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道(二)


【明慧网2002年7月23日】
(二)

天刚蒙蒙亮,百庄的早市便热闹起来了,有溜鸟的、遛早儿的,有买菜的、卖菜的,大家把自己本来该做的事情都忘了,人们三五一群儿地聚在一起,看着菜市场旁边墙上贴的传单,几分惊讶,几分激动,几分谨慎,也有几分胆怯。大伙围在一起,认真看着,议论着。

“法-轮-大-法-好,”一个家庭主妇照着上面念着,心里嘀咕着,“镇压快三年了,硬是压不下去,看来法轮功还真有能人啊!顽强。”

“还-法-轮-功-清-白”,一位老大妈念道,她叨咕着:“看来法轮功的冤屈真是太大了,这么黑也没挡住他们伸冤。”

“人命关天,四百多法轮功的人被警察打死!”一位老大爷念着,“这些狗腿子也够狠的。人家不就是上个访,何必要置人于死地呢?”

“是太狠了。你没看整天在咱街里街外晃荡的那些便衣的阵式,简直是白色恐怖!”

“警察来了!”有人低声喊了一嗓子。人群马上散开了。

只见几个警察驾着轰鸣的摩托车,冲着菜市场开来了。他们横冲直撞,撞翻了一个菜摊和豆腐摊,鲜灵的白菜萝卜和热腾腾雪白的豆腐洒了一地。一位老大妈在混乱中被撞倒了,一篮子的鸡蛋几乎全被打破了。警察们一看到这些传单,便发了疯似的一一撕下来,对着围观的群众厉声喊着:“是谁干的?!不要命啦!你们在这什么也没看见,听见了没有?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警察们跳上轰鸣的摩托车走了,菜市场又恢复了平静。只听有人议论着:“你知道警察为啥这么凶?上面下了令,哪个地方出现了情况,那个地方的警察轻者挨处分,重者被撤职开除。”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