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友人问 【明慧网】

答友人问

【明慧网2002年2月15日】向友人介绍法轮功,发现人们对法轮功的不能理解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被各种固有观念障碍着,包括从宗教中得来的认识概念。

也有人对法轮功的看法不是建立在本人直接了解的基础上,而是在不知不觉中接受和相信了他人道听途说的、或不负责任的评论。

下面是对友人提出几个问题的回答。把它写出来,是因为希望亲友们能在对法轮功的看法上能不受大陆媒体的造谣和误导所欺骗,能有一个正面的认识。

友:对我来说,任何宗教或特异功能都必须是有证有据。我们知道犹太教、基督教等都是由人(即世上的人)创造出来。这些宗教的共同缺憾就是没有去证明神、真我或未来世界的存在。撇除这些证据,那些教主和我、你或他都是同等地位的普通人。

答:首先,法轮功不是宗教是修炼。法轮功没有宗教仪式,没有崇拜。当然宗教也是修炼的一种形式,但修炼却不一定需要宗教的形式。耶稣在世时没有基督教、天主教,释迦牟尼在世时也没有佛教,正如你说“教”是由人创造出来的。再说经过两千多年的流传,时至今日宗教中很多东西已经面目皆非,与真正修炼差距甚大,所以请毋将法轮功与宗教相提并论。而且法轮功与过去的任何一种修炼都有着根本的不同,历史意义非常重大。

至于说证据,修炼界讲明白道理之后产生信念,还要再通过实践,即“修”在先,然后才能够“证悟”,最后达到“开悟”,以至修成一个“觉者”(一个觉悟了的生命,古印度语即佛)。先有修才有证。“证”是修炼者自己的证悟,而非象上中学那样在试验室里作试验的“证”。

如果有人问为什么不能象中学物理化学课那样来证明呀,那我们反问一声:为什么相对论和高能物理不在课堂上作试验来证明呢?不同的学科有不同的验证方法。越高深的学问离日常生活越远,就越不能在课室中用简单的试验来证明。现在科学家们在研究人的大脑,思维,以至生命的转生,其它空间的存在等,他们作的试验能一样吗?

现代实证科学是以研究人类所接触到的最表面物质为起点的,所以它的基础学问是很接近于日常生活经验的;然而当科学越来越进步,研究对象越来越深入时(即研究的物质趋向于比表面接触到的物质更微观或更洪观时),人们自然就会发现试验方法越来越和日常生活经验脱节。人体修炼是更高的科学,验证的方法当然就更不一样了。

而且证据不是没有,难道耶稣和释迦牟尼不是证据吗?只是历史久远了,现有些人硬是不承认耶稣和释迦牟尼曾有其人了,也不承认历史上对他们事迹的记载了而已。(不承认的人多数是连了解都不肯去了解,就主观断定的。)

其实证据还有很多,在西方有很多对特异功能、转世等方面的研究,做研究的人很多是非常严肃、非常具有公信力的学者。但人脑接收资料和信息是经过过滤的,当人的头脑被某种固有的观念框死了的时候,不符合自己观念的证据就都不肯接受,或接收不到了。

友:感性可以取代理性吗?对于真、善、忍的追求,就像十诫一样,我觉得非常有意思,但是它们不能取代证实真我或神的存在的先决性。

答:感性决对不可以取代理性,正因如此我才学炼法轮功,因为我和千千万万法轮功的真修者们一样,都是经过理性的分析,判断,然后再加上修炼中的切身体会和验证,才树立起坚定的信念的。

反过来讲,不修炼的人主观认为有信仰的人“不理性”,这结论本身难道不也是属于“感性”的吗?不是人的感觉认为信仰“不理性”吗?

以前我也是无神论者,曾和你的想法一样。我们不是不问证据,而是从理解到相信,再通过修行而将来达到开悟。

友:人民应否站出来支持受压的法轮功人士?对于在中国受迫害的法轮功人士,我的看法是他们有别于因争取民主运动而受镇压的民运人士。民运人士是为全国人的长远利益而受苦,而法轮功人是为其个人的信仰而受苦。

答:法轮功修炼者不向邪恶低头,不屈不挠地向世人讲清大法好的真相,他们为的不止是个人的坚持原则和信仰,而是更多的人。特别是中国人(因其受邪恶欺骗最深)。宇宙给与人类的是真善忍的法理,只有当人人心中真正有了真善忍,人类才能有永久的平安和幸福。

民运人士我也敬佩,但如果道德不回升,民主运动能解决人类的根本问题吗?“长远利益”能有多长远?

法轮功是在为众生的更长远利益受苦。虽然这一点不了解法轮功内涵的人现在无法看得到,但却是千真万确的。(只要能用开阔的思想看完法轮功所有的书和李老师的文章的人就能明白。)

就算是站在人的基点上,用人类哲学的角度去看问题,世界上很多人士也已经看到了法轮功运动的深远意义,所以法轮功被数百位教授、议员等提名候选诺贝尔和平奖。

另外,个人的体会告诉我,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受的苦难,是一个“为我”的生命所无法承受得了的。当然这里面也包括一个生命的对自己负责的“为我”,但还有更多。

友:当然宗教自由亦应该争取,但其重要性因其先决性条件不存在而显得薄弱。

答:为什么“争取宗教自由”的重要性就“显得薄弱”?除去各宗教具体内涵的表面,从实质上看:-“宗教”是信仰,信仰是一种思维活动,那么没有了宗教自由不就等于是没有了思想自由吗?没有了思想自由的“自由”还称得上什么“自由”?!千万别让对宗教的偏见把自己搞糊涂了啊!

什么是“不存在”的“先决性条件”?上面讲过法轮功修炼者所承受的不止是为了自己的信仰,但是除此不谈,即使只是为了个人的信仰,一个觉悟了的生命立心向善向上有什么不好?

如果一个孩子自发地努力学习,立志要上大学,作一个有知识的,对自己负责的生命,大概没人会因为孩子希望的是个人的提高而觉得不能接受,或认为不值得支持吧?

同样的,一个修炼的人致力于提高自己,向善向上,对自己的生命负责,立志要“返本归真”,为什么就不被接受?为什么就不值得支持?是否是让对宗教的偏见影响了逻辑的思考?是不是因为自己心中认定这所“更高的大学”不存在,和不可能存在,就不能容忍他人相信她的存在?(但她却是真实存在的!)

友:记得早前你介绍过的一篇文章,内容论及殉道的问题。它说在中国的法轮功人士就像基督教早期的殉道者。最后罗马的统治者因信奉了基督教而把它发扬光大。我们亦只能等待中国的统治者信奉法轮功而使其发扬光大。

答:历史的教训是:每当一个真正的觉者在世传道过后,人们把他的教导“发扬光大”的时候,就已经是人在开创宗教的时候了。晚矣!(失去了最好的一个机会)

友:真实存在的事物会否让全世界的人抗拒相信吗?--就像地圆说和日心说,它们最后都给证实而为全人类相信。我相信法轮功(假设它是真实事物)最后都得到证实而为全人类相信。

答:忽略了重要的一点:地圆说和日心说都经历过全世界的人都“抗拒相信”的时期。问题在于我们是跟在别人后面,不敢向前迈出一步呢,还是做个勇于探讨真理的人?

一个生命需要对自己负责,应该自己去分辨一个事物是否真实。全世界的人都相信就一定正确吗?那么全世界的人不都曾经相信过地心说吗?如果用相信的人数多少来决定一件事物的真实与否定的话,那么法轮功在短短几年内有一亿人学,这又说明了什么呢?如果恶势力没有造谣迫害,学的人数还会更多。

友:你会像哥伦布一样努力去证实法轮功的真实吗?

答:很高兴你问这个问题,因为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我可以问心无愧地回答你说:是,我正在努力。

真正的科学精神,是追求真理的精神。正是这种对真理的追求促使我了解法轮功,进而决定修炼法轮功的。现在人们对照教科书,里面没有的内容就说是不科学,那才是肤浅和愚昧呢。如果以为教科书什么都有,什么都正确,就等于以为人类已经掌握了全宇宙的知识,什么都知道了,那么科学也就不用再发展,人类也无法再进步了。

最近看的一本书讲得好: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是一部不断把自己从偏见中解放出来的历史。
-我们的祖先认为大地是平的,半球形的天空扣在它上面。
-托勒密帮助我们从这种偏见中解放出来,给了我们一个圆的地球,日月星辰环绕着它。
-哥白尼帮助我们从托勒密的偏见中解放出来,给了我们一个太阳系。地球和行星围着它旋转,轨道都是圆的。
-牛顿又帮助我们从哥白尼的偏见中解放出来,给了我们一个椭圆的轨道和万有引力。
-爱因斯坦又帮助我们从牛顿的偏见中解放出来,给了我们一个弯曲的四维时空。

可是连爱因斯坦都并没有把自己看成权威。他对后人的期望是能够永远保持探索精神,不被生活的偏见所蒙蔽。他曾写下:“一只盲目的甲虫,在球面上爬行,它意识不到它走过的路是弯曲的。”爱因斯坦告诉我们的是一个重要的真理:人类永远生活在偏见的束缚中,而可怕的是我们自己常常总不能意识到这一点。

爱因斯坦拥有真正开阔的思想,和真正科学的精神。他是有远见的-现在狭义相对论中“光速不变”这一理论正在被科学的新发现所质疑。(牛顿的万有引力理论也正受到冲击。)

人类生活的空间是一个迷的空间,当我们轻言他人“迷信”时,更可怕的却是自己正在“信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