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关,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明慧网2002年2月20日】最近看到明慧网资料,有很多同修走上天安门正法的壮举,深深震撼我的心。师父说:“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经文《路》)

我要去天安正法的想法已有很长时间了,一定要兑现与主佛立下的誓约。经过几天的集中时间精力学法(这是我在任何条件都能做好的最大保障)于2002年1月5日我踏上了去北京的客车。

此行前曾有的同修说进京的车上要查身份证,我没有身份证,因我99年7.20进京上访时身份证被非法扣押。我想进京正法是最正、最神圣的事,这世间的一切都会给我开绿灯。果然一路顺风来到天安门。庄严肃穆的天安门掩盖着邪恶,金水桥成了迫害大法弟子的见证,有多少血淋淋的故事在这里发生;金水桥更是神佛大显的见证,无数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向宇宙展现。这里的警察、便衣、警车随处可见。“而那些邪恶生命又是极其低下的、肮脏的东西、不配在正法中起任何作用。“(经文《正念的作用》)

这时我心平静如水、心里充满了对邪恶的藐视,觉得它们什么也不是。来到金水桥附近,我发正念清除邪恶。在两个华表前走了几个来回,选在东边的华表下,拿出了放在胸前的“真、善、忍”横幅,高举过头顶,用最大的声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喊过数遍之后 ,我发现七、八个恶警向我扑来,我收起横幅准备离去,还是被恶警扑倒在地,强行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这时我开始查找自己什么原因被抓?还是潜意识中有怕心而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要牢记师父的教诲:“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大法坚不可摧》)早日闯出魔窟。

到了晚上恶警把我们(当天抓了不同地区来正法的大法弟子共6人)分送到门头沟看守所。由于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安排,不说地址和姓名。经过强行照相体检后又把我分到城子分局“审问”。因为我一直不配合邪恶,恶警就开始对我进行非人的折磨。开始用一根电棍电我,看不起作用又加一根电棍,仍然不起作用,恶警只好说电压太小。到了后半夜把我拽出去反铐在大树上冻了三四个小时。那时我只想到我是主佛的弟子一定能挺住、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第二天夜里恶警就更猖狂了,不但把我反铐在大树上,还扒去了我的上衣,往身上泼凉水,把鞋也扒掉了,双脚站在水泥地上,再往脚上泼凉水。我依然沉默。伟大慈悲的师父为救度众生所承受的是我没法想象的,而我吃这点苦算什么。恶警看我还是不报姓名和地址,三个恶警来了用更歹毒手段把我反吊起来一边泼凉水一边用两根电棍电我的肚子、脚心等敏感部位。我对邪恶之徒喊起来:“你们这些下无生之门的家伙,快放了我……”过了一会,它们一看没达到目的,只好把我放下来。又把我送回门头沟看守所,我一进去就开始绝食(在城子分局的两天时间吃饭、喝水、上厕所成了我说出地址、姓名的条件,我就一直没吃饭。)

所长找我谈话,我说谈大法可以,谈别的不行。我告诉所长:我非常理智,到北京正法被你们抓着的后果是什么,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可是我来了,为了你们、为了被谎言欺骗的世人,来告诉你们:法轮大法好!

师父说:“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路》)

绝食到了第六天,恶警仗人多把我绑起来强行灌食,费了好大劲灌完了。但我的思想和行为都不配合邪恶。意念中一想我得吐出去,不能让恶警的行为得逞,马上就都吐了出来。过了两天又强行灌食,还是全吐出来。恶警一看灌食不行了,就给我输液,以便继续关押我。可我否定邪恶的正念击碎了邪恶的制约,而且有师父的加持在我身上体现出法的威力,使得五六个人也按不住我这个七八天滴水未进的修炼者,它们一看制不了我只好罢休。这期间我真正感受到了师父慈悲呵护和大法的强大威力。邪恶太渺小了,根本就不可能在我身上起到什么作用。后来又强行灌食两次,输液一次,都让我用强大的正念轻而易举地清除了。

到了第十一天下午,恶警把我强行抬到车上送医院检查身体,结果出乎意料的是太正常了。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

第十二天的早上门突然开了,有人高喊:“‘法轮’出来。”有两个人架我出去(其实我能行走)看守还了我的东西和钱,把我送出了看守所大门。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