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大法弟子给父亲的一封信

【明慧网2002年2月24日】注:此信为几经周折传出,该大法弟子夫妇均被非法劳教,两岁的女儿被送往老家由年迈的爷爷奶奶看管。

爸爸:您好!

上次您来看我,他们没让您进来,我只收到钱、书及您写的小纸条。请爸爸放心,您的儿子决不会叫亲人们失望。

爸爸,虽然您不修炼,但您是一个深明大义的父亲。

可能别人会告诉您他们给我灌食把我灌昏死过去一次,并且吐了好多血。其实,我已经多次差点被他们折磨致死过去了。有的我都没说过。但请您不要担心,儿子的生命是很硬实的,我现在身体在恢复,尤其春节以来很明显,请爸爸放心。我是很理智的,也很坚强的,我自己是坚信能完完整整地自豪地与爸爸团聚的。

我到劳教所以来,一直被严密隔离,除了卫生院就是禁闭室,几乎与周围隔绝,但我还是从看守的行为中看到一些情况。我绝食那么多天,劳教所里许多管教包括一大队所有的人都大体知道此事并思考,以前已被洗脑被迫放弃修炼的人也在从新思考。去年12月中旬有四个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被他们“严管”,而现在他们把坚定修炼的、或还不稳定的人,关进严管班,也就是“软禁班”,共有十八个之多。在这期间因到期等解教的还有十来个。

学员在清醒,邪恶在被销毁。现在更明白地发现了自己的不足,大家都在发正念。对于我自己,既然到了劳教所,就发挥在里边的作用。没准儿这里我也能救度一些不一般的众生呢。

爸爸,您千万别给劳教所钱,管教们拿到钱只会私分和干坏事。您可以给他们讲:(1)我已经成家,法律上您不再是我的监护人,您没有任何义务;(2)咱家经济困难。您别因为想见我而向他们妥协。

至于对我洗脑,不是小瞧他们,我刚进来的时候就跟看我的人说,他们没有这个本事。

爸爸,我内心很平静,偶尔想起外边的人,想起一块儿做过大法工作的南南北北,东东西西的大法弟子,禁不住热泪盈眶,真有点想念他们。

爸爸,小孙女儿该管您千万别太宠她,该教育就教育,都快三岁了。

娘的身体还好吧,看病别怕花钱,小妹有对象了没有?孩子跟着她们我要能回去得好好谢谢她们。

爸爸多保重身体,儿子现在什么也给您做不了,但将来您会为儿子而自豪!

此致
敬礼

儿 常青(化名)
2002年2月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3/19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