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孩子

【明慧网2002年4月20日】那天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位警察,小心的呵护着自己的孩子,那份父爱看了真让人心动。我的心里却有一份感伤。

我也有孩子,他现在只有两岁零两个月。他很漂亮,很聪明,也很可爱。我常常想起他一岁多的时候,手里举着一个遥控汽车,跟我说:“妈妈,汽车。”这是他第一次说话,也是我最后一次见他。一切仿佛就是昨天,又象是过了几千年。说起这些,是因为我现在见不到我的孩子,也不能去看他。不是因为工作,也不是因为离异,是因为-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

孩子的父亲曾经也修炼,因为他的鼓励,我才走进了修炼的行列。我们感情很好,从未有过争吵。孩子是2000年出生的,那时江罗集团已经开始迫害法轮功。孩子出生后,他的父亲在家照顾了我们一个月,后把我们送回了他的老家,他出差了。三个月后我们回来。他白天上班,我和孩子呆在家里,一起看老师的讲法录像。孩子很乖,坐在那自己玩儿,也不吵闹,有时一坐一个上午,他似乎很愿意听,虽然不会说话,但我能感受得到。晚上他的父亲回家,讲一些单位的趣事,日子平静而温馨。然而这样的日子只有二十天。那天晚上,很晚了,他的父亲没有回家,我带着孩子焦急的等。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有一点我知道,作为一个修炼者,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被捕的事──尽管你什么都没干,只要说句“炼”,就有可能被判刑。后来的消息证实他确实被抓,因为他去街上复印了几封信准备寄给他的朋友。半个月后被劳教一年。从孩子出生到现在,一家人团圆的日子总共只有50天。

后来的日子里我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了两个月。抱儿子到别人家里玩,他总是找别的孩子的爸爸抱,不抱他就很生气的样子。我不知道在他小小的心灵里,是否一直在思念着爸爸?直到我开始上班,我的母亲赶来帮我带孩子。我还是知道,平静的日子里总是蕴藏着某种危机。因为我不能放弃大法。99年7月的时候,我曾一度被铺天盖地的谎言所迷惑,不知道电视上说的是否是真的。经过反复的思考,我越来越清楚,做道德高尚的好人没有错,李老师教我们的是天下最正的,相反,如果再让我做回以前不修炼时自私狭隘的我,我是绝不愿意的。当然这一决定意味着:可能会失去工作,失去家庭、房子,甚至有可能被抓、被虐杀。

所以当孩子的父亲被洗脑后将要提前释放的时候,单位开始向我施压:要我写保证,被我拒绝后,单位开始扣发我的工资,到那天单位里来了一群人来我家带我去学习班的时候,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了。情急中我带着孩子离开了家,住到朋友租的房子。孩子很苦,因为得不到很好的照顾,孩子变得爱哭,不象在家时那么乖;有时胆子很小,看不到我的影子就很害怕;有一次他拿起电话,自己念叨“爸爸”,其实他还不会说话。这一切都让我无所适从。仅仅因为母亲不想说假话,炼自己喜欢的功法,坦然的做一个好人,就殃及这无辜的孩子。所幸的是由于修炼大法,孩子也跟着受益,并没有因为照顾不周而生病和变得体弱,而是一天天茁壮成长 。

我的父母很担心我,担心孩子。他们认为,不就写个保证吗?不就说句不炼吗?自己想炼偷着炼呗!可是他们也忘了:古人讲,一言九鼎,是说人说话的份量,得对自己负责,对别人负责,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只是现代人的玩世不恭,搞乱了古训,败坏了做人的理,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只为了保全自己的一点利益。其实以前的我也是这样的,为了得到一点名与利的满足,恭维着自己最厌烦的人,活得累却又无以解脱。正是因为修炼,才渐渐懂得了做人的真义,用法理要求自己,才真正成了一个洒脱的人:说真话,做真事,善意对待别人,凡事少去计较,心胸变得豁达而宽广,面对苦难,也能用乐观的态度去对待。在外飘零的这些日子,是真善忍的法理支撑我走过艰难,如果不是修炼,我绝不会这么坚强。一句假话,哪怕一个字,都是违背我的意愿的。我真心的希望家里有修炼人的朋友,善待你的亲友,面对着巨大的无理的伤害,他们更需要你们的理解与支持,这也是强大着善在人间的力量。

后来为了少给同住的功友添麻烦,我还是回到了父母身边。他们看到我们很高兴,只字不提我离家出走的事,只是对孩子倍加关怀。孩子很兴奋,小脸晒黑了身体却很健康。可是我却明白,这样的日子还是不会长。摆在我面前的有三条路:要么放弃修炼,要么就是被抓起洗脑或被劳教,要么就是离开家。一个一无所有的老百姓面临着这样无奈的选择。第一条路我是绝不会走的,而后两条路都意味着我得离开孩子,而且我不想再让孩子和我一起颠沛流离。于是我开始刻意保持和孩子的距离,虽然我是那么的爱他,不忍心他吃哪怕一点点苦。晚上让他和外公外婆睡,白天和外公外婆、小哥哥、小姐姐去玩,甚至有时他学着叫“妈妈”,我都不敢答应,我不知道当他记清楚我是“妈妈”后又找不到我怎么办?

孩子的父亲提前两个月解教,洗脑转化后的他开始抽很凶的烟,原本抽了十几年的烟瘾修炼后戒了,现在又捡了起来,然后竟勾结单位和所谓的“610”以及恶警将我出卖到学习班。“610”告诉我“不转化那就得劳教。”其实是“你转也得转,不转就别想出这个门。”修炼讲的是劝善,修炼的人都是自愿来修炼,而如今江泽民集团强迫人改变自己的心,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你好。这些人全然忘了我是一个幼儿的母亲,一个幼小的心灵最需要母爱的关怀,他们记得自己的孩子今天上课要给他准备午饭,他们从我的手里抢走了我的孩子。世上有这样不讲理的事么?

现在我想方设法逃离了那个魔窟,但我已不能回家,也见不到孩子。现在的他应该又长高了吧?又长胖了吧?是否还记得还有我这个妈妈?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只想平平安安过我的日子,从未想到如今居然被逼得远离自己的孩子,远离自己的家乡,不能赡养父母,不能眷顾孩子。可是,究竟又是谁扰乱了我的宁静,又是谁搅散了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那些被江泽民用来毒打、折磨大法弟子的恶警,当你们在家里、在街上呵护自己的爱子的时候,你们是否想过,有多少被你们折磨的大法弟子也有自己的孩子,也需要他们去呵护与照顾?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30/215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