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正悟走出劳教所

【明慧网2002年7月19日】2002年4月11日,我正在上班,当地派出所无任何理由将我绑架。我不配合邪恶,被恶警张志国(副所长)打了五个嘴巴子。恶警李福贵用砖头将我打成重伤,头部缝合五针,晚九点把我送进拘留所。

在拘留所里我不穿马甲,因为我没有犯罪。恶警们将我分成大字形绑在床铺上,我绝食三天抗议。这个号里有17个人,他们都不知道大法真相,都是偏听偏信了电视的谎言。因为那个牢头不相信大法的纯正与神奇,所以讲真相有一定的难度。

由于现在的人信神的底线很低,所以,还得“用智慧去讲清真相”。晚上吃晚饭,大家都静静地坐着,我对牢头说:“老弟,我给你们讲个故事。”一声老弟叫炸了锅,几个刑事犯对我大喊大叫:“叫什么老弟,叫大哥!”我面带笑容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讲真、善、忍,他30多岁,我50多岁,我叫他大哥那是说真话吗?”牢头说:“叫什么都行,你讲吧。”

我开始给他们讲故事,首先讲了一个问题:什么比天高,什么比地低,什么不好吃,什么甜如蜜?他们谁也猜不着,就这样我打开了向他们洪法的场面。效果非常好,从天安门自焚、4.25上访、傅疯子杀人到我们遭受的迫害,如何做一个好人,善恶有报等,他们非常愿意听,也有的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后来,二牢头、三牢头跟我发正念,并学会了几个炼功的动作。

我在拘留所一共12天,每天早上两点准时起来炼功。大牢头说:“你在家也这么炼吗?”我告诉他我在家是三点起来炼功,他气愤地说:“看起来XX党纯属瞎整了,就这么炼功危害着国家什么了?!”

4月23日将我送去劳教,到劳教所的第一关是签字,我们男功友八人谁也不签,他们拿着劳教票子挨屋念。我心发正念,当念到我时,说我劳教两年,我心想,两个月我都不呆。

到劳教所自己悟到应该绝食抗议,可有的功友认为应该了解了解这里,是不是有需要咱们做的,所以就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可是通过实践证明这样消极承受是不对的。由于没在法上认识法,服从了邪恶的管理,他们实行严管,每天坐14小时的板凳,手放在膝盖上,姿势必须坐正,闭眼睛不行,邪恶就连喊带骂,跑操、看攻击大法的电视、背监规,警察非常邪恶。

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们是大法弟子,应该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听邪恶的安排哪?通过几个功友的切磋,我们决定从5月12日零点起来发正念、炼功,如果受阻,5月13日开始绝食。结果,炼功受阻,我们开始绝食抗议。邪恶开始对我们迫害升级,管理科长及刘大队长规定,每天坐板凳20小时,换班睡觉,不许说话,坐姿稍有不正都会挨骂,姓曹的恶警非打即骂,姓尹的管教污言秽语不堪入耳,让人难以忍受。

我悟到:劳教所不是我们修炼的场所,我们应该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堂堂正正地做一名大法弟子,走出劳教所,回到正法洪流中去。法理清晰了,思想非常坚定。师父很快给我做了安排。5月14日晚12点,刘大队长和郭教来和我们谈话,我开始向他们洪法,用他们能听懂的话,告诉他们做人的道理。这时师父“随意所用”的话响在我的耳边,我马上站起来,紧接着昏倒在地出现抽搐症状。他们把我送进医院检查,说是心脏病并高血压。5月26日,他们将我送进精神病院,27日通知家里接人。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回到了正法洪流中。

在被非法判两年劳教的情况下,我35天走出了劳教所。我悟到:只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不给邪恶钻空子,真正做到正信、正悟、正念、正行,一切关难都会变小,大法的威力就会展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