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世道(三)


【明慧网2002年7月26日】
(三)

警笛由远而近,夜幕下宁静的居民小区平添了几分恐怖,出事了。几辆警车停在了一幢二层小楼所在的居民小区。小区的居民不解地看着从这几辆警车上下来的警察,把整个居民小区围了起来。

街道居委会的赖大妈站在楼门口,和走过来的警察说着什么。警察们便向二楼王刚家涌去。“砰!砰!砰!”震耳的敲门声,夹杂着喊话声:“开门!开门!我们是公安局的!”

屋里,王母面有惊色地看着王刚,王父正准备去开门,王刚摆摆手示意不要急于开门。王刚走到门口,隔着门问道:“什么事?”

一个警察小头目吼道:“少废话,别问什么事,快开门!”

王刚有意提高嗓门:“黑天半夜的,什么事不能白天来吗?怕人看见怎的?要闯民宅也得有个说法,有手续吗?有证件吗?”

“没有,这是上面的指示,对付法轮功可以破例。快开门!否则我们就要撞门了!”

“你们不能执法犯法,老百姓也有自己的基本权利,我不开门,你们走吧!”王刚的声音严肃而坚定。

小区里的居民们探头探脑地看着发生的一切,叽叽喳喳,交头接耳。

警察小头目向他们厉声喊道:“凑什么热闹?别管闲事,都回去睡觉去,不要自找麻烦!”

众人怔怔地看着那个警察小头目,心存抵触,仍站在那里不动。

警察小头目又发作了:“怎么,你们要找不痛快?”居民们便悻悻地自回自家去了。

警察小头目下令:“给我撞门!有上面顶着呢,我们怕什么?!”众警察有点迟疑,警察小头目又说:“出了什么事情都由我兜着!再说了,里面可能还有油水。要真抓对了,还有奖金呢!”

众警察被说动了,便组成一个人夯,向王刚家的门撞去。“轰隆”一声,门被撞碎了,警察们蜂拥而入。

这是两室一厅的公寓,王刚和父母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冷静地看着这一切。

警察小头目冲到王刚跟前,嘴里狠毒地咒骂着,一手当胸就把王刚抓起来,没想到王刚一站起来,高出他一头。警察小头目气急败坏地对着王刚的胸部和腹部一顿毒打,还用硬头皮鞋狠狠地踢王刚的小腿肚子。

王刚的父母急了,连声喊道:“不许打人,打人犯法,人民警察不打人!”

其他警察的心思根本不在抓人上,嘴里嚷着:“去取证。”便抛下警察小头目去各处搜查。警察小头目看到就自己一个人打王刚,王刚的父母又喊又叫的,便觉得力单,一拳将王刚打坐在沙发上,在屋子里翻找起来。

王刚见这帮警察到处搜翻东西,义正辞严地说:“你们没搜查证,这样做违法!你们是犯法的!”

几个警察马上围上来,把王刚铐了起来,并用一条毛巾把王刚的嘴堵上。

王刚父母悲愤地注视着这场飞来的横祸。

警察们先去搜查所有上锁的地方,把锁头砸开或撬开。王刚家里乒乒乓乓地被翻了个底朝天,桌椅倒地,立柜被砸开,抽屉被撬……

一个警察情不自禁地喊了声:“找着了!”众警察围过去,原来这个警察撬开了一个上锁的抽屉,发现了一些金银首饰和银行存折。警察小头目说:“继续找,必须找着证据。”

警察们搜完上锁的地方,便开始搜查其它的地方。一个警察在王刚的枕头底下搜出一本《转法轮》,还有一张十六开的白纸,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便如释重负地叫道:“有了,有了!找到证据了!”

警察们强行压着王刚,拿着《转法轮》和那张纸,以及王家的银行存折、金银首饰和其它值钱的东西下了楼。

王刚临行前看了父母一眼。父母的眼神里,再也没有胆怯和逆来顺受,他们冲着王刚坚毅地点点头。王刚感到十分欣慰,他似乎明白父母的眼神里所要告诉自己的话。

警察们前呼后拥地把王刚架走。经过楼口时,街道办的赖大妈一看到王刚,便马上慌乱地低下了头。

警察头对居委会赖大妈说:“物证找到了!看,还有传单呢,你再来做个人证!”

赖大妈慌乱地说:“我可没看见他贴了这个。”

警察们押着王刚上了警车,扬长而去。

小区的居民们见他们都走了,便纷纷打开门,奔王家而来。王家的门被彻底砸坏了,家里被翻得一片狼籍,王刚父母正在收拾屋子。邻居们进来,有的帮着收拾,有的在安慰王父和王母。

“太缺德了!”一楼的刘大爷打破了沉默,他颤颤巍巍地走到楼口冲着赖大妈喊道:“小刚子这孩子我可了解他,炼法轮功后变成了多好的一个孩子啊!这街道办是怎么变成先进的?你是怎么当上劳模的?人心得有杆称!太缺德了!”

赖大妈的头更低了……

警车来到兰淀派出所,警察们把王刚推下来。警察头儿向值班警察── 一个满脸横肉、眼露凶光的彪形大汉打着招呼:“来了一个倔头,好好照顾一下!”

众警察们出了派出所的门,正准备散去,警察头儿马上吆喝着说:“别溜!把东西都拿出来,要上交。”

众警察们不高兴了,马上有人说:“你们政保科的人也太黑了!”其他人也附和道:“就是,政保科太黑了,太霸道了!”警察头儿一看这阵式,便说:“东西还得交上来,我今天请大家喝酒。”“这还差不多,走,大家喝酒去!”几辆警车向一家酒吧驶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