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次正念脱险的神奇经历


【明慧网2002年4月5日】2001年11月下旬的一天,我在北京东三环三元桥一带张贴大法真相资料时,忽略了周围的情况,直到一辆110警车停到我身边时,才意识到邪恶迫近了。但我没有丝毫的害怕,心想我们大法弟子凭什么受你们的摆布,一边发正念除恶,一边铁了心地想坚决不配合!几个警察连拉带拽把我带到了派出所,一个警察凶狠地问到:“你贴的东西谁给的?”我一句也不回答,于是他们就用力推搡我,打我的头,打我的脸,见我仍是一声不吭,气极败坏的恶警拿来手铐,用劲地铐住了我的双手,我立刻感到了钻心的疼痛。我暗下决心,今天就是把我整死,我也决不配合!我的态度坚决了,警察倒没了主意。最后把我送到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最初一段时间里,我照样背师父的经文,消极的承受着,因为我始终不开口,有将近两个月没审问我。在与同修们切磋之后,我在挖我的思想根子。为什么被邪恶抓到,我意识到,在做正法工作时,光没有怕心是不够的,回忆起那天的情景,正是由于我没能按照师父的话去做……在我贴资料时,不断有人停下来看,当时我就起了欢喜心,忘了发正念,也注意到一辆出租车停了有一会儿了,也感到有些不对劲。但当时只想再多贴,让更多的人看到真相,忘记了师父的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欢喜心很容易被魔利用。是呀!正是由于我没站在法上认识问题,才造成了今天这一后果。这不是工作而是正法修炼!想到此我决意不能配合警察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行为。想清了什么也不怕了。我要以绝食来抗议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刚绝食时口渴、肚子饿、头晕、乏力这些感觉一个接一个袭来。但我的心未曾动摇过,几天之后,突然感到后背有股热流,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像电一样传遍了我的全身,我立刻意识到,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心里对师父说,您放心,我就是死也决不给大法抹黑。

七天过去了, 在常人看来七天不吃不喝已经是极限了,但我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特别是在与同修切磋时更是能强烈的感到自己身体内不断的有很热很轻很细的高能量的物质进入体内。由于我在任何艰苦和残酷迫害的情况下都始终没报姓名、住址(所有报了姓名住址的本地学员最少的判劳教,外地的当即被遣返),警察无法结案,在被非法关押三个半月后,我堂堂正正闯了出来。这一次的经历让我感到了大法那压倒一切的强大力量,就是师父讲的,放下生死,邪恶自灭。

回家之后,稍做调整,又开始了新的洪法正法工作。转眼就要到元旦了,有一天晚上10点多钟,几个警察突然闯进我的家(我出来后彻底离开家在外租房住,可能是学员来的人数或是次数过多被居委会看到了)翻箱倒柜地搜查后又把我带到了派出所,指着一箱子大法资料和光盘反复问:“那些东西哪来的?”我还是用老办法一言不发,并一直发正念除恶。

由于他们搜到我的身份证,这次他们准备判我劳教。他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医院体检,我隐隐约约听大夫和警察嘀咕说,如没怀孕就送劳教。我心想,要怀孕就好了,就可以不去那个邪恶的地方,继续做大法弟子在正法时期应该做的事情。虽然这样想,可我非常清楚,这不可能。因为现在我的月经还没彻底完干净呢!

一个护士给了我一个小碗让我去接尿,警察跟着我来到厕所外边等着,接完尿后我想,不配合他们。这么想着就把小碗扔进了垃圾筐里径自出来。那个警察见我两手空着出来,气得对我大声嚷了起来,倒是那个护士跑进来一看那小碗里还存下一点尿(纸篓里只有我用过的一个小碗)就说够用了。我心里一凉想,这下完了,非判劳教不可了!谁知,过了一会儿,那大夫问我:“你多长时间没来例假了?”我随口答道:“你问这干什么?”那大夫说:“你怀孕了!”(只要你听师父的话一心站在法上,什么人间认为的奇迹都能出现)就这样,警察又把我带回派出所,叫我爱人接我回家。

这是慈悲的师父看护着我,让我离开了邪恶的劳教所。通过这两次的经历,我深感师父的慈悲伟大,深感大法的神圣,也就更想去对世人讲清真相。我要去兑现我久远的誓言,我要到天安门去,发出我心底的呼喊:“法轮大法好。”这一念一出我再也坐不住了。

到了天安门,很少看到游客,倒是三个一群两个一伙的便衣警察不少。因出来的急,身上什么也没带。我想到天安门城楼上喊几声“法轮大法好。”于是买了门票,到了入口处才看到有警察,兴许我的衣着太朴素,脚上又有疥疮(非法关押三个月当中出现的)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样子,引起了警察的注意,那个警察问:“你上去干什么?”我说:“看看”,他突然脸色一变大声喊:“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不能说不是,就想不配合他,我一声没吭。心想我来的太急,样子也未符合常人状态,我这个样子实在也不象是旅游观光或休闲散心的。于是警察不由分说把我带到了天安门分局。由于上一次放我出来是查出我怀孕了,于是我存在侥幸的心理(怀孕证明就放在我的兜里)报了姓名。下午他们又把我转回了当地分局,那副所长一看说:“呵,又是你,这次不管你怀孕不怀孕,‘敏感期’之内不会放你出去,白天会有专人给你上课,晚上就睡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告诉你我们是看在你是孕妇份上照顾你(有让孕妇睡在办公桌上这样照顾的吗?)每天会有七八个人看着你一人,别想跑。”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才算。当只有他和我在一起时,他说:“我知道你们修法轮功的人实在了不起,我也不审了,只问你炼不炼,不炼就放人。抓这么多人抓的过来吗?”我心想反正我不会在这的。趁去厕所之际,我观察了一下地形。

他们这次准备逼迫我放弃信仰,每天派4~5个人轮流与我谈。我也不知哪儿来的力量,我同时与他们三、四个叛徒在法上谈,简直没他们张嘴的机会(他们张口时我就发正念,我谈时我就把老师的新经文背给他们听,并把自己的所思所悟讲出来)。来了几拨人最后都跟所长说这个人我们说服不了他,你们换别个同他谈谈,我们是不行,说不过她。过了一个多星期。他们感到有点不对劲,这个怀孕的人没有任何反应,而且精神头十足,于是他们再次要送我去医院检查。当我知道又要去医院时我的心一下冷静了下来。上次由于手中拿着化验单,存在着侥幸心理而再一次被抓回来,这次我意识到了我的错误(正法中来不得半点人的逻辑,必须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你的功能,大法的神奇才能显现)。我暗自对师父讲,师父我今天晚上一定要走出去。这念一出,我一下安静了。正赶上我爱人送东西来,我告诉他我今晚一定能出去,我爱人(常人)说:“四五个看你一个,怎么跑得了?别瞎想了。” 我说,只要等着我与你联系就是了。决心一定我真的感到这一切都不是邪恶可以安排的,我一定会抓住机会。(前几天也有过一次小机遇,但由于自己正念不强,没能把握住)。

到了晚上果然机会来了,天黑了,我躺在桌子上,就听到说话声,一看是警察送来了几个犯人,不是我们的同修,折腾了一会,刚进来的两个人(男的)要上厕所,警察也陪着去了,屋里的警察在打盹,我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已是深夜2点多钟了。我轻声起来拿起桌上的手纸佯装上厕所,那个打盹的警察没有反应,这时看我的警察就剩下一个了,我若无其事的向厕所走去,那名警察跟在我身后,进到厕所一看果然没有人,看我的警察伸出头和旁边男厕所门口看那两个人的两名警察聊天。我一看时机来了,轻轻的从厕所的窗户中爬出去快步冲向早已看好的放着自行车的墙下面轻声跑去,踩着车座往那墙上爬,那墙太高了,我怎么也扒不上,心里一急轻声叫道:“师父帮我!”刚一叫也不知哪来的劲,一下子扒上了墙头。不管下边有多深想都不都,纵身一跳,双脚着地后,我飞似的跑了起来,跑了一会,躲到背阴处听听没有追赶的声音,又继续跑,直到一个大马路旁,才觉得口渴得厉害,见那一辆辆的车怎么行驶的那么慢呀,我心里一下明白了,兴许我们并不在同一个时空呢?!

如今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每当我想起上述三次不平凡的经历,浑身就充满了力量,只有坚修大法紧随师父才能战胜邪恶,而这一切就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一个“信”字,真修的大法弟子们都在共同助师世间行,我想法正人间,邪恶灭尽的日子就会越来越近了。

粗浅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