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本:为了天下所有的父母妻儿


【明慧网2002年2月13日】音乐声:加拿大国歌

〔镜头〕从机场候机室巨大的玻璃窗延伸出去,定格在巨大的波音飞机的尾部,加拿大航空公司的标志上。飞机猛地晃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向前移动,渐渐的,猛地飞机加速起来,机翼后侧向下压,机头上扬,离开地面,由近及远,迅速上升,转瞬消失在湛蓝的天幕之中。

〔镜头〕看上去身材略微发胖的徐厂长将自己的目光从窗外拉回来,扫视了一下在候机室里靠在椅子上正在打瞌睡的七、八个中国人。

〔镜头〕徐厂长在深思,这时他耳边响起了女儿甜甜的声音:“爸爸,我今天下午刚刚开完大学毕业典礼,我太高兴了,真想快些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
〔镜头〕徐理明脸上露出父亲满意的微笑。徐的声音,今晚回家来全家好好庆贺一下,这可是咱家的大事啊。

〔镜头〕镜头转向徐理明回忆女儿在集体炼功的场面。
〔镜头〕中国电台,电视台,报纸铺天盖地的诬蔑法轮功的场面。
〔镜头〕“啪!”回忆中的画面上一个玻璃杯摔的粉碎的声音把徐理明震动了一下,他从回忆中挣脱出来,下意识的摇摇头,带有悔意地长叹了一声。

〔镜头〕徐理明看看手表,指针指在4字,他抬起头又看看墙壁上高挂的飞机起飞时刻表。接下来,他略显心烦的来回踱着步子,镜头从全身渐渐移动到来回走动的脚上。

〔镜头〕云中穿行着的飞机机身。
〔镜头〕迅速切换到行驶的小汽车上。

〔镜头〕大门打开,徐夫人连忙接过从外面走进来的徐理明手中的提包

〔镜头〕茶几上摆放着烟,酒和几样礼品。徐理明的夫人坐在沙发上翻看着老伴出国旅游的照片。一边看着一边兴致勃勃地询问着,徐理明在一旁向夫人介绍着,

夫人:这是法国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吧?…这张照片是…。
徐:纽约曼哈顿那可是让美国傲视全球的地方啊。
夫人:这我知道,这是加拿大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对不对?
…哎,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么多中国人,象咱们劝业场了。
徐: (点上支烟缓慢地说)CHINATOWN.
夫人:前...前那烫?
徐:(冲夫人一笑)就是中国城嘛?多伦多的中国城。
夫人:噢,怪不得。哎,你看,怎么回事儿,法轮功,多伦多街头上怎么有法轮功?还…还在办展览?
徐: (轻轻将烟头熄灭),我说啊,你猜怎么着,这回出去,无论是法国巴黎的埃菲尔铁塔,还是美国纽约的中国城,包括最后一站在加拿大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哪儿都有法轮功。

〔镜头〕大瀑布奔腾的流水。
〔镜头〕几名法轮功学员在给人们递真相资料。

〔镜头〕一位女学员正在给中国代表团成员讲真相。

女青年:您好,请您了解法轮功真相。(随手递上一份法轮功资料)

徐理明:你们炼功就炼功呗,我看参与政治就不好了。
女青年:法轮功教人修真善忍,是教人作好人的,哪一个社会都欢迎好人啊,现在世界上有50多个国家都有法轮功修炼者。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这么好的功法,这么多的人受益,政府却说他不好,编造了那么多的谎言欺骗百姓。
徐理明:(嗯…想说话但没说出来)
女青年:法轮功传出来才短短几年就有那么多的人身心受益这可是事实啊。可能你还不太清楚,当年中国的一些地方报纸都有过这样的报道。可是为什么在一夜之间法轮功就被打成x教,是谁将这上亿的法轮功受益者推向政府的对立面?

〔镜头〕又有几个中国人围了上来。

女青年:法轮功学员站出来说句真话,就被抓,被打。这样的国家还有希望吗?人民的命运不危险吗?
徐理明:(若有所思地看着展板)。
女青年:您们看看这展板上镇压法轮功两年多中国都发生了些什么…

〔镜头〕徐理明家中的饭桌上。
徐:(拿起酒盅,抿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唉,我说还是让甜甜和张齐来家一趟吧。我有话想和他们说。
夫人:(将盛满饭的碗往徐跟前一推,没好气的)孩子是你拒之门外的,要让他们回来还是你自己去跟他们说好了。

〔镜头〕徐夫人给女婿家打电话,电话中传来了女婿张齐的声音。
夫人:小齐,你爸爸刚从国外回来,想和你们聚一聚。
张齐:嗯,妈,我…这几天我们挺忙的,要不,过几天?
夫人:能忙成什么样啊,晚辈来看看老人这还不是天经地义的?这可是你爸先提出来的,你们还……
张齐:好吧,妈,我这就回家。

〔镜头〕徐的家中,夫人在厨房忙活着,客厅里,徐理明正在摆上四副碗筷。放上四个高脚酒杯,将每个酒杯都斟满了饮料。门铃声响了…
夫人:老徐,孩子们来了,回来啦!
老徐快步上前将房门打开,张齐一个人出现在门前。
夫人:(用围裙擦着手,也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过来)甜甜,你爸可是特意为你们…。甜甜呢?
张齐:(走进屋里来,把手中的塑料袋递给夫人),妈,这是我妈让我给您们二老准备的补品。

徐理明皱皱眉头,回转身重重地坐在沙发上,点上了一支烟。夫人给张齐倒水。
夫人:甜甜这孩子,也太不懂事了。跟自个儿亲爹也好这样赌气的。瞧,你们人还没来,你爸就早早给你们斟上饮料了,知道你们不喝酒,他把酒瓶也收起来了,在屋里转着圈儿等着你们来,去,打个电话,叫她来,快!
张齐:(脸红起来)妈,爸,我…
徐理明:(摆摆手)也是我小时候惯得她不象话了。其实,她到是有阵子不耍这小性子了。可这回…不用求她,咱这女婿是找对了,来,咱爷俩喝。(边说边从柜子里拿出一瓶茅台来)
夫人:老头子,你忘了,人家小齐也炼功,喝不得。
徐理明:(声调一下提高好几度)我喝总可以吧!

夫人:(小声对张齐说)还不快到那个房间去给甜甜挂个电话,让她无论如何马上来,你爸一进家门就念叨你们,别让他伤心,在自个儿的亲爹面前委屈一回怕啥的?快!

张齐:(缓缓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妈,爸,甜甜给您们二老写了封信。
夫人:嗨,你不早说,甜甜出差了?
(随手接过了信,徐理明戴上了眼镜)

〔镜头〕二老看信。

[画外音]

亲爱的爸爸妈妈:

您们好!一别数月,此时您们的女儿在狱中给您们写信。
〔音乐响起〕
古人云:多情自古伤离别,如今女儿尝到了“生离”之苦甚于“死别”。在狱中我老是做梦回家,醒来后时常是泪浸双眼,一想到父母将得知我入狱后的痛苦心中就不免忧伤。

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您们为培养我真是呕心沥血。而今您们已是近60岁的人了,您们的腰身已不再挺拔,两鬓已染上白发,双眼已失去光华…写到此我心如刀绞,不禁黯然泪下。寸草之心怎能报得父母的三春晖?我欠您们的太多太多…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您们的女儿追求“真善忍”,坚持做好人竟身陷囹圄。

〔镜头〕天安门傲雪红梅图

妈妈,在狱中我听到一个感人的故事:一位大学生去年十月二日到天安门为法轮功上访而被捕,在上访前他给他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句“妈妈我爱您”,他说他长这么大是头一次对妈妈讲这句话。听到这儿,我的双眼也湿润了,是啊!“妈妈我爱您”!这不也是我的心声吗?!谁说修炼人无情无义!谁无父母?!谁无亲人?!谁无儿女?!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我们法轮功修炼者站出来讲句真话,正是为了天下所有的父母妻儿!为了您们和他们!

爸爸,妈妈!

〔镜头〕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镜头。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