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赋予我们的纯净和善做好大法工作


【明慧网2002年4月3日】(译文)最近我参加了一个讨论并收到了一份到处传送的有关这一事件的电子邮件。我被告知那封信将会影响我对这件事的看法。这听起来有些不对味儿。为了我们能相互理解,我想与同修们交流一下我的一些想法和观感。这并不是要就某件事说服某人,更不是就某些行为进行争论。(大法中没有诸如此类的事情--统一意见或争论,因为一个人的观点是人中的东西。)这也不是针对某些人。这是想把可能已经偏离法的讨论和说服带回到法上。这是我的认识。

1)我们对我们所做的事一定要头脑清醒。从表面上,从常人的角度上看,我们是在以一种相当不同寻常的方式和一个强有力的集团对抗,并带着要做成一些事的意图在做。从这个角度上看这就像圣经中大卫和巨人格莱斯一样,大卫用以杀死格莱斯的武器也同样备受争议。

但是如果从另一方面,从法的角度看呢?当然“整个都是反的”。我们并不打算在常人世界中要有什么成就。那是政治。但是区别在哪儿呢?我们做这件事,如正法中的每一件事,都是以慈悲为基点,以揭露邪恶和讲清真相来救度世人。“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也只是说明大法与弟子们所承受的迫害,其根本目的是在救度世人,去其众生头脑中被邪恶所灌输的毒害,挽救其将来因敌视大法而被淘汰的危险”(“不政治”)。如果我们的想法不在这一基点上,我们就会看不清我们在做的一切,就会被我们人的一面控制。

2)从这个角度看,“成”与“败”的定义与常人的标准是不同的。完全不同的。在正法中,师父一次又一次地推迟结束的时间,甚至点明了为什么这么做的一些原因。一个是“仍有一些弟子不能走出来”,第二点师父在最近的讲法中提到过,是因为许多人的头脑中仍然有邪恶的毒害。如果(正法)现在就结束,他们就要被淘汰,这将是非常可怕的灾难。第三点是与第一点紧密相关的,我个人认识是我们尚未达到标准,仍然有许多常人观念,执著,和许多业力尚未消除。

这样来看,标准完全不同。成功的努力是学员们走出来,从人中走出来,去掉对失和个人风险的怕心;成功的努力是我们对法的认识加深,暴露并修去深藏在我们骨子里的常人的理;成功的努力是我们处处站在法上,而不是以个人认识,人中的事物或常人世界中的其他个人或团体为准;更重要的是,成功的努力是我们能够起到揭露邪恶和讲清真相的作用,救度那些被欺骗了的和将要被淘汰的众生。

回顾将近三年的正法历程,我非常清楚地看到,正是这些更高的要求——法对修炼者的要求—决定了我们努力的成败,即使反映在表面,在人这一层亦是如此。这样的例子很多。在做某一件工作时,那些能帮上我们的人对我们中一些最有表达能力的,(包括我们的一些教授学员),几乎没有任何兴趣,尽管那些学员接触了很多人。但一些在我看来英语很差并尽量不让他们参与其中的中国学员却取得了令人惊异的成果,这让我和其他一些人感到羞愧。一位中国女学员是家庭主妇,英语结结巴巴。她决定不采取我们世俗老练并反复推敲过的方法,即先发出一封通用的征求信,然后等到我们觉得有“保证”了,收信人清楚地表示出有“兴趣”了,才接着做下一步。相反的,她只是拿起电话,给那些具有相当教育水准的人们打电话。当得知她第一通电话打下来全部八位对象都同意支持时我们深感震惊!她是以她的纯净、善和大法的威力感动了他们。她站在法上,拒绝偏离法。当我们在准备打印精美、雄辩有力的信时,对一些细节进行调查研究时,精心准备谈话要点时,她却在学法。她达到了对一个修炼人的要求。而我们却没有。这样的事例很多。

3)一旦对这些事情忽略了,我们就会依赖我们人的思想和观念,为人中错综复杂的低层次的法所束缚。我们会很容易地受到没完没了的操纵和干扰。

师父说:“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地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分,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地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道法”)

我觉得此时此刻指出这一点来非常重要,因为现在邪恶正垂死挣扎,极力试图毁掉修炼者,毁掉那些它们认为不符合它们标准的众生,邪恶对将要被曝光恐惧万分。近来我观察到一些生命顽固地、不知羞耻地干扰着学员们。这些生命包括:想象、多疑、害怕、怀疑以及情。以前这五个生命没有这么大胆,至少并未造成这么大的损失。现在我相信它们正在最后的清除中进一步在表演,显示出了它们变异的心性,并钻空子操纵干扰大法弟子。当同修们站在法上向别人指出这一点时,他们通常难以接受,还要坚持他们的观念,让大法弟子不能静下心来作为一个修炼者站在大法的基点上看待这个问题。当大法弟子不能真正地走出人来清楚地看待问题,这意味着我们在邪恶面前败下阵来。

4)也许其最不好的表现形式是当它发生时,邪恶试图操纵这些学员去破坏大法,削弱同修们的正念和正信。“人自己没有正念,那么宇宙中,在三界中,一切不好的东西在人的身体里川流不息,甚至于在这里停留人也都意识不到。人就是被这样操纵,就是在这些粒子能够沟通的情况下操纵人。”(“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邪恶会驱使他们反对正念和同修们的行为,在一些层次上制造干扰,首当其冲的就是矛盾和怀疑。这当然不是新出现的(但近来程度上看来有所不同),早在光明日报事件时,就曾大面积,严重的发生,以至师父还专为此写了一篇经文。

“自从《光明日报》事件以后,直到目前,大法弟子人人都扮演了一个角色,有坚定实修的;有为大法名誉,直言上书的;有为不负责任的报导不平的;但也有在艰难形势下,不向内修,搞分裂的,加重了当前的形势的复杂;也有害怕自己身名利益受到损害而不修的;也有不顾大法的安定而传播小道不实的消息的,加重了乱法的因素;也有一部分各地的负责人,用在长期政治斗争中养成的看社会动态的不良习惯,来分析大法的形势,把各地区孤立的问题都联系在一起,认为出现了什么社会动向,还有意地传达给学员,虽然是有种种原因的,但还有比这更严重的破坏大法吗?”(“大曝光”)

这在4.25事件后也曾发生。一些学员,包括一些颇受敬重,[在法理上]应该有更深理解的老学员却反对其他弟子去中南海请愿的正义和伟大的行动。许多[走出去的]又返身回家,觉得那些老学员讲得有道理,而不是严格地从法上衡量。他们失去的这一机会很难挽回,给那些原本认为自己做得对、在维护大法的学员造成的损失是不小的。“无意中你们造成了许多很难挽回的损失。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走向圆满”)

今天这种事情又发生时我们应该能够认清它们。师父在讲法中已经清楚地论述了这个问题,看到了他们已经到了很痛心的程度。

同修们,我们对法一定要清楚,站在法的立场上,以真诚坦率的态度从法上去讨论。法中不存在为自己的观点去竞选或去说服他人。让我们真心努力、平静地、谦卑地、全身心地进一步学好法,毫无保留地向内找我们自己的执著和缺点,真正达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标准。让我们挖掉自己的执著,把众生的利益放在首位,记住救度众生是我们的神圣使命,并用大法赋予我们的能力和智慧去讲清真相、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如果我们能做到,我们已经赢得人世中的任何较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