全责任的。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屈服的。师父在《也三言两语》评注文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说来真神,大约过了20多分钟后,在我与他们的谈话还未结束时,突然门外有人进来要找他们领导有急事要办,就这样一场灌食迫害草草结束了。还有一次灌食也是在和这次差不多的同样情况下自行解体了。

师父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师父还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多亏了师父的呵护、加持和救助,使我多次化险为夷,有惊无险。再次见证了师父和大法的洪大威德,见证了“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法理的强大内涵。在我绝食水的最后几天里,有几次起身时眼前一黑险些晕倒,突然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顿时人就清醒地站稳了。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给我灌顶,把我从死亡线上又救了回来。我热泪盈眶,深深地向师父双手合十:“谢谢师父!”到后来真是水米不进了,身体出现极度虚弱和昏睡。朦胧中,我看到在另外空间为我搭了一个有两三个城门洞那么大的大彩门,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列一眼望不到头的大火车停在彩门里面的轨道上。这不是师父在度我吗?我明白,这是师父鼓励我过关呢。

在绝食水的最后一两天,我由于身体异常衰弱,手脚冰凉,身体僵硬。这时,只有一念尚存,那就是:维护大法。在面临生命垂危时刻,我看到我来到了另外空间的大法法会会场,会场里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法同修们早已在那里等着我们后来的同修呢。我知道我是姗姗来迟了。在那里,我看到了在法正人间的那一天的壮观景象,简直用尽人类语言都无法形容的。我还明显感觉到这洪大无比的正法洪势已经接近人能感觉到的表面空间了。泪水湿透了枕头的衣襟。这时门外传来有人对话的赞叹声:“法轮功了不起;十几天水米未进宁死不屈,要叫我们恐怕饿了几天就不行了。”我悟到这是师父借常人嘴在鼓舞我,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与此同时,外面的同修也在为我坚持发正念,帮我清除邪恶,减少迫害。有的同修还不顾个人安危到我被关押的看守所讲清真相,窒息邪恶。监狱内外溶为一体,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就这样我在师父的呵护、加持和同修们的正念帮助下,经过十多天绝食绝水,终于在2002年九九重阳节前夕,被宣布无条件释放,堂堂正正地闯出了看守所,重新回到了助师正法的伟大历史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