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河劳教所恐怖暴力纪实 【明慧网】

团河劳教所恐怖暴力纪实

【明慧网2002年3月17日】团河劳教所三大队在2000年11月至2001年3月份期间,在叛徒中出现了一些专门为警察效命,毒打和虐待坚定的大法弟子的打手,这些人不但对大法弟子施以酷刑折磨,而且还百般虐待和羞辱坚定的大法学员,他们不但经常向警察邀功请赏,不断向上汇报大法学员的所有情况,还向警察不断出谋划策,给警察讲述如何对付这些学员,并且经常向警察和普教人员眉飞色舞地讲述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详细过程。他们这些人折磨学员的主要方法有:灌凉水、冬天往学员身上浇凉水(有时脱光衣服,有时不脱衣服直接往身上浇,称“洗排骨”)、强迫学员钻无人区(就是把学员硬往床底下塞)、用牙刷别手指、用一盆一盆的凉水直接往学员的脸上浇造成窒息等等,而这些打手还经常称这是“补课”。

在这些打手当中,有四人为主要打手,他们分别是:姓名:姚枫──绰号“妖疯”,原三大队六班班长,地址:北京西城三里河三区17栋2门11号。电话:68571835。邮编:100045。他是筒道内打手中的主要组织者,参与了筒道内的多次折磨大法学员的行动,并在折磨大法学员之后强迫受害者在纸上写下“决裂书”,还多次得意洋洋地伙同李杰等人强迫受害者在筒道内挨着班地念写下的“决裂书”。

主要打手之二:李杰,原三大队三班班长,年龄:29岁。地址:北京通州区城关镇西家河园20号2301。电话:60514726。此人参与了多次折磨学员的行动,折磨学员的主要方式如上所述。此人不但残酷折磨虐待学员,而且在折磨完后经常伙同姚枫强迫受害者念被强迫写下的“决裂书”,平时还经常对学员大肆羞辱,并对学员大打出手。

主要打手之三:秦洪升──绰号“勃牙”,原三大队七班班长,地址:北京朝阳区广渠门外大街35楼28号。邮编:100021。电话:67742720。此人参加了多次折磨学员的行动,为主要组织者之一。其折磨大法学员的主要方式除以上提到的之外,有时还用东西滚压人的肋骨,对学员进行毒打等等。

主要打手之四:武宪全,年龄:47岁。地址:平谷县粮食局小区6号楼6单元7号。邮编:101200。此人为筒道内的主要打手,参与了多次折磨学员的行动,主要是给学员灌凉水。

这四个人折磨的第一个学员是胡长安,折磨方式是灌凉水,后来就多次折磨学员,这几个人还曾说:“如果要是往人的肚子里灌脏水的话,顶多也就是拉点稀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而老学员武军曾一度被他们这些人折磨成了疯子。除了这四个人以外,还有几个人是他们的主要帮手,他们分别是:田可,地址:朝阳区红庙北里7-5-201#。电话:65070819。此人经常毒打法轮功学员,并参与了多次折磨法轮功学员行动,为主要帮凶之一。庞昱──绰号“庞切”、“螃蟹”,是因其在筒道内经常切人东西,横行霸道而得名,此人地址:北京海淀万寿路1号铁路工程处总公司住宅17-2-15。邮编:100036。电话:68212932。此人参与了多次折磨法轮功学员行动,经常对学员大打出手,为筒道内的主要帮凶。何京宏,年龄:30岁。地址:石景山永乐西小区16号楼5单元502。邮编:100040。电话:68643987。此人经常对学员百般羞辱,多次参与折磨学员的活动,并千方百计地想让学员挨整,为筒道内的主要帮凶。吴思源,年龄:26岁。地址:宣武区宏建北里45号。电话:63513558。此人经常对学员大肆侮辱,并伙同李杰等人参与了多次折磨学员的行动,并曾给学员灌凉水,经常对学员大打出手,并千方百计想折磨学员。为筒道内的主要帮凶。

这些打手在筒道内大肆活动的时期,整个筒道经常传来一声一声的惨叫,经常有学员被他们折磨得不成样子,现仅举一例:2001年2月份到团河劳教所三大队的法轮功学员杨漱强(地址:平谷县韩庄镇祖务村。邮编:101201。电话:89971312。)就曾遭到了他们这些人的毒手,因为杨漱强不妥协,他们这些人先是给杨漱强往肚子里灌了许多凉水,并把凉水不断往他身上浇,最后强迫杨漱强写下决裂书,李杰和姚枫并强迫他挨着班地念“决裂书”,后来他们见杨漱强仍不屈服,就在一天晚上把他带到了“恶人谷”,用凉水往他的耳朵里灌,而当他发出一声一声的惨叫时,宠昱在一旁对他拳打脚踢,目的是不让他叫,一直到把他的耳朵灌得往外冒血才收手。第二天杨漱强的耳朵塞着棉花,而他的脚和腿几乎被打断。现在杨漱强已被延期,现仍在团河劳教所非法关押。象杨漱强这样惨遭折磨的大法学员远不止他一人。

团河劳教所总共有三个大队,非法关押的全部是男大法学员,分别是二大队,三大队和五大队,三大队在一楼,而二大队就在楼上,五大队在另外一个楼里。而三大队是对付法轮功学员最为残酷的一个大队。

打手们知道他们自己是在做坏事,为此他们给自己编造了很多理由和借口。其一就是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他们自己早日回家,因为在劳教所这样残酷的环境里,这些人早已厌烦了这样的生活,想通过这样做向警察邀功请赏。每折磨完一位学员,他们都要向上面(警察)汇报情况,这些人的背后主使者就是国家政权和警察。

另外,打手们也知道团河之所以迟迟不放他们是因为外面法轮功学员活动得还很厉害,所以他们就把气撒在了这些被关押的大法学员的身上。他们这些人最后达到了他目的,全部都提前释放或所外执行,其中李杰提前半年所外执行,而其他人也大都提前了二个月和一个月不等。而他们这样做的第二个真正原因,也就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想为他们自己寻求精神上的安慰。他们这些人其实大多都曾经在压力面前因害怕动摇而叛变,也就是连扛都没敢扛就投降了,扮演了可耻的犹大的角色,所以他们也希望大法学员也能跟他们一样投降叛变。而如果有学员坚强不屈不屈服的话,就会令他们非常地嫉恨,令他们心理上严重失去平衡。他们认为他们当初既然当了犹大,凭什么要让这些人扛过去,他们认为这些学员不识抬举,于是他们就对这些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痛下了杀手,并千方百计地要让这些敢于不屈服的大法学员当众出丑,饱受折磨,以换取他们自己心理上的平衡。

这些打手在筒道内还有追随者,比如说罗胜军、张彦龙、边建武、普教人员吴艳明。二大队也有打手残酷折磨大法学员,其中有一位学员被往无人区里硬塞的时候,竟然被这些打手硬是压折了脊椎,造成全身瘫痪,这件事情还曾轰动了整个劳教所。

帮助警察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普教人员曾多得数不胜数,而警察就是这一切的背后主使者。这种折磨大法学员的现象已于2001年4月份在大队内被禁止,现主要由集训队充当打手。

至于警察,他们干过的坏事实在太多了,他们在天安门用棍子把学员往死里打,在派出所有的警察把学员脱光衣服冬天在外面铐上整整一晚上,有的警察用皮鞋狠踢学员的阴部。(据说派出所的警察还有一种方法就是用一种橡胶警棍打人,这种棍子打人外面看不出来,里面却是内伤。)三大队学员徐化全曾在一派出所里因不说姓名和地址被警察用打火机灸烧胸部,致使其胸部被严重烧伤,现仍有一块疤痕。在公安局和劳教所里也曾发生过把女学员脱光衣服冬天往身上泼冷水的事情,有时甚至当女学员被脱光衣服泼冷水发出惨叫时,有的男警察故意跑到她们面前叫她们不要叫!

很多普教人员以及叛徒打手对大法学员进行残酷折磨都是这些警察背后主使的,他们在调遣处也是这样做的。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的大法学员张海燕在调遣处时,警察用电棍电她的脖子和脸部,致使其脖颈和脸部皮肤大面积烧伤,刚来到团河的时候一大块皮肤都是黑色的!

在团河劳教所里,主要为警察充当打手的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人以外,还有一个地方叫做集训队,专门为警察整人,过去主要是打那些违反所规所纪以及敢于顶撞警察的普教人员,后主要用来对付法轮功学员。其折磨人的方式非常之多,其中包括把学员往死里打,狠踢学员的膝盖,用鞭子抽那些坚强不屈的学员,警察用电棍反来复去地电学员,把学员捆在床上和门上加以折磨等等。

过去早在2000年,团河劳教所刚成立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队的那一段时期,团河劳教所主要就是由集训队充当打手,而在大队里也有一整套人的方法来对付大法学员,其中包括很长时间不让学员睡觉,或一天只让学员睡两个小时,还要让学员干着繁重的工作,一个月下来都是如此,长时间地让学员军蹲等等,后来就主要由叛徒打手负责这些犯罪活动。团河劳教所三大队大队长赵爱国是后来调过来的,也是后来大队里那些打手的最直接的支持者和支使者,除了他以外,大队里的一些副大队长比如寇成惠、岳清泉以及其他一些队长也是所有这一切的背后支持者。把大法学员往集训队里送也是他们这些大队长的所为。而当有学员刚从集训队回来,被打得一瘸一拐的时候,也要经常被他们强迫带到外面跟着其他学员一起去练队,去干活儿,如果练队时让他们看着不顺眼,他们还借故故意延长在外面练队的时间,让全体学员一块挨整。

这些大队长不择手段地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可以得到国家提供的大笔奖金,同时也可以达到所谓的“保住饭碗”的目的,这也就成了他们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巨大动力。而在劳教所里,这些警察对被迫屈服的人也没有放过。他们经常在冬天寒冷的天气里,让他们出去练队,一练就是半天或是一整天,有的人没有棉鞋和棉袄,他们也不管。(春天或夏天天气比较热的时候主要是干活儿)。恶警们还经常让他们干着又脏又累的活儿。这些警察还经常在劳教所里巧利名目,捞取钱财。他们经常以组织活动的名义,办计算机班,让大队的人强行参加,并且还给大队定了名额,人数必须凑够,然后索要钱财,而被勒索者却连计算机都没能摸上一下就所谓的毕业了,而考试的时候却是找人代考的,以此来收取钱财。他们还经常把外面卖不出去的或过时的食品高价卖给学员,从中牟取暴利。当然,警察当中也有善良的人和不同意这种做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