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史册中的一页——两年多的非人迫害中孤独闯关矢志不渝

【明慧网2002年12月21日】那还是在九六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经亲友介绍,我开始读《转法轮》这部书。读第二遍时我睡着了,初醒时,满眼金光显现,心里验证:这一定是真法。我一定坚修到底!我便主动找到炼功点儿,实修、精进,内心充盈着光明和喜乐,因为我终于找到了生命的根本,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

可是在九九年七月,街道办事处居委会前来骚扰,让我交书。我说:“不交!江XX来我也不怕,此书对人对社会有利!”同年九月五日,我只身进京上访,来到国家信访办,未等我陈述上访内容,便被当地有关部门截至驻京办事处,直接送回本市,非法拘留十五天。在那里我因炼功而被戴三天脚镣。出释时,当地派出所向家人索要现金五千元。

同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又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押至当地教养院,在强制洗脑班里非法关押七个月之久。在强制洗脑班里,我因炼功而被罚站暖气管子,称:“壁虎爬墙”,试图叫我说不炼了再放下。我坚忍着,无论身心多么疲劳、苦痛,我始终一言不发,恶徒便用电棍电击我的身体并阴险的问:“怎么样?还炼不炼?”我仍一声不吭,心里坚定地想:死也不说!就这样,邪恶无奈地妥协了。

邪恶之徒劫持全体大法弟子开会。会间一政委念诽谤材料,谩骂大法,诽谤师父,我立即站了起来,义正辞严地斥责道:“这全是造谣!”电视台将我师父的讲法录像篡改了,我们可以看一看原始录像,可以对证。而且自我们师尊传法以来大法弟子都是各行各业的典范,是世上最好的人,说明大法于社会于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此政委见状自知理亏,气愤地丢下一句:“就你顽固!”便将诽谤材料一摔,灰溜溜地走了。

开饭时,我们全体大法弟子都伫立桌边,绝食抗议,要求撤销诽谤大法的政委的职务。有力的震慑了邪恶,窒息了邪恶。

我每天坚持炼功、背书、抄写经文,坚定地维护法。可是,渐渐地,大法弟子内部出现犹大,洗脑班又将教养院的刑事犯人安插于我们之间冒充大法弟子,妄图破坏大法。一些意志薄弱的人借口什么“参与政治”、“不和人斗”等写“保证、悔过书”,破坏力极大。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恶警采取威逼、恫吓、电击等各种刑具,强迫我们背离大法。一位大法弟子被扒光衣服,仅存三角裤衩,身体呈大字形铐至半夜。我主动抵制邪恶,喊来队长,告知不能这样虐待大法弟子,叫他们停止打人。

2000年5月,邪恶见我依然坚定修炼就将我非法劳教,转至另一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半之久。在此教养院期间,我所在单位的上级领导,曾去教养院接我,条件是写“保证”不去北京上访,不在外面炼功,便可重获自由。我说:“我不会写任何保证!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益;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任一公共场所炼功都是我的自由。”

在这期间,妻子由于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抑郁而逝,家中留下一不能自理的儿子。就在如此沉痛的重压的同时,在江氏集团暗无天日的疯狂迫害中,在犹大们癫狂的围攻下,在凄风苦雨的孤苦中,我每天坚持背法,坚守佛性,宁死不屈。后来,恶徒们采取九天九夜不让睡觉的卑鄙手段,妄图强迫我屈服。而且我每天被迫劳作至半夜,劳累、困倦,严重时脑袋一片空白,拿起活来也不会干了,走路恍惚欲摔跟头。但是,无论邪恶怎样的疯狂迫害,我心中唯有一念:“助师护法、宁死也要坚修到底、决不妥协。”

在第九天的早上,教养院院长、科长、队长等找我谈话,问我有何“认识”,我说没有任何“认识”,并向他们洪法,表达我一修到底的决心。做好人没有错,和平上访无罪,一概拒写任何“保证”。院长听我表述后钦佩的说:“你很有毅力!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正常睡觉、正常劳动。”

2001年5月非法劳教期满时,街道居委会来教养院让我写“保证”就可放人,被我严辞拒绝。直到2001年11月恶人才将我无条件释放。

99年10月8日至2001年11月11日,非法关押共两年零1个月,漫长的两年多的非人迫害,在宇宙的正法史中只是短短的一瞬,可是它记载了我助师正法中坚实的一页,它体现了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伟大与威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