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如磐石的心能破除一切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2年5月7日】我是1998年得法的,没过多少日子,祥和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了,喉舌媒体宣传使人感到难受烦躁不安。由于修炼的不成熟,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当时只想给不了解的人说说法轮功好,没有去北京的念头。后来江泽民在法国诬蔑大法,我怎么也抑制不住这被侮辱的痛苦,我决定去北京给政府讲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好,我们是社会上最好的人。于是我带着孩子去了。不知道怎的,到了地点孩子哭着闹着要回家,我就带他回来了。后来听说那个炼功点在我走后就被抄了。这次没有达到证实法的目的,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还要去。由于修炼不精进,一直拖到2001年6月4日才毅然地去了。当天上午10:00顺利地到达天安门,当时刮着东北风,我一直在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能喊时间长,广场上都能听到。地方找好了,到喊的时候却怎也喊不出来。我在心里面默默地对师父说:“弟子修的不好,请师父加持,我一定要喊出来。”正念一出,我感觉到要喊的话老从嗓子跳到嘴里,可是还是喊不出来。最后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下,我终于喊出来。千万年等的就是这一刻,慈悲的眼泪在证实法中直往下落。

警察追过来,我就跑着喊,直到几辆警车把我围住,我还是喊。送到派出所,恶警要我下来,我不配合它们,它们就硬是把我拖到审讯室,鞋跟都拖掉了。我一言不发,它们说,看我这么熟悉,看看有没有照片在档案里。最后没找到,什么也问不出来。我一直闭目除恶,那天先后来了七位大法弟子,都被铐在椅子上,就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没铐,在房间里给那些警察讲真相。后来有一穿便衣的人用邪理在讲给我们听,我就闭目除恶,背论语,我背完了,他也讲完了,它问我听到没有?我说:“我根本没听。”它又诽谤大法和师父,我睁开眼睛厉声说:“闭上你的嘴!”这边有个小恶警用军鞋踢到我的脸上。

到了晚上,要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分流到不同地点,我没有配合,其他人都走了,我硬是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我来依法上访,我应该安全回家。恶警又拖我到大门口,它们见不得人的行为怕被路人看见,把我用劲摔到大门里面。问我为什么不走,我说:如果我要被迫害死了,你来负责。再说我也不能走了,前门的警察已经打得我遍体鳞伤。最后恶警说,我们走了,不为你一个人费时间,这样我留在派出所,有两个值夜班的恶警看我没走,气急败坏地打我踢我,用皮鞋踹我肚子,边打边说:“我让你不走,给我们添麻烦,看我晚上非把你折腾死。”我想你敢动我,我师父不允许。最后它一脚跺我的大腿,听响了一声,如果不是师父承受,我根本受不了,师父还把“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往我脑子里打,我感到立刻有了无穷的力量。它们不再打了,我躺在地上,恶警在外面议论什么,一会儿进来给我浇水,看我能动就又出去了,一会儿又进来把我的腿挑起来放下,看腿有弹性又出去了。它们许多人下班了,值夜班的恶警也不在了,留一个警察守着(上午我对他洪过法的),他说:“你赶快走,我放了你,十分钟后你就走不掉了。”因为伪善的警察较多,我当时没有动心就默默地对师父说:“师父,你放心,弟子决不会让邪恶钻空子,最后一颗回家的心我都不会有。”那警察看我真不动,他很快找来教官叫我走,我看到他们很诚心,我就起身了,另一个教官给我指路(安全路)。就这样我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在这里我劝告那些助纣为虐的恶警,不要失去理智、任江泽民指使。江xx都保不住自己,还能顾得上你们吗?回头是岸,善良些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