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无比美好的生命,尊贵威严,不可侵犯


【明慧网2002年12月15日】我是99年3月得法的,再加上不精进,所以经文能背过的很少,记住的往往是大意和零星的几句话,背不全《洪吟》和《论语》,打坐双盘到不了一小时。后来我渐渐提高自己的心性,凭着无私无我的正念,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安然闯关,使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感受到了大法的真实不虚。

在近两年的修炼中,身体的变化和道德的回升让我体悟到大法是最珍贵的,媒体的造谣、诬陷更让我明白了谁对谁错,谁正谁邪,在我内心深处认定了大法所受的千古奇冤终究将昭雪,法正人间的那一天一定会到来。我早就悟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上访、去天安门,揭露谎言,向政府反映大法所受的不白之冤,而不是在家坐享其成,但总认为应修得好一点再去,这样正念强会安全点儿,不知不觉大半年过去了,发正念时依然总走神。我想照这样下去正法结束了也不见得修好。十六大临近,我没时间再考虑自己,想的更多的是政府应重新讨论对法轮功问题的处理,我应以什么方式让代表们重视起这个问题、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

因为准备工作未做好,不知道十六大代表的日程安排及住址,最后决定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为了不给单位添麻烦,我辞了职,当时也曾留恋舒适的生活、如意的工作,也曾想到会有很多危险,但一想到我的生命、我的幸福都是大法给的,便不再犹豫。我先在人民大会堂附近发了五个多小时正念,之后在降旗仪式刚结束人未散时,我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冤枉”,并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时我内心非常平静,思想很空,什么都没想,事后才想起来应发正念。

后来被抓到天安门派出所,师父的经文我背不出,但我知道应该坚决抵制邪恶,我不配合照相,不报姓名住址,尽量平和地讲真相。天安门派出所多数警察有善念,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与对其他人的态度明显不同,说话比较客气,我们炼功发正念他们也不怎么管,这是众多大法弟子在三年多时间里坚持不懈正法的结果,立刻我对这些真修弟子们充满了无限的敬意。但也有少部分警察很邪恶,污言秽语,行为粗暴,它们揪着我的头发给我照相。

在天安门派出所关押的一天一夜里,它们不给吃喝,只让去了一次厕所。在这里我对中国的民主与人权有了真切的体会,凡是上访的人无论多大的冤屈,都给关了进来,有越战老兵,有政府、企业腐败的受害者。我感到很难过,我们的国家竟然到了无处讲理的地步。

后来我被转到其他派出所,当时怕心出来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以后遇到的事,不知所措时我想起了师父,立刻心安定了下来,我渐渐地理清了思路,应该以法为师。坚决抵制邪恶,我心中再次加强这一念,我请师父加持,并默念《正念》经文中发正念的要领“要集中精力,头脑绝对地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强大,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我想象师父就在我身边,慈悲祥和,法力无边,时刻在看护着我,而我则是神圣庄严的护法神,威严无比,谁也动不了我,我想象我带着一个巨大无比的法轮,“转动法轮乾坤正”((《洪吟》心明)),无论到哪里,我要正一切不正的,这样想时,身体突然感到轻飘飘的,充满了能量,我一下悟到我这一念是对的,师父在帮我,我心里有了底,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那就是:按师父说的去做,时刻保持正念!

在以后的几天里,有各式各样的角色轮番上阵,我想他们中肯定有不少有缘人,我拿出护法神的气势,用善的语言,智慧的方式,坚定的语气向他们讲真相,我告诉自己,要向世人展现大法弟子的坚定、善良、智慧、亲切、修养和优雅的气质,我体会到用世人理解的语言讲真相非常重要,人们容易理解接受。问我是哪里人,我很真诚地说:“现在不方便告诉您,等将来有机会一定详细地讲给您听。”问我为什么到天安门,是不是去护法,我说:“因为炼功,我身体好了,所以我知道大法好,而媒体的宣传完全违背事实,编的谎言漏洞越来越多,法轮功被冤枉了,我是去喊冤的,有冤就应该诉。天安门广场喊冤的多了,不光是我们。”他们说到“你这样做是反共产党、反政府”,我回答:“我不评论共产党和政府的好坏,我只是希望政府能重新考虑对法轮功问题的处理。”我跟他们说我是大学毕业,工作上兢兢业业,在家里是贤妻良母。他们说:“看你就像受过良好教育,文静有修养。”我说:“大法使我变得更完美,所以我修炼法轮大法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到天安门喊冤也不是无理取闹。”

在交谈时,我的眼睛始终直视对方,一方面是礼貌,另一方面体现正的气势。有两个恶警,他们的样子像小鬼,说话非常凶,让人能感受到地狱的阴森。我开始时有些怕,但我对自己说:不能怕,操纵他们的是应销毁的邪恶,不足挂齿。我的眼睛一直正视对方,心里发正念,说话始终非常平和礼貌,后来,他们说话有些不连贯,一个把脸转了过去,另一个竟然笑了,我知道是我的正念使他们胆怯。我吃惊我的思维如此敏捷,心态如此平稳,我心里很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在帮我。并且,我们是用“真善忍”去同化世人,任何人都有善念,再坏的人也会有做一个好人的愿望,任何人都有优点,用心去感受他们的善念和优点,然后说出来,这样他们会很愿意将谈话以我们希望的气氛进行下去。当我慈悲心很强时,对每个生命的珍惜更让我有想跟他们做朋友的愿望,有了这个想法,怕心自然而然就消失了,并且有师父加持,我发正念很如意,念力强大,并不影响谈话。

失去自由没胃口吃饭,我开始不吃也不喝。后来又把我送到洗脑班,十个小时十几个犹大不停地说一些逻辑混乱的话,一会儿说修,一会儿说不修,可笑之极。它们把师父说的话断章取义,再按它们邪悟的思想歪曲,这根本骗不了明白了“真善忍”法理的真修弟子。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犹大,在这之前,我对这些人不理解,既然已经得法,已经从大法中得到了好处,怎么还会否定大法?现在明白了,它们没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没有用“真善忍”指导修炼,不承认“真善忍”是宇宙中最高的佛法,这些人抱着各种执著不放,“私”字使它们走向邪悟。

听说在天安门派出所碰到的四个同修都报了姓名,被送回到原籍,其中一位同修对我说过因为经历了太多的迫害,她已经有些厌倦了。不久前我家乡也有同修说起不知为什么现在反而留恋起舒适的生活,说过几天后被抓,现在情况不太好。我想起师父的话“修炼是严肃的”,不禁为认识的同修担心,我发正念并在心里对他们说:“一定要坚持住,保持正念,正法已在结束之中,不能在最后阶段功亏一篑。”这里的犹大一提起它们的“成果”就兴高采烈,我想我要坚持到底,不能给它们能量。立刻两耳像有罩护着,它们的话根本进不到我心里。到最后它们变得歇斯底里,乱喊乱叫,真可怜,其中一个说:“如果咱们领导一天碰上几个这样的,非给气死不可。”听了这话,我更知道自己做对了、做正了。

洗脑不成又把我转到看守所,我想我是正法弟子,周围环境应随我而正。我不签字,不按手印,不穿号服,不背监规,想炼功就炼。绝食绝水第三天,有个恶警说要把我的嘴用钩子撬开,给我灌奶粉,我当时正念非常强,仿佛有一个能量场在包围着我,心中很大的声音在说:“谁也动不了我,我是无比美好的生命,尊贵威严,不可侵犯!”结果就是没灌成。

绝食绝水第四天,它们给我输液,几个人按着我的胳膊,我使劲挣脱,心里喊:“师父快帮帮我,我不想要这些肮脏的东西!师父请加持我,佛、道、神请加持我。”僵持了半个多小时,针头有的打弯了,有的堵了,到最后我感到一直在我身上的能量渐渐退去。我没力气了,结果被输了一瓶,回到号里,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输液是我的耻辱。大法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因为我修的不好,没有维护好大法的尊严,让邪恶得逞了。”过了两天,它们再次给我输液,又输了进去,这次似乎始终包围我的能量场消失了。我开始认真地反思自己,仔细查找究竟是哪一念不正,我悟到有三个原因:最重要的是,我没有做到无私无我,没有做到时刻心在法上,我心里想到输液后身体能舒服点,不会被灌食,而没有把维护大法放在第一位,完全忘记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忘记了自己走出来的目的。第二,输液时是犯人在看守,我想我要把针拔了,她们会挨训的。其实这样做实际上是害了她们,让她们助纣为虐。第三,我的头脑中有想象,有手被扎出血的画面,还有被灌食的场面,我所遭遇的都是我想象的结果。

当我悟到这些时,身上的能量场立刻非常强,从未有过的强烈,身体感到又飘又空,巨大无比,我似乎坐着一根很高的柱子,那些迫害我的另外空间的小鬼们在柱子最下端徒劳地又蹦又跳,灌食用的长管子插到了它们的鼻子里,我发出法轮,将一切邪恶全部化掉。我用一下午的时间发正念,感觉场非常强,睁眼闭眼效果都一样好,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我一直认为自己修得不好,和常人差不多,我之所以有这种无所不能的感觉,完全是慈悲的师尊看到了我无私无我的这一念后在加持我。晚上躺下时,身体下面暖暖的,像有东西托着。我想,师尊在保护着我,我不会有任何危险。保护我不是让我享受舒适的生活,而是让我们能完成助师正法的神圣使命,头脑中任何为私的念头都是危险的。所以今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在意,心中只管想维护法、证实法,想救度众生就行。

当天晚上,他们就把我放了。临走时,身边的警察说了句:“可走了。”他们一看见我就头疼,感觉棘手。所长告诉手下,以后再有送法轮功来的电话别叫他接。假如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走出来,都能做到金刚不动,邪恶就不会有市场。

我悟到我能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最重要的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还要时刻做到无私无我维护大法,发正念,讲真相,其中任何一项做不好都出不来。师父曾两次点化我要重视发正念,让邪恶之徒遭恶报,体现大法的威力。一次点化我赶快讲真相,并给我安排了很多机会接触不少人。带着慈悲讲真相效果很好,很多人不同程度的明白了,并给了我很多帮助,使我感动。另外一定要以法为师,有的犯人接触过不少非常出色的大法弟子,她们不明究竟,劝我吃饭时说:“她们修的比你强多了,能双盘四个小时,还不怕冷,并且为大法付出也比你多的多。但人家没有不吃饭的,有绝食的到最后也都吃了。”我听了提醒自己要以法为师,而不是以人为师,并抵制邪恶,绝食绝水直到恢复自由。

这次正法我的所得与付出简直相差太大,得到的太多,悟到了很多法理,在绝食绝水的七天中,身体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反而感到从没有过的轻松,头脑非常清楚,主意识强大。我发自内心地明白了我们助师正法实际上是在圆满着我们自己。重获自由的我深深感谢师尊和那些承受巨大磨难的真修弟子们,师尊一等再等,就是在等我们这些不精进的弟子,希望我的经历能给对自己失望的同修一些鼓励,不要低估自己,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我们心正,大法便会赋予我们无穷的力量,慈悲的师尊不想丢下任何一个有缘人。我们只有更加精进,不辜负师尊的慈悲等待。

个人所悟,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