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走了两年多才走进法轮功?


【明慧网2002年3月19日】我从听说和关注法轮功到三个月前最终得大法曲曲折折经过了两年多的时间。那么两年来的羁绊在哪里呢?

我听说法轮功是在4.25发生后不久,德国一份中文报上做了大篇幅的报导,说北京发生了万人和平大上访事件,是为一种叫法轮功的气功,并说此功法有近亿人在炼,而且有不少是外国人。看过此报导也没觉得太特别,心想反正中国人爱大帮哄,也无非是又一个气功热,然后就又不了了之,所以没往心里去。

7.22刚过偶然打开收音机听新闻,忽然听到关于中国的新闻,外国播音员生硬地说着“法轮功”三个字。从报纸上看到较详细的报导说,江政府抓捕了不少炼法轮功的人,觉得不可思议:炼功和被捕怎么能搭上边?这个问号带着我对这件事关注起来。

后又看到两幅照片,背景都是天安门广场的,一幅是穿制服的警察拦住两个农村模样的中年妇女,说是在问:你们是不是法轮功?回答说“是”,于是两妇人被捕了;另一幅是几个穿警服的人把一个男老百姓反扣着胳膊压倒在地,脸颊上还踩着警察的一只大脚。这又使我不可思议:我走路没招谁没惹谁为什么问我的业余爱好?而且居然因此而被捕?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气功呢?怎么就能招惹得政府抓人呢?

出于好奇从一个免费邮寄出借处邮借到了《转法轮》,想象着这本法书会多么深奥难懂,得去挖掘推敲。一看目录所列却是大白话的讲座,翻了一下看到一句不搞治病,心想气功应该是很深奥的,也都是为了治病健身的,这本书一不深奥二不治病,也就放那儿没再动。过了几天寄还回去了。心里还是认为这个热很快会过去,警察抓人可能是少数几个个例。

到了2000年下半年吧,报纸上总是持续地有法轮功的消息。时隔一年多,这个热不仅没过去,而且越来越热:一个老太太被打死了,女儿为她妈妈上访却被抓了;北京一个大学的女讲师从监狱保外就医出来一直没能救过来,也死了;更有甚者一个妇女和她8个月的孩子在监狱里没多久也给弄死了。我看来看去这个法轮功的核心就是提倡“真,善,忍”,没发现有什么古怪和骇人听闻的东西。那么为什么那个江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往下压甚至还动用了国家暴力武器来对付法轮功呢?为什么这个法轮功热就是不降温呢?

一次和国内友人打电话,忽然想到他父亲好象炼法轮功,就顺便问了一句:国内法轮功是怎么回事?立刻他电话的声音不对了,也放低了,用那么恐怖紧张的腔调说:那个不对的了,不对的了,和一秒钟前简直换了一个人,连法轮功三个字都不敢提。我好象又置身在文化大革命中了。这个电话后我的一个直觉是:国内现在肯定有些什么不对的了。

不知不觉就已是2001年,我在国外都生活五六年了。虽然有家有业,自己身体也很好,可心里总是有一种飘然不踏实的感觉。从人与人、事与事的来往中得到的总是负面教训多于正面经验,每日你都面临着被人欺骗的可能性。你若讲诚实、善良、忍让,八成会被人笑话你是老古董:现在谁还讲这个?!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块能使人与人真诚相待的空间了吗?可是奇怪,法轮功怎么就能讲起“真善忍”来呢?而且还有人信这“真善忍”,这个“真善忍”是怎么回事呢?

我上明慧网看了看,又想仔细读读这本《转法轮》,──毛主席不是也教导我们,要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应该亲口尝一尝嘛。于是我往返五个多小时到附近城市请来了《转法轮》。基于上次等于根本没看书的经历我还特意问了问如何着手读这本书,被告知最好通读,有不理解甚至看书时迷糊瞌睡都是正常现象,从头到尾看完。

这次我用了三天时间把《转法轮》通读了一遍,有些不理解和还不能接受的东西,但是一个百分之百的结论是:这本书没有任何负面的东西,她讲出了好人难做的原因和为什么仍然应该做好人的道理,这无疑是一本好书啊!江政府这是怎么了?对一群锻炼身体的平民百姓竟然大打出手以至于闹出三百多条人命,这怎么能让人看得下去呢?夏日的一天,在一个法轮大法宣传展台上丈夫和我分别郑重地签名以反对中国现政府的滥杀无辜。

从两次请《转法轮》和在宣传展览处与法轮功学员的接触,我感到他们都热心诚恳而且能为陌生人着想,这一点与平时接触的人和事有鲜明的区别。但我当时还是未能很快进入法轮功,因为她讲“有神论”,而我四五十年来一直是接受的“无神论”。后来我看到一本美国著名精神科医生的死亡九分钟见到耶稣的真实经历,就又拿起《转法轮》静下心来细细地读,发现其中描述的好多现象实际上都是我们亲身经历过的,只是我们后天接受的“无神论”教育先入为主,没等去看去想,一些神奇现象自己就已经把它排斥到一边去了。

其实绝大部分人(包括我自己)声称“无神论”本身就是一种虚伪。人们设立一个目标会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办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成为人就讲“人的命、天注定”,等等,等等,这个天指什么?不就是神嘛!五十多年来我们被灌输的观念实际上是把有神论和愚昧无知混为一谈,说你是“有神论”就意味着你是愚昧无知,所以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有神论,可是谁都信天信命。这种自相矛盾和虚伪本身才是一种愚昧无知,人就是死要面子不承认。当我把自己“无神论”的面具揭掉时已经是2001年的深冬季节,再读《转法轮》时已经是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一起了。

我既没什么病也没什么可求的,接受了高等教育,工作十几二十年来天南海北地常飞,接触着不同信仰的各色人种,被同行业视为女强人,那么我能从法轮大法中得到什么呢?为什么通过两年多的观望并三个月来的实践最终得出结论“法轮大法的的确确好”呢?我们中国有句成语叫“井底之蛙”,意思说不管这个井多深多大,你即便把其中的所有都见识到了它仍然是井中所见,所以它见识狭小;而当你跳出井来哪怕只瞥一眼,这一眼之见也绝非井中所有之见能够比拟的,因为是基于两个完全不同的立足点。得法前我就如一只井底之蛙,所以说:如果不是幸遇法轮大法这一生真是枉费!

修炼三个月来法轮大法给予了我无论在心灵心理,身体素质和思想境界等方方面面的裨益都是无可言喻的,同时还有很多神奇感受,比如炼法轮桩法时法轮的旋转,贯通两极法和法轮周天法时两手中强烈的能量流以及入静坐定在鸡蛋壳里似的美妙等等,这些对于三个月前的我就如天方夜谭遥不可及。基于我本人的亲身经历我至诚至恳地希望每一位心存善念的人,不妨走近法轮功看一看和试一试,你定会觉得不虚此看不枉此试,诚如圣者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