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跟头之后的觉悟

【明慧网2002年12月19日】一天,一位同修问起我发真相材料出事的情况(我现在已经流离失所),我说我不愿回首。

我看《明慧周刊》上一位同修说“如果不把自己的体悟写出来,或者不同其他的弟子们交流切磋,不拿出来,其实是很自私的”时,我的心受到很大的触动,为什么不愿回首?因为自己做的不好,因为自己还有很多不好的思想,是它们怕曝光,见不得人,所以利用我的私心、要面子的心理。不是真正的我不愿回首,而是后天的我。我要突破它,突破自我,对同修负责,对自己负责,我希望我所写的能给同修一点借鉴,同时也将自己思想不好的东西从根子上去掉。

2002年刚过完春节,我带着孩子去发真相材料,由于自己对发真相材料没有严肃对待,想发完材料后带孩子去看电影,结果被人跟踪,并报警,当时自己正念不强怕心很大,没能逃出魔爪而被抓。在派出所里,虽然也一直在发正念,但怕心很大,而且对法还不太坚定,正念不足,怀疑自己发正念是否起作用,所以虽几次脱下手铐,但逃跑未成,在恶警威逼、恐吓、用刑之后,说出了真相材料来源,结果一同修被抓,家里大法书、材料被抄走。(因为我没好好收藏,只放在书桌下面)当听到她被折磨而发出的惨叫,我的心在流泪,我恨自己,为什么不敢面对邪恶之徒,去承受。难道自己真的不行吗?身体的痛苦真的承受不了吗(当时我没认识到消极承受也是不对的)?后来我被送到戒毒所和卖淫女关在一起。在那里我遇到几位同修,她们讲了许多同修闯魔窟的事。听后,我受到很大震动,不能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指使了,我开始绝食抗议。

第二天又进来一个同修,她在派出所被恶警折磨三天两宿,但她堂堂正正地闯过来了。我从心里佩服这位同修。她说:“我受这点苦算什么,大部分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它们把我反铐吊起来刚开始觉得很痛,后来觉得自己好象没有重量了。”当她讲完,我心里真的很后悔自己在派出所的所为。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我为什么就不能试一试呢,怕承受不住,到了极限最后还得讲,结果就顺水推舟出卖同修。我现在明白了所谓的极限是因为怕心,给自己下了一个框。做为一个正法修炼的人,没有极限,关键是你是否有正念,是否相信师父讲的法,对师父相信多少,如果真是百分之百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我绝食抗议的第三天恶警开始给我灌食,还有几位同修也开始绝食。第四天我身体出现不正常反应,它们给我打点滴,让那些判劳教的卖淫女看着我,并经常有管教来诱惑我:“你想吃什么,我们给你做。”我识破它们的伪善不予理睬。所长还找我们几个绝食的谈话,想劝我们吃饭,反而叫我们给说的哑口无言。绝食的第七天,医生来看我,说我是钾中毒,他们和政法委商量放我回家。

到家后,街道派人一天来三次,看我吃没吃饭,因为自己没悟到应该加强正念,或者干脆先离开家,结果在家调养四天后,警察又把我送回戒毒所,我再次绝食,第二天它们又给我灌食。一室的同修先后被送走(有两个绝食的同修被送回家,后来听说她俩也被迫流离失所。)只剩下我自己,我躺在床上泪流不止,心里一遍一遍喊着师父,我要回家,我要学法。绝食的第七天,我血压异常,心跳很弱,他们把我抬到楼上,那里还有几个同修,也都在绝食。他们给我做了检查,又给我打点滴,但还没打完派出所便来人接我回家了。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我就离开了家(如果是常人根本不可能独自走动),我又重新走入正法洪流。

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不好的心,但是不管怎样,我一定会跟师父走到底,就像同修写的歌“一师一法一亿徒,一生一世一部书”。《转法轮》就是我生命的全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