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如真返校记


【明慧网2002年3月24日】

1. 龙江火车站外 黄昏

早春的北方,没有雪。
干冽的寒风迎面吹来,扬起一阵尘沙。
车站大楼在昏黄的街灯中影影绰绰。
街上人们穿得不比冬天少,可还是冻得蜷缩着身子,急急忙忙躲进候车室。

2.车站候车室内

候车室里挤满了人:打工的、上学的、做生意的、走亲访友的、旅行观光的,在家过了年又都急着往回赶。
叶如真,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四年级学生。瘦高个,质朴敏锐,涉世不深,却踌躇满志。头发花白的父亲来送他回学校。父子俩朝检票口走去。
一高大男子拿着一张画像,从叶如真父子身边走过,从容地走出大门。谁也没有注意他。

检票口地方一阵骚动。
警察甲:哎——,像呢?
警察乙:没人动啊,刚才还在这儿。
警察甲:怪事儿,长翅膀飞了?
警察乙:你看着的。
警察甲:我看着呢。你不也没看见谁动吗?
警察乙:这可真神了。
两警察象被霜打了的茄子——蔫了,也顾不上检查了,急忙回去找领导汇报。
群众议论纷纷。如真父子站在一旁听。

群众甲:什么像啊?怎么回事?
群众乙:嗨,他们要抓法轮功,想出来的损招儿,把人家师父的像挂那儿,看着象是炼功的就拦住,让你对着像骂街,不骂就抓走,这一天就抓了不少。
群众甲:真损到家了,青天白日的叫人骂街,什么事儿啊?
群众丙:简直侮辱人。搁我我也不骂,别看我不炼法轮功,凭什么随便骂人?
群众丁:那刚才怎么回事儿?
群众乙:说也神了,一眨眼功夫,那像没了!
群众甲:准是法轮功给拿走了。
群众乙:功夫真高哇!我一直在这儿站着来着,连个人影也没看见,就没了。那两个警察盯盯地看着呢——你说神不神?
如真看了父亲一眼,想起刚才那个人。
群众丁:人斗不过神哪!
群众丙:有些事儿还真得琢磨琢磨。我们邻居前两天举报了一个法轮功,发传单的,得了一千块钱,结果钱还没攥热乎,人先住院了。一检查,肝癌晚期,一千块钱检查费还不够呢,还给人家弄得妻离子散的。真遭报啊,你不信还真不行!
群众甲:今儿这事儿要不是亲眼见着,谁信哪?
群众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喇叭里传来车站广播员的声音:各位旅客,开往北京的17次列车进3站台6道。有乘坐本次列车的旅客请您准备好,检票进站。
叶如真父亲看了看表,拉着如真走向检票口。

3.站台上  黄昏

昏暗的站台。
匆匆忙忙赶着上车的人们。
来来往往运货的车。
卖小食品的吆喝声。
一列火车停在轨道上。车身上写着:龙江——北京。

如真接过父亲手里的背包,望着头发有些花白的父亲,感激和依恋交织在一起,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如真父亲看出儿子的心思,虽然心里也不是滋味,仍然平静地说:“上车吧,常来电话,写信,你妈最爱看你的信。”
如真:嗯,照顾好妈妈,您也多保重。不用惦记我。
如真父:有什么事找你舅舅。——去吧。好好学习。
如真:放心吧。爸,我走了。
如真上车。
如真父(望着如真的背影):车上注意——。

4.车厢内

火车徐徐开动。
如真父站在站台上向如真招手。
叶如真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向父亲招手。
(如真的视角)渐渐远去的站台,站台上越来越小的如真父亲的身影。如真依依不舍的目光。
[旁白]夏天,我就要从电影学院毕业了。这是我最后一个假期,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一次家呢。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今天才真正体会到朱自清《背影》里描写的那种感情。

5.车厢内

车厢里亮起了灯。
乘客有看书、看报的,下棋的,聊天儿的,打瞌睡的。
推车卖小食品的一趟一趟不停地吆喝着。
叶如真看看窗外,景物模糊不清。列车的颠簸带来屡屡困意,他不觉闭上眼睛。

列车员(大声地):把票都准备好,查票了。
叶如真迷迷糊糊地刚睡着,一下子被吵醒。他揉揉眼睛,掏出票,攥在手里,习惯性地观察着车上人们的举止神态,揣摩着他们的心理。
两个乘警把住车厢两头。一乘客要过去,被乘警拦住:回座位上去!
乘客:我上厕所。
乘警:查完票再去。
乘客被推回去。
列车员和一名乘警挨个查票。查到一位老大妈。
列车员:去北京干什么?
大妈(东北口音):看儿子。
列车员:你儿子干什么的?
大妈:是——什么来着?(想了半晌)看我这记性。
列车员:你儿子住哪儿?
大妈:中国村。
大伙都乐。列车员也笑了:你去过没有?
大妈:没去过。
列车员:几个人?
大妈:儿子、儿媳妇、孙女,那小丫头可出息啦……
列车员:炼不炼法轮功?
大妈:那孩子脑袋可不空,什么都懂。
列车员:我问你炼不炼法轮功?
大妈:女孩儿家可不会武功,她就爱看孙悟空。
列车员一脸不高兴,又拿大妈没办法,只得把票还给她:你东西呢?
大妈指着一个蓝色旅行包:那。
列车员(对乘警说):打开看看。
乘警上去从行李架上拿下包,象开自己的包一样,熟练地打开,仔细地翻了个遍。和列车员交换一下眼色,又放回去。
叶如真身边戴眼镜的男乘客不屑地看着列车员和乘警,愤愤不平地说:“这是干什么?大白天翻人东西。这不是侵犯人权吗?”
他旁边的胖子乘客:这年头,上美国讲人权去吧。唉,小百姓,忍着吧。
(京剧叫板)苦呜呜哇啊啊——(唱)我手举钢鞭将你打——
乘警(呵斥):别唱了!
胖子正唱的得意,突然停住,憋得脸通红,嘟囔着:唱怎么了?唱京剧还犯法?——唉,连阿Q都不如啦,阿Q喊两嗓子还没人管呢。
乘警:我们这是执行公务,不满意?不满意跟我们走!(冲着叶如真这一排)把票都拿出来!快点儿!
叶如真同情地看着身边两位乘客,他们拿出票,嘴上不说,心里不服。
列车员验票。
列车员(对叶如真):学生证呢?
叶如真掏出学生证递给他。列车员仔细地看,又对照照片看了看如真的脸,
把票还给如真。

列车员和乘警继续验票、搜查、盘问乘客,呵斥声、抱怨声交织着。
两名乘警粗鲁地扭着一位老大爷从另一节车厢过来。
大爷不停地喊:“凭什么让我骂法轮功?我长这么大没骂过人一句,我就不会骂人。怎么共产党还教人骂人?凭什么抓我?我怎么了?我花钱买票坐车还得受这个,这叫什么事儿啊?你们——”
一乘警吼道:闭嘴!
另一乘警狠劲踢了老大爷一脚,大爷向前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被两乘警牢牢抓住,推搡着穿过车厢。
人们惊愕不满的目光。

叶如真悄悄在笔记本上记着什么。他合上笔记本,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叶如真的视角)窗外,乌云遮住了夕阳,昏暗的天空仿佛垂死的病人。
火车“轰隆——轰隆”的声音仿佛病人的喘息。

[旁白]在学院看片的时候,总觉得《苏菲的选择》、《辛得勒名单》、《安尼日记》那样的片子讲述的是过去,离我们很远,总认为《芙蓉镇》的时代不会再有。刚才这一幕,真可以写个短片。强权与不公、暴力与疯狂其实就在我们身边。看来政治迫害一直没有断绝,信仰自由不过是一句口号。舅舅,也是我的编剧老师,就炼法轮功,他亲切和蔼、学识渊博,是学院最有修养、最受欢迎的老师。只因为在课堂上说镇压法轮功违反宪法,就被剥夺了讲课的权利。同学们向院里反映,学校迫于上面压力,不敢公开让他上课。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法轮功呢?

6.旷野 晨

早春,北方空旷的原野。
没有雪,干燥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卷起漫天沙尘。天空一片昏黄。
一列火车在原野穿行,画面中只看见它最近两节车厢模糊的影子。车身被黄沙染成了桔红色,象一块大积木在黄沙中蠕动。

7.车厢内

人们从昏睡中醒来,忙着洗漱、吃饭。
如真吃了个面包,喝了杯酸奶,精神多了。
吃过饭,人们的话匣子又打开了。

戴眼镜乘客(望着窗外):瞧瞧这天,赶上印象派画儿了。也不知是早晨还
是晚上?
胖子乘客:你还没到北京呢,都没法儿出门,走几步灌得嘴、鼻子、耳朵眼儿里全是沙子,百米以外的大楼影影绰绰,再远就看不见了。大白天家家点着灯,汽车跟虫子似的,前灯、尾灯都亮着。要是再刮点儿风,下点儿雨就更惨了——
戴眼镜乘客:下雨应该好哇?
胖子乘客:好什么呀?下的都是泥!衣服上、车上、街上、楼上,全是泥盖着。没处躲没处藏。
戴眼镜乘客:我们西安也是一样。气象台说是什么西伯利亚强冷气旋搞的,我就奇怪,你说这沙尘暴从西伯利亚来,怎么不在西伯利亚刮,偏偏跑到咱中国来折腾?
胖子乘客:这我可不知道。
昨晚被翻包的大妈:古话说,天有异象,地有冤屈。
大妈对面抱小孩儿的妇女:可真是。六月飞雪窦娥冤么。
戴眼镜乘客:这沙尘暴可是个新名词儿。这么大面积,这么长时间,看来这冤屈可是够大的。您说谁这么冤哪?
大妈做了个结印的手势。
胖子乘客:法轮功?
大妈:那可都是好人哪!过去讲叫修善的、修佛的、修好的。对人家那样,天不容啊!
大妈身边一乘客:我们家时不常就有送上门来的法轮功传单,上面说,被迫害致死的有名有姓的有将近四百人,据统计有1600多。真是这样?
戴眼镜乘客:错不了。法轮功不说假话。我有个亲戚是公安局的,他说上面说了:对法轮功不讲法律,打死了算自杀。
胖子乘客:可真狠毒哇。那自焚是怎么回事?
戴眼镜乘客:你没看光盘吗?慢镜头一分析,真相大白——导演的一出骗局:王进东是个托儿,刘春玲是被人用重物从后面击中头部死的,他们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的。
胖子乘客:原来中央电视台是骗人哪!还搞文革那一套,都什么时候了!天天讲什么政治,害死人倒不管。这么下去,这国家不完了吗?(京剧叫板)苦呜呜哇啊啊——(却不知唱什么好,长叹一声)唉——
众人正等着听他唱,却等来一声叹息,都有些失望。
抱小孩儿妇女:你们听说了吗?长春有线电视台播放法轮功真相、自焚真相了。
大妈:我就是长春的。看见了,播了40多分钟呢。
胖子乘客:法轮功真神了!
戴眼镜乘客:要都学法轮功,社会早好了!
大妈:那法轮功说的在理呀,我认识的法轮功都是好人,哪有象电视里说的那样的?造谣造得都邪乎。
抱小孩儿妇女:人家国外都炼法轮功,还得了不少奖呢!外国人不傻吧,要不好,谁还学呀?怎么人家都不反,就咱们国内反呢?
胖子乘客:也真是,怎么说来说去,就那么一拨自焚的,要真是象电视说的,怎么没听说有谁炼法轮功也那样的?
大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大妈身边的乘客(望着车窗外滚滚的沙尘):法轮功传单里不是说嘛:“中原半壁覆沙尘”,说的都是真的。

如真认真地听着大家的谈话,眼前闪现出候车室里拿画像的高大男子的身影。

[旁白]舅舅和我讲过,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利己利民利国的正道真理,大法弟子向人民讲清真相是在救度世人,邪恶骗人是在把人往地狱里拉,拥护大法就是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我相信这一切。
如真望着窗外漫天黄沙,想起电影《耶稣传》。
《耶稣传》的画面。

[旁白] 电影《耶稣传》我看了很多遍。当初基督教也曾被罗马教廷定为邪教而遭到残酷镇压,多少基督徒惨遭杀戮,可是最终流传下来的是对基督的信仰,灭亡的是罗马教廷。记得《耶稣传》里有这样一个镜头:
罗马教廷不相信耶稣是神,诬陷他,要把他处死。罗马士兵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之后,正午的天空突然一片黑暗,如同黑夜,整整三个小时不见天日。那是苍天对人的警示。人不相信有天神,可是天神却无时无刻不在无声地制约着一切。看这满天沙尘,难道不是苍天愤怒的惩戒与警告?

8.北京站 下午

太阳穿过浓浓的云雾,顽强地放射出光芒,天地渐渐有了暖意。
叶如真从车上下来,随人流走向出站口。

9.北京电影学院  晚

教室里,叶如真正在给爸爸妈妈写信。
(伴随画外音不断闪回的镜头)
一高大男子拿着一张画像,从叶如真父子身边从容走出大门。
两警察呆呆的表情。
议论纷纷的群众。
列车上,乘警翻大妈的包。
两名乘警粗鲁地扭着老大爷走过车厢。大爷大喊,乘警狠劲踢大爷。大爷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被两乘警牢牢抓住,推搡着穿过车厢。
舅舅亲切和蔼地在课堂上讲课,辅导学生作业。
干燥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卷起漫天沙尘。天空一片昏黄。
光盘的慢镜头:刘春玲是被人用重物从后面击中头部,倒下。
有线电视台播放法轮功真相镜头:被邪恶残酷迫害的照片;天安门警察殴打大法弟子的情景;12国家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展示“真善忍”横幅的情景……。

[旁白]爸爸妈妈,这只是我返校途中所见所闻的一部分,我无法描述内心的感受,我想了很多。在正义和邪恶面前,在真理和谎言面前,在强权与和平面前,该怎样选择,无论对谁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我到舅舅家去了,看了光盘,又读了《转法轮》。我以我自己良知的判断知道法轮大法没有错,那是正道大法。天意不可违。
爸爸妈妈,我好像今天才懂得了什么叫做境界,象舅舅那样的大法弟子的境界是真正高尚的。《转法轮》是一本神奇的书,讲的都是高境界的人生道理和修炼正法,政府宣传的都是造谣诬蔑。您只要看一看书、和舅舅这样的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谈一谈,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爸爸妈妈,象您这样善良的人,一定会同意我的看法。我打算把我的返校见闻写成剧本,作为我的毕业作品,我相信老师会支持我的。
爸爸妈妈,多多保重。

10.校园里 晚

叶如真独自走在校园小路上,目光中充满希望和美好憧憬。
高高的电线杆上,一幅“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在风中飘舞,放射出灿灿金光,如同寒冬里的太阳,温暖人心。如真望着它,激动地笑了。
天空中闪烁着明亮的星。预示着一个明媚的艳阳天。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