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的摧残

【明慧网2002年6月10日】我坚修大法。在邪恶势力迫害大法时,我和同修们到过本地政府、北京上访护法,被警察先后三次送进瓦房店拘留所,并被非法判二年半的劳动教养,今天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告诉世人,揭露邪恶。

1999年12月3日我们8名同修在北京信访办门前被诱捕。各市县警察在北京蹲点,抓到我们关起来后,二话不说,轻则拳打脚踢,重的毒打一顿,一边臭骂一边扬言要整死我们。我的女儿被恶警一拳击于心脏部位,卡住脖子摔倒在地。有的大法弟子的手被从肩头反背到背后带着手铐,恶警们还打她。有的大法弟子上身被强迫只脱剩一件内衣然后恶警再毒打她......这都是我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

99年12月5日我们被绑架到瓦房店公安局,警察先是威胁打骂再搜身,不管兜里有多少钱全部没收。凡是去北京被捕者每人罚款少则一千,多则几千。送进号里,每月二百多元钱的伙食费只是一日三顿的窝头和咸萝卜条,连一张手纸都没有。我们每天被强迫手工劳动15─16个小时。我们抽点时间炼功,恶警马上狂呼乱叫:“带上铐子,吊起来,狠狠地打......”

2000年1月19日我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在那里确实感到度日如年。只要不妥协,恶警用尽卑鄙邪恶的手段折磨摧残着我们。恶警用电棍、体罚不管用,就想出恶招,大热天把我们圈在闷热的屋里整天坐着不准动,直到夜里12点钟才让睡一会儿觉,这样持续半月。还有一段时间恶警天天强迫给量血压,逼着吃药,不吃就喊来一些恶人将大法弟子按倒卡着脖子往嘴里灌,一个59岁的老太太说:我的肋骨被按折了,很长时间巨痛。再有隔不上几天就搜身、翻床铺、行李包搜查有无大法资料。恶警最恶毒的办法是单个人整,叫蹲“小号”。有的连大小便也不准出去,就在便盆里,其他人给往外拿。折磨人的办法是不准睡觉,罚站,罚蹲,电棍......

有一天一位学员被叫走,不一会儿隔屋传来电棍吱吱的声音伴着那位学员的惨叫声使我们当时有撕心裂肺、生不如死的感觉。学员们绝食抗议迫害的人非常多,据我知道绝食抗议的最长时间达两个多月。

一天傍晚,恶警喊到我,将我送进“小号”,让我两腿平站伸直,腰弯至180度,手伸直不准着地,动作稍不合格就一脚踢倒我,并辱骂“你怎么不忍啦”。就这样我大约坚持一个多小时左右难以承受,就蹲下了。恶警说看你年龄大就算“照顾”,逼迫我好好蹲着,左脚放平,右脚尖触地,两腿分开。这些动作都是恶警体罚人的惯用伎俩,是摧残人体的。稍不合格又是一脚踢倒我。这时我咬紧牙,默念师父的经文坚持了两个小时左右,我知道慈悲的师父在替我承受。

2001年6月6日,我被院外执行回到家,当地警察依然经常闯入我们这些修炼人的家里,威胁、乱翻并带到派出所审讯......我的女儿至今仍然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

有位大法弟子的儿子想当兵,检查身体各方面都合格,可是市管征兵的负责人从中阻挠,因此家庭发生好长一段感情纠纷,这件事情实在不能令人理解。

因为媒体宣传的“自焚”事件,群众认为漏洞百出,引起人们怀疑。去年10月末,约18个人看揭露“自焚”的光盘,因此有学员被抄家,有的被多次传到派出所审问。

12月7日,有8人(其中有一人不是炼功人)被送瓦房店拘留所,5人被拘留7天、2个半月,有1人至今未归。

恶人榜:
瓦房店市谢屯镇派出所电话:0411--5220108,赵所长,王世凯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6/16/23175.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