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村广播向乡亲讲真相:一位农村弟子的正法历程

【明慧网2002年2月8日】在我们身边有这样的一位大法弟子,今年50岁,家住农村,于1997年8月喜得大法。虽然她没见过什么世面,是不起眼的人,但是她在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中凭着对大法的一颗坚定赤诚的心和大法的正信、正悟、正念,“只要对大法有利,都要主动去做、主动去干”(《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并且“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大法弟子正念是有威力的》)。她闯过了一道道的难关,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地走着。

1999年7月20日之后,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当地派出所把各个炼功点的负责人抓关在一起办洗脑班。派出所和乡领导安排了几位修炼者讲话,并事先给讲话之人做了一番交待,前面几个人讲完后就是这位同修讲话,她用几句朴实的话讲了她炼功后的身体变化,心性上的提高。用事实维护和弘扬了大法。最后她说,中央说不让炼功可能是他们不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这么好的功法我看我还是要炼的。话说的平静而又自然,当时派出所和乡领导只能看着她。事后同修问她怎么还敢那样讲,她说是凭着她对大法的正信,从而才有正念的结果。

2000年1月份,地方领导交换,新来的管理领导通过村干部把她叫到村委会做她的洗脑,当时她想:“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为谁而修》)是难就得过,“关关都得闯”。她面对来的领导讲真相,最后坚定地说:“想我不炼功,除非你们把我枪毙了,只要有一口气,我还得炼法轮功!”由于她堂堂正正地一身正气,此话出口后,新来的领导反而没给她提出任何要求,就这样她又闯了一关。这正如师父在2001年《也三言两语》中说的那样“……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农村每年按人头和田地上交各种管理等税务事项,由于农村条件差,农民负担较重,很多家庭欠村部的上交款,有的甚至欠了几年,而她自得了大法后从不欠款,反而还存了几千元钱在村部,每年从存款上扣除上交款。2000年11月初村部按例将上交公款,在结算中给她家多结算了800多元息钱。加上本金正好抵交当年应交款数。她爱人回来后告诉她多结算钱一事。她当即叫其爱人把自己家的账算一下是否确实多了,结果确实是多了800多元,她当时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幸赶上正法,自己的行为一定要配做个大法弟子。她决定退钱,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证实大法,于是她马上同爱人商量退钱一事,她爱人不是修炼人有些想法,认为:这钱不是自己多要的,800多元钱相当于自己在外辛辛苦苦地干几个月的临工,再说家中还没有现钱退出去,如果真要逼退就只有从谷仓中拿出2000多斤稻谷才能抵折这800多元钱。别人家欠了不少钱,我家从来没有欠过。再说把钱退了别人还要讲我们是傻瓜。当然这也难怪她爱人有些想法,因为当年农村受虫灾,收入不好,难为他了。

她对爱人的想法表示理解,但她讲:在当前道德下滑的情况下,物欲横流人们已分不清对与错,正与邪,好与坏了。很多人恨不得把别人口袋里的钱装到自己的腰包里,还以为是英雄,是好汉,别人也认为这人有能耐。但我是炼功人,师父要求我们做个好人中的更好的人,一年多来,电视、广播、报纸一直在栽赃陷害法轮功。我们要用实际行动来揭穿邪恶的诬陷,证实大法是正法。

她爱人本来也很忠厚,当即就同意了。随后从自己留的口粮中拿出2000多斤稻谷送到村部。这位同修找到村干部讲明退钱一事,并且讲明我之所以这样做,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并要求村干部:要在村广播中讲几句话。村干部同意了。就这样这位大法弟子凭着自己对大法的坚定正念去做,结果是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在村广播中向全村的农民朋友证实法。首先用自己退钱的事实证明李老师的真、善、忍是正法,是天法,李老师要求所有的炼功人都要做一个道德回升的更好的人,最后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也就是要求修炼者的心性,思想要达到很高的境界。然后她讲了一年多来,邪恶利用电视台、广播、报纸上传的那剖腹、杀人、跳楼等等全是栽赃陷害法轮功,把精神病人所干的自杀、自残,投水等等全嫁祸于法轮功,是在给法轮功泼脏水,叫乡亲们不要相信那些骗人的假话,法轮大法是正法,所有真正的修炼人都会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的,是修善的,是珍惜生命的……,针对电视中栽赃的一件件讲真相,由于她心正,念正,一切为了证实大法,一切为了捍卫大法,讲清真相也是为了救度世人,结果在她讲的过程中村干部在场的没有一个人去干扰她。这足以证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有人讲,修炼法轮功的人就是不错,如果都像她那样社会就有救了,看身边的炼功人,就猜电视是瞎说的。

2001年9月底的一天,她所在乡派出所所长带了两名警察于下午到她家(所谓敏感时期的监督),她在他们来之前提前几分钟走了,在不远的地方看到了所长他们在她家等了一个多小时,大有不见其人不走之势。这时她想: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还得要用正念抑制邪恶,正视邪恶,师父讲:“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于是她回来直接面对他们,所长向她交待了一番之后,她照样讲真相。所长最后叫她在家炼,旁边一个年轻警察叫所长不要讲那么多了,你就问她到底还炼不炼,她当即脱口而出就是江泽民在此我也要炼!这个警察叫所长“我们走,不要多废话,以后打交道的时间还长着呢,等着吧!”说着他们走了。

当天深夜11点半左右,下午那个年轻警察带了4名警察开了一辆警车,手拿三截长的电筒照她家窗户,敲她窗户,高叫让她开门,五个人在外又吼又叫,又敲又推要开门,真是气势汹汹,这种猖狂一般常人早吓坏了。这时她异常镇静,她想到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教导的:“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还想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于是她用师父讲的法指导自己去做。当邪恶疯狂一阵后她平静地回答了她为何不开门,不欢迎他们的原因:你们下午在这儿两个小时,有什么事和问题已经讲了,现在深夜11点半了又来要我给你们开门,目的是要抓我,甚至打我,我没有犯任何法,我一个堂堂正正的好公民有权不开门,不欢迎你们,不告你们半夜骚扰就是对你们慈善了,你们快走,我绝不开门。她爱人也用常人的理狠狠地说了这五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这位同修全盘否定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不配合它们,终于正念战胜了邪恶,最后那年轻的恶警自己找个台阶下:好吧,今晚不开门就算了,明天早上8点钟一定要到派出所来一趟。第二天这位同修不理这件事。直到现在也平安无事。

2001年10月的一天,她正在外做讲清真相的事,被一男便衣盯梢跟了她一路,最后把她抓住强扭送派出所。这时她面对邪恶发正念,必须全盘否定,我是神,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怎能被邪恶带走?她一直在找摆脱邪恶的机会,结果在走了一段路后必须要经过一个稻田小路,这时她说:“你该把手放了吧,不然怎么走?”邪恶之徒不放心,就在这瞬间,她把邪恶的自行车一不小心推倒在田地里了,自己趁机走脱了。这位同修讲,为了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她凭着一双脚(因没骑自行车)和其他同修一道在方圆百里内村上处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和汗水。当然也多次遇险,她说是师父在看护和保护着她,使她得以闯过一道道难关,一次次有惊无险。

据我知道这位同修一边在做着正法的事,一边再忙每天也要坚持学法1~2个小时,她说师父讲:“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为你们来讲就这样要求。”所以要按师父要求的那样去做:“在任何环境中,在任何时期,工作再忙都不能离开学法,这是你们提高圆满的最根本保障。”(《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8/1892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