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护法中摔打 走向修炼的成熟


【明慧网2002年4月21日】1996年4月23日,我们单位的同事介绍我炼法轮功,说星期天带我到公园炼功。星期六晚上又打电话来说如果天下雨就不去,天不下雨就去。听完电话,我自言自语说:我跟佛有缘天不下雨,跟佛无缘天就下雨。星期天早晨没什么雨,我们到公园炼功,天气很好,炼完功走回来,还没走出公园就下雨了。我想我跟佛有缘啊!这绝不是巧合,是师父安排我修炼的开始,从那天起我坚持修炼法轮功,但是那时没有认真学法,对法理解不深,不精进,错失了很多宝贵时间。

我修炼前身体不好,犯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症、慢性咽喉炎、腰酸背痛,特别是两条小腿最严重,常常酸痛得不能入睡。82年在背上发现长一个小粉瘤,医生说开刀要挖很深,当时很害怕,就一直不理它。结果通过修炼法轮大法,疾病却不治而愈。心性也提高了,道德迅速升华,深感法轮大法的超常和博大精深。

在修炼中,经常有提高心性和磨难的大小关,有的关过得好,有的关没过好。我深深体会到在修炼中,在磨难过关中只要能想起师父的话,就能过好关。否则就过不好关,甚至过不了关。

我在公园炼功点炼功时,自愿义务教功。1999年7月13日上午一千多人到深圳市政府和平请愿,市政府和公安局把我们押到市红岭中学,在各个教室问话。我们对他们以诚相待,有问必答,公安问什么我们就答什么。公安还用录相机把我们都录进去,掌握了我们个人资料后,虽然当天释放,也开始了以后的长期迫害。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家里经常有警察来盘问,电话骚扰、监听。记得在2000年元宵节那天,我们约好了亲戚朋友晚上到家里来吃饭过团圆节。下午4点多我们正在做菜,突然来5个警察。这么多警察来我们家还是第一次,他们来势汹汹,进来就又搜查又盘问,我就向他们洪法讲真相。他们闹了很长时间,家里搞得乱糟糟,有个朋友准备来吃饭看到当时情况也走了。公安每次来,我都要向他们洪法。这次来这么多人我照样洪法。由于家人不炼功,还帮警察来说我,等警察走后,家人对我大发脾气,抢我藏好的书。我当时心态很好,没有跟家人吵。我说其它东西可以先拿走,《转法轮》一定要还给我,我一天没有《转法轮》就不行。这时我孩子过来说:“你不是会背了吗?还要书干什么?”我突然醒悟,以后更要严肃对待学法,我拿回《转法轮》,心里想:以前背的又忘了,我一定要背第二遍,第二天我开始背第二遍,比背第一遍时难多了,难也要背下来。虽然背下来了,但背了又忘了。

有一次白天来了两个公安,我跟他们洪法后,其中一人说:“阿姨,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亲戚也炼功,我也看过书。”我叫他一定要把宝书保护好,他说好。

江泽民政策是:“名誉上搞臭”。公安有时白天来,有时晚上来,说来就来,周围影响极坏,我和我家属精神上受到严重伤害。

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为了维护大法,捍卫宇宙真理,我自己于2000年9月30日乘飞机到北京上访。十月一日到天安门广场喊出了心里话:法轮大法好!公安便衣过来用力推我并问:你是不是法轮功?我不回答不理,我想我是正的,正一定胜邪。我背师父的“威德”,心想便衣是怕我的,果然便衣走开了。

十月二日上午八点多我和东北的大法弟子,北京的大法弟子一起站出去护法,同时站出去的有山东来的穿着制服的警察,有北京中央美院在读本科生等十多个人。我们被公安便衣用力推上警车,并拳打脚踢,押到前门公安派出所,一个个登记。当天我被关在驻京办事处一间地下室,被搜身、照相,并关了一天一夜。10月3日被当地公安从北京押回所在地派出所,在派出所审问,审问完把我关在一个又脏又臭的铁笼子里,男女共用一个没有门的厕所,男保安就面对厕所坐着,被关了一天一夜,在忍得没办法了必须上厕所时,只能要求他们不能看,根本做不到。连我们最基本的做人的尊严都没有了,这是对我们人格肆意的污辱。

10月4日被送到拘留所拘留16天。一进拘留所就搜身,照相,进到监仓又是脱光衣服的搜身。二十几个人睡在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屋里,厕所也在屋里。我一进去就睡在厕所边。十月份的天气已经很冷,晚上还不给被子盖,还开着风扇吹我们。我在监仓里年龄最大(50岁),还要我从墙洞装生水,洗厕所;还说我们炼功人的手能消毒,要我给二十几个刑事犯人洗碗,每天吃的是变质的酸米饭,一日二餐,吃不饱也饿不死。监狱的警察指使刑事犯来管我们炼法轮功的好人,她们还准备打我。我告诉她们,师父要我们按照真、善、忍修炼,做一个好人,我们炼功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及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等道理。她们听后有些感动了,没有打我,而且从那以后,我炼功她们帮我放哨,后来有几个刑事犯跟我炼功。在被拘留期间我家里给我送去人民币500元也被拘留所扣去,拒不还我。甚至放我还要家属交住宿费、生活费,交了钱才放人。10月19日才放我出来。

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经文中说:“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我在拘留所期间,由于自己执著于亲情,没有过好情关,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了污点,造成深深的痛悔。当时一转身就知道错了,回到监仓才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到晚上他们又来提审:你什么时候去北京的?几个人去的?几点钟到达……。据说此人是专管劳教的,我把心放下,但心里也想我不应该被劳教。我只痛悔自己之前向邪恶妥协了,整夜难眠,也悟到不能只痛悔,要弥补,并已发表严正声明。

从拘留所出来,就更没有自由了,走出了拘留所又被拘留在家里。公安威胁我家里人如不看着我,他们就要下岗,逼得我的孩子不能工作,在家看着我,还买了新锁头趁我不备把我锁起来。这样还不行,公安还来家里威胁说:看管不好,随时来抓人。后来警察不放心又准备再次抓我。我在家学法,当我学到师父《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讲的:“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我的心一下明亮了,我应该怎么做。我和同修商量,我们离开家,到外地去洪法,去讲清真相。

于是我走出了家。我们到一个地区洪法,要转到另一个地区洪法,必须转火车北上,当时不知有什么车北上,刚好有一部开往东北的火车在我们要到达的地方会停车,我们赶快上车。补了票开车了,车刚开走,出乎意外的来了三个大个子公安检查行李,大小包都查,还要问你是从哪来到哪去。我从来没遇到过坐火车要检查,也没见过,当时心里一震,我的箱里有大法书,还有真相资料,难道我在这里被抓?不行,没事,把心正过来。赶紧背师父的诗“威德”和“广度众生”。检查过去了,只有我们两人不检查也不问,顺利过关。我们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呢!深深体会到“主佛的慈悲是洪大的”。我曾经做错过,我知道师父还没有丢下我,还在看护着我,我还是师父的弟子。我深感到师父的慈悲,曾经做过错事的同修,要记住师父不会落下任何一个真修弟子!

我离开家已一年多了,一个人在外流离失所,我最近遇到一些事情,而且是自己的切身关键的事情,我也悟到是我的魔难和过关。我会在法上认识而面对它,还要坚决铲除一切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和阻扰。要勇猛精进,按照师父说的学法、发正念、讲真相这三件事去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写得不好处,请慈悲指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