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领事馆前集体发正念、讲清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万人上访」的第二天,多伦多的大法学员就去中国领事馆申诉和集体炼功。随着江××集团打压法轮功的不断升级,三年来学员们把中领馆作为一个向中国政府和平申诉及讲清真相的场所:向世人讲清真相、递交请愿抗议书、烛光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同修。二零零零年十月开始坚持每天在门前炼功、发资料,到二十四小时连续静坐七天,每天十二小时静坐一个月,接力绝食,每天二十四小时轮班静坐等等,在这里风风雨雨的洗礼锤炼着我们对大法的坚信,通过我们的展板、真相资料、和与人们的倾心交谈,唤醒了很多人的善念良知。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的体会。

一、冲破领事馆的阻挠,破除另外空间邪恶的一切干扰

中国领事馆被江氏集团利用来向海外散布欺世谎言、毒害海外华人、甚至妄图干扰外国政府和人民对大法的支持。在实修中我们切身体会、理解了在这里集中清除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刚开始提出到领事馆前炼功、发资料、讲真相时,我们认识不一致,有的同修认为是搞政治。我们通过集体学法和讨论认识到我们应该去,我们在那里的存在能让很多中国人了解大法,也让邪恶势力感到压力与恐惧。果然,中领馆的一些害怕让人们知道真相的人千方百计想赶我们走。他们收买一些不明真相的社会无业人员,骚扰我们,如高声争论、大声谩骂,向我们吐口水、甚至破坏我们的展板。他们还发动不明真相的社会团体煽动仇恨,还所谓的联名向加拿大政府和省市议员写信诬蔑大法,妄图限制我们的活动。领事馆甚至发信给一些小镇的议员攻击法轮大法,但都没有得逞。相反,加拿大政府和人民通过我们讲真相而对大法广泛支持,向颠倒黑白的造谣者清晰的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我们绝不会在加拿大这片自由土地上也象中国江××政府一样对一个合法的、平和的社团進行打压。

中国领事馆为了达到赶走我们的目地,还不断的投诉,甚至达到了可笑的成度,连被风吹过来的一些纸屑都要投诉。当然这些现在已经不存在了,我们每天都把我们看见的在领事馆外围的垃圾收拾干净,下雪时学员主动把雪清理干净并撒上盐。我们所做的一切他们也都看在眼里。警察也明白,也认为领事馆是麻烦制造者,只是例行公事把他们的投诉拿给我们看。

造谣不成,投诉不成,他们又在二零零一年三月就在我们炼功时突然喷水,学员被喷的一身湿,我们依然坚持把功炼完。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年学员丝毫不动,浑身湿透仍然镇定炼功。我们的坚定与坚韧赢得了行人的同情与支持,这一下反而让所有过往的人看清了他们的无耻与阴险。

一天上午,我们照常在喷水的情况下炼功,一对年轻的中国夫妇看到这种情景被惊的目瞪口呆,看了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主动过来把所有大法的资料各拿一份。一位西人老先生说:我知道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在加拿大的土地上他们都敢对你们这样,在中国他们还有什么不敢的?

中国领事馆一计不成又施一计,二零零一年九月,以翻修绿化为名把围墙外的草坪用八尺高的木板围住,企图不让我们炼功,那天,他们站在门口讥笑的看着,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们赶走。自从那天起我们就开始了二十四小时的静坐,每个整点发正念。我们还用木板做了更大的展板和标语,使行人和过往的车辆一目了然。邪恶的破坏在大法弟子们的正念面前又一次破产了。

他们曾经造谣说我们有专车接送,有钱拿。他们怎能知道大法弟子的高尚胸怀,为了世人(包括使馆的工作人员)了解真相,大法弟子们拿出自己的钱印资料、刻光盘、废寝忘食的来中领馆前向世人讲清真相。师父在《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说:「学员所做的这一切,对于正法来讲,对于师父来讲,都是最好的,因为你们真正的表现出了对这场邪恶的抵制。」

二、克服个人困难,共同参与,整体提高

我们每个人所走的路不一样,所遇到的魔难不一样,但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坚决抵制在中国及国外的针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在参与的过程中,我们克服了不同的个人魔难,去掉了自己许多的执著心。真正的走出来了,我们知道这是伟大的师父为我们承受了无数无数而剩下那么一点让我们过的关,想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自从二十四小时在领事馆前静坐以来,很多学员自愿参加日夜值班:有退休的老年人,有上班的人,有单身的也有有家庭负担的,有的住在很远的郊区。大家都为了做好这件事,默默的用自己的真心参与着,有功友搭起御寒的小棚子,有功友负责给用来照明取暖的电池充电,有功友经常更换展板,现在我们的展板长三十二尺,高六尺,图案设计、配色、组装都是同修亲力亲为、废寝忘食赶制出来的,而且我们的展板越来越美观、大方,极具感染力,震撼人心也震慑着邪恶。

有一位老妈妈,每天提着录音机来到领馆前炼功,不管是零下二十多度,还是下雨、下雪,从不间断;另一位老妈妈主动负责安排功友来值班,有谁来不了她就主动顶上。我们每个人都在默默无闻的做着证实法的事,对大法的用心大小,事事处处、点点滴滴都体现在我们的行动中,哪怕是拾起一片小小的纸屑、与人保持慈悲的微笑、整齐严肃的炼功,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要把大法的光辉形像展示人间。当我们在零下几十度的冬夜打坐在冰雪之上,当我们站在盛夏的烈日下散发真相资料,当我们浑身上下透湿的站在大雨中发着正念,那一刻有多少人的善念被唤醒,又有多少破坏大法的邪恶因素被清除。

三、连续不断的发正念清除邪恶

我们约定好每个整点发正念。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提到当前正法时期要做的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和讲清真相,师父后来也提到近距离发正念的重要。有的学员把这里比作正邪较量的「战场」。当中领馆喷水时,我们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纵人干坏事的邪恶因素,结果有时水势大减,有时水喉转变了方向。领事馆的人还以为我们做了手脚,投诉警察,警察来查看后,发现不是我们的问题,对我们平和的忍受反而更加同情。我们就是要坚决抵制、正念清除干扰破坏。在我们正念的作用下,领事馆的工作人员不知不觉改变了态度,有的主动与我们交谈,有的暗中向我们招手,有些还向我们树起大拇指。

四、讲清真相,唤醒人们善念,广获民众支持

中国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虽然有些是受谎言毒害很深的,但我们把他们当作一个个等待救度的生命。他们有明白的一面,也有受蒙蔽的一面,由于工作的关系,还没有机会和我们详细的交谈了解,但学员和他们短暂的接触也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他们。一位同修对领事馆的工作人员讲:「我们比你更爱国,现在中国好人受迫害,正义不能伸张,你们还助纣为虐,是把中国推向灾难的深渊,你是什么爱国?我们揭露邪恶,抑制邪恶,是在救中国,我们才是真爱国。」他无言可对。

我们也不忘经常向加拿大警察讲真相。起初由于领事馆的不断投诉,警察对我们比较严格,但经过我们不断向他们洪法、讲清真相,以及看到我们所做所为是那样平和、自律和善良,他们更看清了谁是谁非、谁正谁邪。有一位住在附近的警察跟我们值夜班的功友讲:「你们的情况我都知道,我支持你们,祝你们好运!」

我们也获得了周围邻居的支持。领事馆喷水时,一个小伙子为了表示抗议,把衣服脱下来在喷水的草地上打坐,全身湿透。有一位还给我们带来议员的姓名、电话叫我们可以跟他申诉,有些还要送钱给我们,来往的汽车司机向我们招手,鸣笛致意,有些热心人在寒夜里送来热饮和食物。有一天我们正在炼功,有个人专门买了一束鲜花送给我们每一个人。我们非常感动。其实这鲜花应该献给我们最尊敬的师父,是师父使我们有幸得法,是师父领着我们在正法中一步一步提高,是慈悲的师父为我们承受着无数无数,我们才有今天。

五、心中只有法,才能走正我们的路

师父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每当我们做的不好时,就是因为我们没学好法,没有用法来指导我们的一切,人的东西,人的观念冒出来了。比如在喷水问题上,有人就提出可以晚点来炼功,让他们喷完了水再炼;也有时面对领事馆的无理干扰,有学员会感到愤愤不平,态度不平和,这样很容易被魔钻空子,忘了师父的教导「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有时我们也表现出一些怕心,比如二十四小时静坐,我们有这个机会在中国领事馆前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又有能力做,就要做好。以前有的学员怕见陌生人,认为可能是探子或特务,怕人家照像。其实我们所遇到的任何人,包括一些想利用大法达到个人目地(如想办政治庇护的),我们都会给他们机会去认识大法,来了解真相,对他们生命的将来都有好处。

经过三年多的参与,我们在风雨中魔炼,在困难中增长我们的智慧,在魔难中走向成熟。正如师父所说:「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让我们更加精進,稳健的走好正法進程中的每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