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正法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2月1日】我是1996年开始学炼法轮大法的。那时我身体不好,早期肝硬化、胃病等五种疾病。每月医疗费至少也得200元左右,经过炼功不到3个月没病了,体重由原来的89斤增加到103斤,人人见我都说炼功身体好了。

从那以后,我就以自己亲身受益向亲朋好友讲述法轮功的神奇之处。在1996年6月我向光明日报编辑部写信,批驳他们不负责任的攻击我们大法的文章,要求他们下来了解调查我们炼功人的实情,要求他们登报承认错误,消除因报道不实而在社会上产生的流毒和影响。

1998年5月开始,我和几位同修一起,在一个街道十字路边早、晚学法、炼功,弘扬大法。天天都有人来学,学会了又走了。由师父的法身安排来得法的人不少。能够天天固定来炼功的人有12人—15人左右。虽然这个点人少,但来炼功的人对大法都很坚定。如在1999年7-20那天,除少数人因上班工作走不开,大部分同修都去了省政府上访反映情况。现在这个点还有12人都在精进中。4人去北京证实大法,其中有两人顺利去安全而归;我被非法关了56天放回;一个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还在狱中。我们这点现在常有联系,互相鼓励、共同精进、整体提高。

2000年5月我去农村向亲朋好友讲真相、揭露邪恶。由于农村交通不便,18天我走了2个区、4个乡、12家亲友,洪法人数有30多人。县城我也去了,但那里警察很邪恶,把炼法轮功的同修往死里打,比解放时斗地主还狠十倍,谁也不敢出来为法轮功说话,说了也要受株连的。

6月16日我回来后见到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我激动万分,恨自己的执著心太多,好多地方没有做好,感到自己有种紧迫感和责任感,要加倍学法,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和同修们切磋,如何把揭露邪恶势力的真相资料送到重要部门去,减少他们对我们的迫害。于是我们几个人一齐动手,找地址、写邮编号码,给所在城市公安局、政府部门、派出所、大企事业单位,全国各地公安部门,我们都寄去真相资料,好让他们知道真相,迫害大法弟子是绝对错误的。平时我们三个、五个同修一起切磋,学好法、讲真相、炼功也从未间断过。

2001年11月30日我去北京正法、护法。在家时我就这样想的:我已经去迟了,这次我一定要去天安门城楼去证实大法。在上城楼经过通道时我被抓了,当时我什么也不怕,心中只有师父、只有大法,就为了说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师父是教我们做好人的,法轮大法是正法!那天有8个警官来审问我,我都以一个大法弟子的身份向他们讲真相、维护大法。由于有师父法身的保护,自己正念那时也强,他们也没对我怎么样,在北京关了我12天后,当地派出所来人接我回去。在当地看守所被关了29天,拘留所还关了14天。2002年元月14日放回家。第二天晚上我去同修家五人开了个小型法会,我把我在北京正法的经过,及在北京、当地监狱的情况和狱中同修们如何坚定护法、有的已付出了宝贵的生命,里面的情况比原来好多了等情况告诉了同修们,在里面我们天天背师父的经文、论语、《洪吟》,交流、炼功、发正念。那些警察也不怎么管我们的。他们有时只是说:我们来了你们也该停一下,给我们也留个面子嘛!我们也不理他们,照样做我们的事情。向那里被关的常人讲真相,他们都能接受,现在看来和外面的世人讲真相还难多了。如何向我们周围的人讲清真相呢?我就照我们师父讲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

第三天我到公司保卫科,向他们讲真相,可有人告密了,当天下午五点钟,来了五个人把我带到派出所,审问我:“回家到处串,电话不断,还说又要去北京?”我说:“你们听谁说的?你们这样想抓人就抓人,是在迫害我。”他们又说:“你这两天在家炼没有?”我说:“我一天24小时都在炼,功也在炼我。我们相识也是缘份,望你们善待大法弟子。”他们说:“这是什么地方,还在宣传,把她关在这里。”就这样把我关在留置室里一晚。

第二天,公司保卫科、党委书记都来了,说我太“痴迷”了!叫我以后不要再到北京去了,说我们检查还没写完呢。以后到哪里要请假,不要随便行动。你现在已成了我们公司的名人、明星了,你胆大,敢去北京……。我向他们讲:“你们知道我原来身体不好,每月都要花公司医疗费200多元,我现在炼功身体好了,没病了,也给公司节约了开支,法轮大法就是好!古人都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师父是清白的,为我们受了那么多苦,我为我师父说句公道话,哪里有错呢?”他们说不服我,只是说,以后要注意,把孙子带好,把家看好。

2002年4月一天,当地办事处、公司保卫科把我找去说:610办说了,对坚持炼法轮功的人,在政治上要搞臭、经济上要搞垮,所以去北京接我的一切费用要由我付,从退休工资里每月扣250元,共计4020元。我说;“我家两个下岗的,无人过问,我每月500多元工资,是我的劳动所得,你们不能扣,不知你们的良心到哪里去了”!因社保卡在公司,就这样,还是被他们每月硬扣250元。

平时他们非法监控我,出门、回家有做记录,来信有人拆看,向610汇报。我从不理睬他们,我就做我要做的事:学好法、讲真相、发正念三件事情。我举个例子:我们办事处某人是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我说邀请他来我家摆龙门阵(方言:聊天),他也准备给我洗脑。10月17日上午9时许来我家,我很客气的请他坐下,我说:“小李呀!我真是担心你的,因为你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你知道吗?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以后法正人间时是要被淘汰的呀!每当我读到师父的经文《淘》时,我都要流泪,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你,也可能是缘份吧,我看到你的小女儿也很乖,所以我今天单独请你来谈谈,是为了你好,为了你的女儿以后幸福,这是我的真心话。望你今后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记住善恶终有报是天理啊!”他看出我是真心的,也和我说了很多,他说,他是大学生,懂外语,一天工作很忙,看过佛道教中的书,如《易经》这些,也看了我们的《转法轮》。我说,那好哇,看来你还是有佛缘的。但他头脑中被灌输的邪恶宣传所占据,听不进我讲的,最后他看实在说不服我,只好说:“看来你太顽固了,你要炼就在家炼吧,不要叫别人看见了。”

一周以后,他又和公司保卫处处长、居委会主任、区上下来的一个搞帮教的大学生,据说是个博士,研究了很多种气功。他们一共来了五个人,想来动摇我们,那个博士讲了很多佛教中的事情,我说:“你今天和我们讲了很多佛教中的东西,可我们师父在《转法轮》中是这么说:……他那一法门不管出了多少万卷经书,其实就三个字,他那一法门的特点就叫作‘戒、定、慧。’你学的东西太多、太乱!”结果他们的所谓帮教也不了了之。

我现在是根据不同对象采取不同的方法去讲真相:

1、 与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不给真相资料,全部用自己的亲身感受,善恶有报的道理去和他们讲,如原来管我们的户籍警,我正面向他讲真相,过后还交上了朋友,他爱人生病时我和另一同修去他家看望,他是信佛的,还有善心,只是叫我们不要到处去散传单。有时还给我们通风报信,没过多久他户籍也不当了,提前退休了。现在管我们片的户籍警,我照样给她讲真相,并背师父的经文《法正人间预》给她听,今年春节前我问她家住哪儿,准备给她拜年,她连说;“你别来我家讲,不然我也要被关押了。”

2、 给自己周围的邻居、亲朋好友及原来的同事讲真相后,坚持不断地给他(她)们真相资料,并请他们再传给自己的好友看。

3、 广交朋友,去参加一些老年人组织的活动,如唱歌、郊游等活动,我都去参加,找有缘人讲,并送给洪法小卡片,祝她们幸福。

4、 在公园里和不相识的人讲真相,在人数较少的人群里,我站在第三者立场上,讲一些明慧网上的小故事,看他们是否能接受,如能,就送一张小卡片,并告诉对方:请记住,法轮大法好!

5、 打的坐车时,向司机讲,并送张卡片。他们很高兴,连说谢谢了!

6、 在集体场合,我就一直发正念,清除那些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使他们早日清醒,摆好自己的位置。

现在每当我出去,好多人都认识我,有的人主动和我说话,并说谢谢你给我的东西;还有人关心我说:要注意,不要出问题。在整个讲真相过程中,我为有些人的清醒而无比高兴,感到大法的伟大;为有些人被谎言蒙蔽太深而心急,只怨自己学法不深,没有足够的善心去打动别人的心而使他们有机会明白真相,回家后向内找是哪里没做好,下次怎么改进方式方法更好地讲清真相。

通过自己这段时间的实践中,我对师父讲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有了新的体悟。正法还在进行中,我只有坚持学好法,才能在抵制迫害和干扰中坚定正念,真正使更多世人明白真相,救度他们。做好师父教我们的学好法、讲真相、发正念三件大事,直到法正人间。

由于我的水平有限,写得不好,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