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议会大厦中一段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2月22日】在欧洲议会通过决议之前,随着各国学员在欧洲议会里讲清真相的不断深入,议会大厦中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香港的恶法23条。不止是议员和议员的助手们,连很多议会大厦中的工作人员也在谈论此事。

香港政府派出了一个香港人和一名西人游说议员。在上一个星期的听证会上,他们两个发言振振有词,那之后的一个星期里,他们在议会大厦中频繁地和学员们相遇。一位来自香港的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述了她和她的家人在大陆受迫害的事之后说:“我在大陆出生,长大,现在我是香港永久公民,我不希望看到香港和大陆一样被专制和独裁统治。”那位香港人听了她的经历之后,把头低下,不说话了。就连一位德国西人记者也对他们说:“我的太太也炼法轮功,法轮功有什么不好?我看法轮功很好!”

和学员们频繁地接触后,他们两个做事变得遮遮掩掩,连声说他们不是为了23条来的,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而学员们则堂堂正正地告诉他们,我们在这里就是为了让所有的议员都知道23条是一条破坏香港人权、自由的法律,是所有的人都应该抵制的。当我去一名议员的办公室时,我看到他们两人走进了另一个办公室,我想,等我回来时我一定得给这个办公室送资料。当我再次路过时,通过办公室的开着的门只看到了议员的助手,直到我进去之后,我才发现他们两个坐在里面写东西。因为办公室狭小,当我同议员助手谈话时,他们等于就坐在我的面前。我对议员助手说:“我这里也有一些关于香港23条的资料,但和他们的不一样。”我用英语一条一条地给议员助手解释为什么23条不应该实施。她听着,不时地点头表示赞同。对面的两个人一直没抬头,象没听见一样。最后我说:“很遗憾,我的英语不好,如果我说德语,我可以说得更明白一些。”这时那位西方人抬起头来,说:“你的英语很好。”

我们是用心在做事,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无论在国内国外,虽然还有很多被邪恶的宣传所蒙蔽的生命,但是总体上另外空间邪恶和正的力量已经失去了平衡,正的力量已经把天平压到最低点了。”(《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