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实证科学的局限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2年2月11日】现代人的观念是实证科学的产物,是伴随着实证科学的发展而同时存在的,我们可以把这种实证科学带给现代人的观念叫做实证思想,而就其实质来看,因为人们总是认为物质决定着精神,也就是实证科学对物质的认识决定着人们精神世界的变化、思想观念的形成;而且人的一切行为都离不开思想作指导,都是在一种观念的作用下的结果,人对实证科学的发展也是如此。所以当这种实证思想形成后,他又要反过来指导着人们对实证科学的进一步发展。也就是说,人总是在用已知领域所形成的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来指导和衡量人对未知领域的探索,但是因为已知领域的思维方式不会总是适用于对未知领域的探索,所以随着认识领域的不断扩大,人的思想观念、思维方式也一定要改变才能指导其继续发展,直到今天。

人为什么以这样的方式发展科学,为什么要走这样的科学发展路线?是什么思想在指导着人哪?如果我们假设今天的这种实证科学是实证科学在已知领域内形成的无神论的思想指导下发展起来的,那么,要继续指导发展是不是就要改变思想观念、思维方式?假设如果在有神论的指导下,人们还会以这样的方式发展科学吗?还会走这样的科学发展路线吗?众所周知,在中国古代,人的思想观念,人的生活方式和现在是截然不同的,人们都相信宗教、相信神的存在,那么中国古代的人对事物的认识方式和现在是不一样的,他对事物的认识和发现是现代科学所无法理解的,例如中医,周易等。但如果单凭无法理解就说他是错的,这样做的本身不就错了吗!你能肯定你认识到了事物的全部、看清了事物的本质吗?如果这样,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现代科学的不解之谜?你还发展什么?其实就是人的思维太狭隘,思想太保守。总是固执地站在现在科学的角度、固守着这种实证思想认识问题造成的。有神论、无神论两种思想,带来两种思维方法,两种对事物的认识方式,两种科学的发展路线,都是对物质世界对宇宙的不同高度、不同角度的认识,反映了事物在不同的范围内,不同的条件下的表现实质。你站在现代科学的这个角度,能和站在中国古代科学的那个角度看到的事物表现是一样的吗?宏观世界的事物的表现实质能和微观世界、更微观世界的事物的表现实质是一样的吗?牛顿力学拿到微观世界适用吗?能取代量子力学吗?不能!其实这就是不同的思想的指导下所造成的认识上的不同。人要想站在中国古代的科学角度认识问题,就不能再用这种实证思想作指导,如果人能够学会放弃自己的固有的思想观念,固有的思维方式,人就有可能站在不同的高度、不同的角度全面的认识问题,才能发展科学。否则那不就是盲人摸象吗?摸到了一部分就说是全部,这不是无知的表现吗?明摆着有那么多自己无法解释的现象,而别人认识到了,站在不同的高度,不同的角度解释通了,他还要固执的不敢承认,和人家争,那不就象那个摸象的盲人在和别人、和能看到的人争论一样吗?

那么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实证科学的本身也不应该是保守的,实证科学不是说物质决定精神吗,那当你认识了那么多超常现象的时候,那是物质上的东西吧,那你的精神是不是就应该改变了呢!就不能再那么保守了吧!那么再深了说,实证科学对物质和精神的认识是不是也局限在其所能认识到的领域之内呢?!包括什么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等是不是这样呢,就是这样的。当你说摸到大象耳朵的人不对时,你能不能也来站在他的角度上摸一摸再说呢?能不能睁开眼睛看一看大象呢?你又凭什么说人家看到的不是真相呢?人自己不能看到的、解释的东西太多了,却还这样思想固执的去排斥甚至嘲笑人家告诉他的真相,实证实证,最起码你也应该证一证啊!可他连面对都不敢面对,这是理智吗?是智慧吗?是科学的治学态度吗?有造诣的科学家不会这样的,爱因斯坦不否认神的存在,麦克思韦是虔诚的宗教信徒。共产党思想不也是人的思想吗!他就没有局限性吗?他和高于人的神佛的认识比起来就没有局限性吗?他有资格否定高于人的认识的佛法吗?XX党说什么就是什么吗?XX党口中的“科学”只是一句政治口号,他把他认识以外的观念统统说成是“伪科学” 、“迷信”。根本不是真正的在搞科学,而是另有目的的在搞政治。人做什么想什么都带有人的私心和欲望,所以人就更难理智的去认识和衡量事物了,其所做的判断也就难以是明智的,智慧的,正确的。也就导致了人的发展走向了误区。就是因为人的思想观念不正确、太狭隘造成的。人应该有信仰,因为有了正确信仰才有正确的思想观念做指导,其实人从来都是有信仰的,人们对宗教、对现代科学的相信不都是一种信仰吗?只不过现代科学只信仰人肉眼所能看到的、人的思想认识到的事物,但其实这本身不就是一种局限吗?人肉眼看不到的、人的思想认识不到的事物多了,能说他们都不存在吗?人的肉眼所能看到的范围,人的思想的认识范围就没有局限性吗?

法轮佛法是修炼,是佛法的根本,是高于人的认识的,实证科学的思想是无法衡量的,无法理解的。那么,先不要固执,不要排斥,放下心来理智的站在法轮大法的角度上,站在真善忍的基点上来认识一下宇宙,就会发现展现在你眼前的是一个广阔的视野,人的实证思想是人对未知领域认识的阻碍,法轮大法可以为人带来新的思维方式,新的认识,从而可以指导人发展一个新的科学路线,法轮大法决不是说教与唯心。真正的放下心来从头到尾读几遍《转法轮》会发现,他给人展现了一个无边无际的世界,解答了人永远都无法解答的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