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长白山下的故事(三)


【明慧网2002年2月20日】主要人物表:

倪春花:大法弟子
杨老五:倪春花老伴,大法弟子
老赵:菁圆中学退休老师,大法弟子
王磊:菁圆中学老师,大法弟子
顾大妈:倪春花邻居
山里中年男子:倪春花父亲
关局长:宜春县公安局局长
小孙:宜春县公安局公安人员
张所长:城东派出所所长
大嫂:倪春花的嫂子
伍大妈:倪春花娘家村上的人
老太太:倪春花的婆婆
关所长:倪春花婆婆家镇上派出所所长
陆小明:倪春花婆婆家镇上派出所干警
小丁:倪春花婆婆家镇上派出所干警
秀芬:陆小明的母亲


<二十八>

风雪中,城东派出所的牌子,春花推开了那里的大门。

一位女警察,春花问着话,女警说着什么,手往外指了指。

风雪中,春花来到了拘留所,推开门,张所长的儿子,“怎么,你在这里还没有呆够是不是?”

春花向他询问,“我找我老头子。大伙都叫他杨老五。”

张所长儿子神情有点慌张,愤愤地,“没有这个人。”

春花,“可派出所说已经送到这里了。”

张所长儿子,不耐烦地,“你有完没完?我说没有这个人就是没有这个人。赶快走。”

风雪中,监狱高高的围墙,墙上的铁丝网,春花在传达室的门口,问着什么,里面的人摇着头。

雪还在下,风吹得更猛了。春花正在艰难地行走。

风雪中,春花正在询问路人。

风雪中,春花艰难地行走在大街上。

春花回到了自己家的弄堂口,顾大妈迎了上来,“有消息吗?”。春花摇了摇头。

顾大妈,“刚刚邮差给你送来一封电报。你赶快看看吧。”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

春花拿在手里,看了一下,“是老家让回去呢,婆婆病得很重。”

<二十九>

清晨,汽车站冷冷清清,一辆巴士停在那里,已经启动了引擎。远远地,包着头巾的春花快速地走来,敲了一下车门。车门开了,春花上了车。车向前开去。

<三十>

天快黑了,远远地,有一个村庄。村中的狗叫了起来。

一个老年妇女开门出来,正要摘屋檐下的一串儿大蒜。

春花走进院子,喊了起来,“大嫂。”

那位妇女看了一下春花,春花快速向她走来。

两人面对面站着,大嫂,“啊,春花。是你啊。你怎么变得这么年轻?”低头看了看春花的脚,“你的腿真的好了?以前你写信告诉家里说你炼法轮功后脚后跟长出来了,腿也不瘸了,大家都不相信呢!看来这法轮功真的象你们说的很神奇。”

春花,“那还有假的。妈身子怎样?”边说边拉开了门。

大嫂,“时好时坏。老唠叨你们俩。快进屋子暖和一下。”说话间回头看了一下,“怎么就你一个人?老五呢?”两人手拉手进了屋。

春花稍微迟疑了一下,平静地说,“他暂时来不了。”

春花把手套,围巾取下,正想找个地方放下,大嫂赶紧接过来,突然,她吃惊地叫到,“你的手怎么了?”

大嫂拿起春花的手,手上黑红色的伤痕仍很清晰,大嫂把春花的衣袖往上推了推,一脸的吃惊,“这手腕上的伤痕咋怎么深?”

春花抽回了手,轻轻地笑了笑,“这是被手铐弄的。”随手脱下外衣,“也不知道这国家如今到底怎么了,到底还有没有法律了。你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给那么多人带来那么多好处。却偏偏硬是诬蔑我们是邪的,还到处抓人打人。”

大嫂,“唉,这年头。我也听别人提到过,其它村子里的谁谁谁被抓起来了。起初还不相信呢。看来这都是真的。”关切地,“你也被他们打了?这帮城里人咋这么凶。”

春花,“我本来想过春节的时候先到小红那儿去一下,没想到被半路截回来,整整被关了49天。”春花的声音开始有点悲谅,“老五他,……”

春花的眼圈有些红了,“等我从拘留所出来,我再也没有见到他。他接到家里的来信后,马上去派出所请假,回来看看妈妈。”

大嫂,“什么?回老家还要上派出所请假?”

春花,“唉,现在城里只要是炼法轮功的,被看得可严着呢,我还是偷跑出来的呢,要不,根本就不让出城。这不,老五不但假没请成,还不知下落了。有人说他被拘留了,我跑遍了县城所有的拘留所都没有找到他;有人说他被劳教了,可是监狱里也没有他;有人说他被…。,”

突然里屋传来老太太的声音,“是不是五儿他们回来啦?”

春花和大嫂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大嫂,“你可别告诉老太太这些事。”春花点了点头,然后向里屋走去,“妈,是我,我来看您来了。”

<三十一>

杨家挤满了人,有的认真地在跟春花学打坐,有的在旁边看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也认真地看着,有时,手也比划一下。

一个老太太推门而入,大嗓门儿,“我活了大半辈子,可从没见过这样的新鲜事儿。今儿个,特来瞧瞧。”

春花向门口望去,“伍大妈,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大老远的。”春花停了下来,赶紧站起来,向伍大妈迎上去。
“正好有事去女儿家,顺道来瞅个新鲜。”说话间,伍大妈已来到了春花前面,仔细地端详了一会,“我说春花,看来这世上可真有神仙。你看我只比你大三岁,但看你这样子,可以当我闺女了。”大伙都笑了。

伍大妈又抬头向轮椅上的老太太说道,“大婶,您身子骨怎样了。你这个儿媳妇就是命好。”

老太太微笑着。

伍大妈向周围看了看,“方圆百里都在传说你的故事呢,你娘家的人都知道啦。这不,我先来探探虚实。看来,我也得跟你好好学学法轮功。”

一个小伙子说道,“你就不怕警察把你逮起来?”

伍大妈,“只要看到春花,就知道电视上,收音机里全是造谣。现在江泽民可真是什么坏事儿都干得出来了。我学我的,怕他们干嘛?”说完,伍大妈拿起春花的手,“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要是让你妈看见,肯定心疼坏了。”

春花,“我正准备明天回娘家看看呢。”

<三十二>

镇上的派出所。三个人正在聊天。

甲,“看来这法轮功是越来越难办了。刘家庄那几个顽固分子还没有搞定呢,在六谷村不知又从哪里冒出个倪春花。”

乙,“据说老太太以前可难看着呢,斜眼,还是个瘸子,不过听说读过不少书,所以在这里还小有才气。”

甲,“是啊,这下可好,一炼法轮功,居然腿也不瘸了,60岁的人看上去40岁似的。这不,这老太往那一站,象活广告似的,老百姓们怎么可能还听中央台的呢。”

乙,“看来法轮功是够神的。我妈还成天唠叨着要去跟她学法轮功呢。”

甲,“据说已经有不少人去学了。这样下去,我们这里的人不都跑法轮功那里去了。我们的饭碗可就保不住了。”甲转过身,对着另一个在一旁沉思的使劲抽着烟的警察说道,“关所长,你看我们这工作该怎么做?”

关所长,掐灭了手中的半根烟头,“一定不能让倪春花继续在我们的地盘上呆下去。”说着用手提了提警服的袖口,“不然,我们这身皮都得扒了。”

甲,“对,她虽然不属于我们管,但绝不能继续让她在我们这儿给法轮功做广告。我们得尽快把她赶走。”

突然,刺耳的电话铃响了。关所长赶快拿起了电话。“喂,……,是我。你哪里?”

“……,宜春县公安局的贾局长。”关所长赶紧正襟危坐,“贾局长,您好,您好。”

关所长赶紧朝另两位挥挥手,甲和乙赶紧朝门外走去,关上了门。

“倪春花,……,对,是在我们这里,她婆婆病危,特赶回来看望……。,她是法轮功顽固分子?……,一定要看住她。贾局长,您放心,一定照着您的意思去做。她在我们的地盘上跑不了。不过,……,”关所长欲言又止。

“对对对,群众影响很大……。,把她关起来,好,我马上叫人去办。怎么样对
待都没有关系,……什么?”关的脸上一惊,“好好好,我明白了。谢谢贾局长亲自打电话来。”

关放下电话,脸上露出凶相,“这回我看你法轮功还上哪儿神气去。”

关对着门口大喊,“小丁,小陆,来一下。”

<三十三>

屋里,光线有些暗。春花婆婆躺在床上大声哭着,大嫂正在旁边安慰她。

春花婆婆,“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春花好好的,炼法轮功炼的身子也好了,人也变年轻了。他们为什么要把她抓走啊?”

大嫂,“妈,您别着急。好好养病。春花命好,不会有事的。我过会儿就去找她。”

春花婆婆,突然看着大嫂,急急地说道,“咱们五柱儿也炼法轮功。你说,是不是也被他们抓走了?”

大嫂迟疑着,“这,……,我不知道。”

春花婆婆看着大嫂迟疑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哭喊着,“这是什么世道啊?我

苦命的春花,我的五儿,你们在哪里呀?你们回来呀。”

<三十四>

一间不大的屋子,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在高处有一个小小的窗户,上面还有铁栅栏。

春花躺在地上,一直处在昏迷之中。天渐渐地暗下来了,小小的屋子有些阴冷。躺在地上的春花眼睛微微地张了一下,轻微地移动了一下身子,然而是一阵剧烈的疼痛,春花又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春花又轻轻地睁开眼睛,略微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突然,外面传来沉重的皮鞋的声音。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门开了,春花赶紧闭上了眼睛。关所长和警察小丁走了进来。

小丁,用皮鞋踢了踢春花,转身对关说道,“这人看来是够呛了,我们可不能让她死在我们这里,我们得尽快把她送回宜春县。”

关蹲下身子,手在春花的鼻子处试探了一下,“这法轮功的命是够硬的,还有气儿呢。”

小丁,“要不要送她去医院,免得意外。出人命可不太好。”

关站起身,狠狠地,“谁叫她这么顽固?死也不肯脱离法轮功,活该。”关拍了拍手,看了看小丁,“放心,宜春的贾局长说了,对付法轮功怎么着都不过份。打死了,上面也不会有人追究的。”突然,他不放心地回头看了看春花,“可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些。不过,……,小丁,你说得对,我们尽快把她送走的好。你让小顾处理一下这事。”说完,两人向门外走去。

门关上了。春花睁开眼睛,痛苦地挪了挪身子。关所长的话在她耳边回响,“贾局长说了,对付法轮功怎么着都不过份。打死了白死,上面也不会有人追究的。”春花猛地睁大了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

[回忆的镜头]在县城拘留所,张所长儿子惊慌的表情在她眼前浮现。

泪水顺着春花的脸颊流下,慢慢地,春花的脸上又恢复了坚毅和刚强,她开始痛苦地慢慢地挪动着她的身子,试图想坐起来,“我绝不能死在他们手里。”

春花费劲地坐了起来,用颤抖的手拭了拭泪水,春花闭上了眼睛,开始双手合十,喃喃说道,“师父,我一定要从这里出去,我一定要上北京去,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

<三十五>

室内,大嫂正和一位50岁左右的妇女在交谈。

大嫂,“唉,秀芬,你不知道,我婆婆在家里直哭,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也难怪,她最疼她这个媳妇了。自打春花上门后,可孝顺公婆了。后来去了城里,还老往家里捎这捎那的。”

秀芬,“这方圆百里的谁不知道春花的故事。上次她父亲去世,她匆匆赶回来,干瘦干瘦的,50多岁的人,看上去那样苍老。也难怪她,老伴一直瘫痪在床,够辛苦的。可这次,你看,自打炼了法轮功,变化真是天上地下的,让人看了直羡慕。”秀芬突然叹了一口气,“唉,要怪只能怪这政府啦,放着坏人不管,专抓好人。等我儿子回来,我跟他好好说说。”

这时,门开了,派出所的陆小明踏进了家门。

大嫂正准备打招呼,秀芬先开口了,“小明,你终于回来了。你倒是给妈妈讲讲,你们这派出所到底是干什么的?专抓好人的?!”

小明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

大嫂,“小明,春花是不是还在你们那里。”

小明,“我回来那么晚,就是为了春花的事。”沉默了一下,“大嫂,你不知道派出所那个关所长为了他的乌纱帽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而且仗着县里当官儿的亲戚,在乡里一直横行霸道惯了,除了吃喝嫖赌,大概还会的就是打人了,春花落在他们手上也真是倒了大霉了。他们正准备把她送回城里呢。”

大嫂一惊,“怎么,春花又挨打了?”

小明,“这可是关所长能往上爬的一个筹码呀!为了逼春花写保证,他简直是丧心病狂了。”

秀芬,“你小子就不会劝阻劝阻?”

小明,“我回来这么晚,就是为了能好好照顾春花。我给她弄了一点吃的,还把她移到了一间暖和的房间里去了。春花给我讲了许多法轮功的事。现在估计在那儿炼功呢。”

沉默了一会,小明眼中含着泪,好像自言自语地,“值啦,旷世难遇的好功法呀!”

大嫂急急地,“小明,多谢你了。你看我们怎样才能把春花给弄出来,可不能让她被那些人送回城了,那里听春花提过,更邪乎。”

秀芬,“对呀,咱们可得想个法子把春花弄出来。”

小明,“很难哪。上头专门打电话来,现在春花可是个宜春县的重点分子。”

大嫂和秀芬几乎同时问道,“那怎么办?”

小明,看了一下眼前的两位,低头想了一会儿,“看来我这警察可能也当不成啦!”

<三十六>

第二天早上,刺耳的警笛声在山间回荡。

慢慢地,警笛声由近而远。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远处,蓝天下,白雪覆盖下的肃穆而庄严的长白山。山的高处,一朵盛开的雪莲在阳光下那样的纯洁而美丽。

[画外音配上相应的倪春花艰难行走在乡间的镜头]这就是发生在长白山下的一个动人的故事。后来听人说,倪春花去了北京,后来又被抓了起来,还被劳教了;有的说她已被迫害致死,也有人说,春花又奇迹般地走出了监狱,各处流浪,给人们讲着法轮功的故事。

[字幕]2000年9月18日傍晚18时10分左右,长白山西麓。

天气很好。慢慢地天空出现了奇异的光亮。山城里,一个正在和小伙伴玩的孩子好奇地看着天空。异光越来越变得多彩,突然,一个神龙的头出现在西北方向上空,继而看见了龙的全身,并且越来越近,龙嘴、龙须、龙爪乃至龙鳞,全都清晰可辨,浑身发着神光。

那个孩子手指着天空,“快看哪,神龙。”,然后飞快地跑着,边跑边仰头张望,大喊着,“神龙出现啦!神龙出现啦!”其余的孩子也飞快地向各处飞奔,大喊着。

山城里,公园里,山里的院落中,人们仰头吃惊地目睹着这一幕,一个年轻人在惊叹:“真的有龙哎!”一个老人流着泪,目睹着这一切。

神龙时而团曲、时而伸展,时而盘旋、时而翻滚,龙嘴时张时合。
城里,乡下,许多家的门在打开,越来越多的人仰望着空中的一切。许多人瞠目结舌。

慢慢地,神光渐敛,在变成暗红色后,神龙渐渐隐去。

法轮功的故事继续在人们心中流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